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由《大般涅盘经》佛性争议谈到两分异本说

文:蒋锦兆    图:Pixabay| 2020-07-03

缘起与大意

提起《大般涅槃经》,相信大家都记起竺道生的故事。当是之时,《大般涅槃经》因只译出〈前分〉而非全部(〈续译〉尚未出现),而竺道生读后感到不圆满,主张一阐提[1]都能成佛。他这见解与当时佛教界主流意见不合,因而遭到排挤,乃致遁迹庐山。后来四十卷本《大般涅槃经》全部译出,果然一阐提也有佛性,亦能成佛,印证了竺道生非凡的见解。

但自此,〈前分〉与〈续译〉一阐提佛性的争论便没完没了,甚或引发两分(〈前分〉与〈续译〉)前后义理对立,是属于不同经典之说(下称「两分异本」说)。这对经典的完整性绝不是一件好事。笔者有感于此,从经文中找出原委,在此和盘托出。其实佛陀只是对机说法,故此两分看似不同,但其实〈前分〉中已可见一阐提佛性的端倪,故两分绝非异本。

佛典背景

本文所依据的主要是昙无谶在421年译出的四十卷《大般涅槃经》,即后人所称之〈北本〉。其中前十卷为〈前分〉(卷一至卷十),后三十卷为〈续译〉(卷十一至卷四十),加上在大约664至665年间最后译出的〈后分〉一卷,便是本经版本的全部[2]。本经梵文据说已佚失。而除〈北本〉外,尚有〈南本〉。〈南本〉共三十六卷,为慧观、谢灵运等人依〈北本〉再治而成[3]。但〈南本〉不是本文的范围。

争论背景

后人对本经的争论,主要是究竟〈前分〉与〈续译〉是否两部不同的经典(「两分异本」),而争论的主要焦点是在一阐提是否有佛性,因而可否成佛这一点。这是因为一般的理解,〈前分〉的内容多处认为一阐提无佛性,所以无法成佛(笔者并不同意),与〈续译〉主张不同。这正是前面提到的竺道生与当时佛教界所理解的差异。尤其举出〈前分〉〈卷七〉的一句经文「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以是性故,断无量亿诸烦恼结,即得成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除一阐提[4]作为佐证。

吕澂在《印度佛教思想概论》提到,「《大涅槃经》不是一时所出,前后两分,主题虽同,解释却有出入。……特别表现在一阐提能否成佛的问题上」。印顺导师也在《印度佛教思想史》提到:「《大般涅槃经》的后三十卷,思想与〈前分〉不同」。而胡腾友更在《大般涅槃经续译之佛性论研究》一书末段中直指:「两者的中心议题、基本立场与佛性思想内涵是相对立、相矛盾、相排斥的,本书将〈前分〉与〈续译〉视为不同经典的立场应该是正确无误的」[5]

但笔者对此绝不苟同,以下便是笔者的论据。

〈前分〉中的有关经文

其实主张「两分异本」说者所持的主要论据,似乎只限于上述经中〈卷七〉的一段引文而已。但细读该引文的上文下理,不难看出佛当时是在详答迦叶菩萨关于魔说与佛说「当云何而得分别」的问题,佛反覆举出正说与反说的例子而已。所以在该段文本前,经中频频有「若有说言」之句,借以引述其中的反方说法「魔说」。而恰好这段引文之前,亦有如此一句,「复有比丘,说佛秘藏甚深经典」:

「复有比丘,说佛秘藏甚深经典:『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以是性故,断无量亿诸烦恼结,即得成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除一阐提』。若王大臣作如是言:『比丘,汝当作佛……』」

所以这引文只不过是佛在援引其中的一种说法,完全不是佛的正说。所以举这引文以作为支持论据实在非常牵强而失诸偏颇。

相反,笔者在〈前分〉中所看到的其实更多的是佛在慨叹一阐提因为断善根,故纵遇佛以为良医,犹不能治,亦看不到能令彼发菩提之心的可能,故而为之可惜;但彼一阐提,却是仍有佛性的。这在〈卷七〉及〈卷九〉经文中都可以看到:

〈卷七〉中如是云:「一切众生,悉有佛性, 即是我义。」

〈卷九〉中亦如是云:「一切众生悉有佛性」,「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彼一阐提虽有佛性,而为无量罪垢所缠」等等。

尤其最后一句,更是一阐提有佛性的最有力而明确的证明。并从这裏可以看到,经中提到这种说法的时候,并没有加上「除一阐提」这附加句的。

〈续译〉中的有关经文

对于〈续译〉中一阐提虽断善根但仍有佛性这个议题,众皆无异议。但笔者在此带出的,是其背后的道理,并从此可以看到两分在此问题上绝非矛盾。

先说一阐提缘何断善根?经中〈卷二十三〉提到凡夫因为贪爱,致令轮回生死苦中,对所贪爱之物难以舍离,由是远离一切善法[6]。这当中,贪爱实缘于六入,而六尘是最大的原因。所以佛告诫众生要视六尘如六大贼,能令人渐次远离一切善法,日子久了,必致泥足深陷,不能自拔,丧失一切善法,最终变作一阐提[7]

那断善根后又为何仍有佛性呢?这就是因为「性不决定」的缘故。在〈卷二十二〉及〈卷三十一〉中,佛解释,这是因为色与色相,香味触相,乃至一切诸法,其性皆不定[8]。这犹如中观「无自性故空」的道理一样。如是乃至业报,亦属不定[9]。既然诸法乃至业报也是性不决定,故而可以通过修道,达致解脱涅槃;那同样道理,佛性亦不决定,以不决定故,一阐提便最终也可成正觉[10]

这箇中道理是如此的深邃难明,所以并不是一般大菩萨可以问到的。这是为甚么佛在经中当「光明遍照高贵德王菩萨」提出此问时,大为赞叹的原因。卷二十二中提到这位菩萨,问佛「云何说言一阐提等当得涅槃」的时候,佛当即如此劲赞道:「我都不见一切世间,若人若天沙门婆罗门,若魔若梵,有能咨问如来是义。」佛亦不止一次称赞这位菩萨,其后在〈卷二十六〉亦曾有赞言[11]。从此可以看到佛并非随意说法,而是对机看对象的。所以在〈前分〉的时候,便没有说出这大道理。但就当〈续译〉中大菩萨出现了,时机到了,当机问了,那佛才和盘托出。所以如果只是片面地看到两分所说的内容角度不同,而没有看到两分之中佛所对机的菩萨不同这一点,因而判断两分内容矛盾是绝对站不住脚的。

其实佛在〈续译〉中〈卷二十一〉已明言,后世必有一阐提佛性怀疑论者,且指出本经当可释除此疑[12]。但可惜世间似乎依然充耳不闻,怀疑此经者络绎不绝,频频提出「两分异本」说。即使是研究本经的学者,仍持此论。当真无视佛语圣教,能不唏嘘。

总结

至此可以这么说,对持「两分异本」者而言,无论从此经文字或义理方面,其所举的论据都不坚实。从经文来说,他们所引的句子,其实只是佛引述正反说法一例而已,并非佛所认可。从义理上来说,两分所说的内容、角度可能不同,深浅也不一样。但这只是反眏佛对机说法,因对象不同而有差异的缘故,并非解释有所出入。而在一阐提能否成佛的问题上,两分并不存在矛盾或互相排斥。只是〈前分〉着重说一阐提断善根,纵遇佛也无从医治,无法令起菩提心而已,并没有说过一阐提无佛性,不能成佛的实质证据。

感想

笔者对此中之争论,感慨有四。

其一 、虽然这争论,原先可能只止于述说此经非一时译出,故此两分解释或有出入,思想亦有不同。但随之却是越演越烈,甚或引发「两分异本」说,这对本经的流布及完整性,绝对是不利的。尤其对于后来的读者读本经的意愿,便大打折扣。这绝非笔者所乐意见到的。

其二、对佛经的评说,应以大体义理及上文下理为主,而非诠释于片言只字。因为这很容易堕入文字的窠臼中。本经〈卷六〉中提出「四依四不依」的原则,其中便有「依义不依语」这一条。佛弟子不应如此胡涂。

其三、学术自由当然可贵,理应容许提出正反论据以作讨论。但自由走向极端,便往往有其破坏性,如说某经为伪经,屡见不鲜。而学术走向极端,亦有语不惊人誓不休之势,例如顾颉刚便提出过「夏禹是条虫」,鲁迅当时只一笑置之。但此种故作惊人之语对于佛法,却非笑言。尤其佛在本经〈卷十〉已明言:「正法欲灭,是经先当没于此地,当知即是正法衰相」。不可不察,不可不察。

其四、笔者在读本经的时候,强烈地感觉到佛是在苦心孤诣,临涅槃前也应衆生要求,说法度众生。赴会的有凡夫、声闻、菩萨。而佛说法是看对象当机而说,并不是不问自说,所以其中的道理便是卷卷深浅不同。于是有些篇章,可以不大费力,但有些却要再三细嚼,尤其〈续译〉中的〈光明遍照高贵德王菩萨品〉及〈师子吼菩萨品〉。这可能便是引起「两分异本」怀疑的原委。但笔者则完全不作此想,反而体会佛真的能随类而教,博大精深,犹如江河入海;系统虽大,但却周遍圆融、前后呼应,是大智的体现。所以真的不明白,为甚么偏要把两分说成是异本,把眼光局限于一字一句,硬要寻伺差异,忽略佛的圆融周遍而又不乏多角度层面、当机而说的智慧。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南无光明遍照高贵德王菩萨。

[1] 一阐提,指断灭善根的有情。《大般涅槃经》〈卷九〉:「是人断灭一切善根,如彼焦种,不能复生菩提根芽,一阐提辈无心趣向清净善法」。

[2] 胡腾友《大般涅槃经续译之佛性论研究》页21。

[3] 胡腾友《大般涅槃经续译之佛性论研究》页22。「再治」即据原典增修调整,令易于通读。

[4] 胡腾友《大般涅槃经续译之佛性论研究》页140。

[5] 胡腾友《大般涅槃经续译之佛性论研究》页158。

[6] 《大般涅槃经》〈卷二十三〉:「爱之为病,难舍离故,……令人远离一切善法,近于一切不善之法。」

[7] 《大般涅槃经》〈卷二十三〉:「六大贼者,即外六麈,菩萨摩诃萨观此六尘如六大贼。何以故?能劫一切诸善法故,是六尘贼亦复如是,若入人根,则能劫夺一切善法,善法既尽,贫穷孤露,作一阐提。」

[8] 《大般涅槃经》〈卷二十二〉:「色与色相二俱不定,香味触相,生相至无明相,……乃至一切诸法,皆亦不定。」

[9] 《大般涅槃经》〈卷三十一〉:「若言诸业定得报者,则不得有修习梵行,解脱涅槃。当知是人非我弟子,是魔眷属。」

[10] 《大般涅槃经》〈卷二十二〉:「一阐提者亦不决定,若决定者,是一阐提终不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不决定,是故能得。」

[11] 《大般涅槃经》〈卷二十六〉:「世有二人,甚为稀有,……一善问难,二善能答。善问难者,汝身是也;善能答者,谓如来也。」

[12] 《大般涅槃经》〈卷二十一〉:「复有人疑一阐提犯四重禁,作五逆罪,谤方等经,如是等辈,有佛性耶?无佛性耶?听是经者,如是等疑悉得永断。」

作者 - 蒋锦兆
专业工程师,好科学。退休后转研佛法,视为人生目标。随修读汉文佛典四年课程毕,续沿此路作闻思修。专栏法相津涂作者之一。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