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当下断舍离

文:心田 | 2014-07-09

《断舍离》作者山下英子说:「断舍离既是生活的维持作业,也是自我探索的工具。就像是不用去深山也能做的修行。丢掉废物、丢掉⋯⋯」作者有次禅七,见到僧人只用需要的物品,少而精简,寺中一直保持偌大的空间,整洁空灵,启发到她把家居收拾干净。她做得真好!山中的修练原来就是为了下山而作的准备。

我爱不释手,一口气看完,立即动手丢掉一直拖延未处理的杂物。玄关有一只断了柄的灰色杯,盛了一枝上手住客遗下的圆规、一枝蒙了油烟的旧铅笔、若干口罩,心想工人来清洁灰尘或自己感冒时会用到,其实这两年来是碰也不碰的。既然过去两年都没有机会用的事物阻碍了玄关,之后的日子也不见得有用,我仅用一秒就放弃了,通通丢掉,也把「自己可能会感冒的负面暗示」丢掉。我改用一个缅甸传统手工制的木杯子,是我心爱的,多年来都在使用,现在成了美观的笔筒。

现在,玄关的小藤篮清爽多了,只放雨伞、纸巾等出门真会用到的事物。东西少了,尘埃拭净了,心情马上清爽起来。断,是断开对「东西或许有机会有用」的不安想法。作者说:「时间轴一定要订在当下。」活在当下,是非常美好的感觉。这是觉察力的锻链。要对想法有觉察,这样才能舍弃。觉察到「下一刻可能需要它、它和它」这淡淡的恐惧思想,并把心由未来拉回现在,也回到爱的状态中,因为爱裏没有惧怕。

我又在矮厨柜的角落挖出了一个之前裂开后来又黏好的日式小茶碗,本来是想用来盛洗碗的钢丝擦,但又一直拖延没有用,甚至已忘记了它的存在。一见到它,立即丢掉。从前它用它泡茶的意趣早已烟消云散,无论它曾经有多贵、多精致也好,都已成过去。改用一个也是来自缅甸的光亮亮的木漆碗,洗碗台的小道具收纳得齐整美观,厨房顿时散发着一种整洁的快乐。

心是怎样的,呈现出来的外相也怎样。我一向是认果子不认人的。居所整洁美观,是一枚新鲜可爱的果子、一种自尊自重的表现,也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原来不知不觉间,我的心就像我住的屋子一样,慢慢地蒙上了灰尘。适应了这些灰暗的日子,以为遥远朦胧的光芒是正常的。啊!真的要「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

王阳明说:「我心光明。」想起他磊落的一生。他静坐的书房,石板地上只一几一案、两张会客用的木椅及一小茶几。我又想起弘一法师只有一条旧被子,是他出家前当老师时盖的,多年来都一直用它。伊辟鸠鲁(Epicurus)过着非常简朴的生活,住在平实的房子裏,不喝酒;晚饭有面包、蔬菜、少少橄榄就满足了。对于他来说,一碟乳酪即是一场盛宴(参见《哲学的慰借》)。甘地静静地坐在纺织车前纺织白色纱布,以此静心。他只披上自己手织的袍子,用和平的手段达至和平的目的。耶稣差派门徒传道,不用带食物和口袋,不用带钱,除了帮忙步行的拐杖外,甚么也不用带。追求真理的副产品,自然就是诚实、平实、简单、纯净。

这一一反映在对待生活用品的态度上。修行一定得贫穷吗?僧人仅仅用的一个碗,也不一定要是崩裂的吧!可以是陶器、木器甚或名贵的漆器,但重点是只要一个,以正念用心维护着用,以充满感恩的心捧起,一用经年。亚姜查(Ajahn Chah)独自在坟地彻夜观察,那裏有随便丢弃的尸体。忽然,好似有东西在动,他感到极度惊恐!他仔细觉察,不抑压,让它穿透,自己像是死亡一样。惊恐也是无常的,是会过去的。到了一个段落,他去小便,然回到打坐的位置。透着熹微的晨光,他看到那长年使用的唯一的砵,依旧忠诚地立在那儿。他的心得到安慰,觉得它就像是他的同修,友好地陪伴他(参见《静止的流水》)。有一位日本古代的大将军,从前征战沙场都没有惊恐过;可是险些儿打破一个极名贵、自己极心爱的茶碗,就弄得非常惊恐。他一觉察到对物欲的执着,就立即打碎了它!这是多么高贵的动机!然后连这个向善的欲望也打破⋯⋯

未达到这么高的境界时,老老实实,先从自己的衣柜做起吧!我立刻把一直没机会穿,扔掉又可惜的衬衣裤子放进大袋子送给学生。有一条大红的七分裤,两边裤脚都缝有少女布公仔,但我买了更舒服的布裤之后就把它打入冷宫了。又有一条裤上面缀了一个熊猫公仔,是我在外地旅游不够替换买的,只穿过一次。她们喜孜孜地挑了、试穿。果然,穿在少女身上更可爱合适。文字的艺术是把适当的字放在适当的句子中。烹调的艺术也是把时鲜加上适当的调味用适当的火候煮成。物件亦然。生活就是许许多多细碎的事情拼凑出来的,每件小事所需要的小道具,只要用得其所,用完把它放在所属位置上,此生也无憾了。

在柜顶找到廿年前隆冬去北海道穿的老土厚手套、头罩。以前总盼望再和前夫去雪地旅游,现在终于丢掉一份愚痴。

衣物堆中,有一件短袖白衬衣,是爸爸的遗物,当时还是簇新的,舍不得扔,夹在自己的衣服中,借此忆念他做家务、煮菜、弄雀儿的背影。然而睹物思人,引起的多是遗憾自责的情绪。暗暗责备自己当时爱得不够、探望得不够勤、未能和颜悦色⋯⋯但其实我已是亲友公认孝顺的了,自己却总是不肯放过自己。这不是爱。这是心在玩把戏,无底黑洞似的惯性的自责。保留白色衬衣,是怀念,也是对自己的虐待。它终于发黄,被虫子咬出洞洞来了。这次,我挣扎了老半天,终于对它说:「对不起。谢谢你。」然后狠下心来剪成几段当抺布。这样,我手碰触到它、用到它的机会才更多。舍弃它,也是放过自己。

当时处理哀伤的做法是把父亲遗物收起然后束之高阁。每个人对亲人离世都有独特的哀悼方式,和只属于自己的时间表。然而现在,哀伤已升华至心中对爸妈越来越浓的尊敬。对父母的怀念,我用自身的修行报答。我也教导学生好好实践孝道,带他们回到父母膝前,以此报答我的父母。记念早已不在物件上头,而在心中。倒是爸爸银色的机械表很衬我,修好了,常常戴。妈妈当年洗肾用的自制白围裙,标志着她解决困难的聪明,这聪明遗传在我身上也就够了,所以我把它揩完最后一次汗之后便丢掉,把跟妈妈一同受苦的愚痴也丢弃了。母亲送我的贵重金链连心形龙凤吊咀,放在梳妆镜前,金光华丽,天天告诉我妈妈是怎样深爱着我。

现在衣柜腾出了空间,我把真是会穿的衣服全挂在衣架上,一目了然,想穿哪件、怎么配搭,忽然变得得心应手。我不再是旧衣物的奴隶,我才是衣服的主人。

煮食时,我顺手清空了一格食物架,把好些不再用得着的食材丢掉,把一直拖延着未煮的茶树菇和黄耳立即煮来吃了;也清理出雪柜裏其中一格,于是将轻飘飘的蒜头的薄薄的皮、干巴巴的满布皱纹不知有多少年的姜都倒进垃圾桶了。洗干净一小格雪柜,第二天排便时拉得更多、更顺畅。

前夫喜欢堆积书借笔记,每每令我恼恨迷惘。他的房间满是书借,连床尾也堆满了书,弄得手脚也难以伸展。我劝他收拾一下,他怒道:「如果真的被书压死也死得光荣!」后来真的有位办书店、很有心的文化人被书压死了。离家那天,我的房间空空的,光亮明净。我把他送我的小小蓝宝石戒指,用一条金色丝带系个蝴蝶结,连同锁匙放下,便离开了。真庆幸他离我而去,我终于可以拥有理想的窗明几净的家。之后我给自己买一只更大更美的蓝宝石戒指,常常带。我发现自己戴来戴去都是那三几件饰物。很少戴的小小钻石项链送了给二姐,红宝石戒指及珍珠耳环则请了大姐帮忙多带带。

藏书也是一直捐的捐、送人的送人。有些左手买回来,右手就递给学生看。发现书有新鲜度,刚买的时候最吸引,现在一买到手的书就立即看,通常一两天就会看完,否则容易屯积、被冷落。「稍后有时间再看吧」的想法让书理所当然地呆在书架上,有些一放经年。书借也是财富,宜流动,不宜屯积。我甚至希望自己可以不再需要一个书柜。

我立即把《断舍离》给学生看。她一口气看完,立即执拾书柜,交还几本我久违了的好书,我随即借给其他学生了。

她写道:「当我看完这书后,立即把自己的物品断舍离,我发现原来自己有许多东西都是不要的,只是一直不舍得丢弃,例如去年学科的笔记练习。把物品丢掉后,发现空间多了,连平常认为『很可惜』的想法也一同消失。我很喜欢这个生活概念。

此书虽然教导人整理自己的物品,但同时亦教导人如何清理自己的内心。我可以把断舍离应用在自己的生活态度上。『断』就是离开『世界上最惨是自己』的想法,停止自怜,断绝说谎、自怜、埋怨的习惯,丢弃一切不满与各种负面感受,腾出心灵的空间,好盛载感恩。

我很感激作者把这么好的理念与众人分享,我也会跟家人分享这个十分好的概念,告诉他们自己如何实践,实行之后有甚么不同。

我希望自己能继续断舍离,舍掉自己不好、不适当的思想、态度、行为习惯。」

实践了断舍离之后,我更喜欢窝在家裏,不再逃离不整洁的家庭,自尊感大大提升。留下来的衣服用品,越来越用得着,也越来越精美。腾出了空间,更容易抺走尘埃。现在每天的兴趣是发掘可以丢掉的衣物。我提醒自己小心注意不宜太急进,按身体的状况及可行的时间小规模地进行。我开始写断舍离日记了,记下每次舍弃的快乐。

一旦开始了,断舍离的作业就会维持下去。自我会不断地被探索、认出,然后像无用的物件一样,瞬即被丢弃。

推荐阅读︰
书名︰《断舍离》
作者: 山下英子
译者: 羊恩媺
出版社:平安文化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