明觉杂志

由「唱歌仔」学巴利文说起

第319期明觉   文, 图︰李玉樱;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特此鸣谢。| 2014-01-08
志莲净苑文化研究员李葛夫老师表示,阿那律陀尊者来港十多年教授巴利文,培养了一批懂巴利文的弘法人才,出版半年刊《巴利文翻译组学报》翻译南传佛教经典至今。志莲净苑文化研究员李葛夫老师表示,阿那律陀尊者来港十多年教授巴利文,培养了一批懂巴利文的弘法人才,出版半年刊《巴利文翻译组学报》翻译南传佛教经典至今。
阿那律陀尊者对教学非常认真,大部分时间都奉献在教育当中,希望让更多人懂得巴利文这重要的佛典语言。阿那律陀尊者对教学非常认真,大部分时间都奉献在教育当中,希望让更多人懂得巴利文这重要的佛典语言。
专注原始佛教的义理与修持的,志莲净苑文化研究员萧式球老师(图右二者)表示,阿那律陀尊者是巴利文的国际权威,是教授该语言的不二人选。专注原始佛教的义理与修持的,志莲净苑文化研究员萧式球老师(图右二者)表示,阿那律陀尊者是巴利文的国际权威,是教授该语言的不二人选。

「他在课堂上生活上永远挂着微笑。」追随了阿那律陀尊者十多年了,现在于志莲净苑任教初级巴利文的张倩儿(Anne)回忆起老法师生前教授巴利文的情形说︰「我们像是幼稚园学生,既懒惰又没记性,老法师重复又重复的教我们,从不会苛责,而是很有耐性的谆谆善诱。」刚过去的九月,她手头上还有些南传佛教经典的翻译的工作正在进行,当中有一些疑问,但她了解法师当时的身体状况,不想再打扰他。法师却好像看通了她的顾虑,着她有问题即管提出来,她只好列了一张长达几页纸的问题。「老法师竟然在很头痛很辛苦的病情下,回了一个长长的电邮,解答了所有的问题。他在教学上从不放弃任何一个机会回答你。」Anne感动的说 

       十多年前,当时Anne在志莲净苑修读南传佛学课程,最初并没有选修巴利文,在课与课之间的休息时间,总会碰到读巴利文初阶的师兄游说她︰「只是『唱歌仔』学巴利文,很简单,怎么不学呢﹖」一直想看南传佛教经典原典的她被说得心动了,便多修了这门课,她笑说︰「我开始上的时候刚好是第四课,老法师『唱完歌仔』开始讲解文法,我心里暗说︰『惨了﹗』」尽管学文法相较下没唱诵的有趣,怎料一课堂下来她却被老法师的教学方式深深吸引着︰「看似是即兴的教学,却不难看出背后是有很充足的知识准备,他对经藏很熟悉,一个小小的字,他可以把一整段经文背诵出来,再从中阐述背后的故事,那个地方的历史、地理、佛陀的教义说出来,让人听得津津有味,每一堂都期待他再多说一点。」
 

与老法师共事了十多年,志莲净苑文化研究员李葛夫老师回忆说,第一次遇见老法师,是在1999年,法师因参加佛联会的佛牙舍利瞻礼仪式到来香港,回斯里兰卡之前的一晩,法师到在志莲净苑待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要离去,「那天晚上我们一口气聊上了二、三个小时,我待到很晚才离开。虽然初次见面,但感觉好像很熟悉对方,法师问了很多关于香港佛教的事,那时志莲净苑正在办一个南传佛教的课程,想开办巴利文课,便提出想他来这里教授该语言的想法。」法师虽然当时在外地大学担任教职,却答应先回新加坡交待妥当便到志莲净苑教授巴利文。

 

巴利文是重要的佛典语言,但是在香港念巴利文的人并不多,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缺乏教师。志莲净苑研究员,专注原始佛教的义理与修持的萧式球老师说:「那时候为了推动南传佛教的活动,聘请过很多人来教巴利文,却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这些老师在教一段很短的时间就教不下去,这是因为这些老师本身对巴利文理解得不够深入,没有那么多丰富的内容教学生。」他跟老法师学了整整11年的巴利文,直到法师退休回斯里兰卡前,还一直在学新的东西呢。

 

「老法师是巴利文的国际权威,是教授该语言的首选人物。」萧老师忆述,连前任巴利文圣典协会主席、牛津大学的巴利文教授Richard F. Gombrich,和太太来香港时也拜访和请教老法师;5、6年前以翻译巴利文经典见称的菩提比丘(Bhikkhu Bodhi)也到香港看望老法师,足见其在巴利文学术界中的地位。

 

「老法师在学术上的成就和深度,可以教很多东西给人,和我们年轻一代和在知识上有很大的距离。」巴利文是一种很难学习的语言,因为它已不再流通,在电视、报纸等大众媒体也接触到,而且巴利文在佛教的经、律、论上的用法也有不同,增加了掌握的难度,萧老师说:「如佛经中说有三种大怖畏,我学的时候每个字都明白,却不明其中内容——其中一种是『有子无母怖畏』,单凭字面上的意思无法明白。后来老法师解释这是指很大的恐慌,母子都失散了;『母子双得』又是怎样呢﹖原来就是失散的母子找回亲人的意思。如果没有老法师的解释,这些经中的句子就会成了盲点,也许单靠上文下理大约也知道是什么,但就不可能有更深入的认识。」老法师对巴利文的通达可见一斑。

 

萧老师还说,从他的教学中可以知道很多东西,如经文的段落和意境,当时的印度文化和生活环境。老法师喜欢以唱诵形式上课,除了加强学习记忆的作用,也同时唤起道心,带起宗教的感觉。

 

老法师在港教授巴利文和南传佛教经典,建立了学习巴利文的风气,造就了一大班学习巴利文的学生,这些学生跟随老法师十多年,完成深造班后组成一个译经小组,培养出香港一群懂巴利文的弘法人才。老法师在课堂上讲解的经典,由学生们执笔,出版成《巴利文翻译组学报》半年刊,直到现在这些翻译工作还是一直持续着,最新一期的学报已是第十四期。

 

2003年,眼见老法师的工作越来越繁重,他分别在志莲净苑和香港大学教授巴利文,每星期只有一天没课堂,没课的那天也是用来批改作业,他们便因而开设录影带班,减轻老法师的负担。以老法师上课的录影辅以助教中文的讲解,教授初级巴利文,希望除了以英语教学之余,也希望能把巴利文教给华语学生。李葛夫老师表示,老法师圆寂后,这课程还继续办下去,希望延续老法师毕生想让更多人懂得巴利文的心愿。

 

 

延伸阅读︰

 

「追思阿那律陀尊者」特辑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