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当爱已到尽头

第263期明觉   图、文:何国全| 2011-09-14

诊所里来了一个戴着墨黑太阳眼镜的女人。她低着头,踩着迟疑的脚步,走了进来。通常孤身只影前来求医的,都是无助的女人。

她徐徐地脱下了眼镜,露出一圈带有瘀血的眼眶。红肿的脸颊使那深褐色的老人斑扩张开来,但仍看得出徐娘半老的她曾是位美人胚子。

“医生,我不小心滑倒,弄伤了眼睛。”那声音细得像飞过的蚊子,但那哀怨的眼神却实实在在地告诉我,这伤痕里头另有实情。见她泪盈于睫,我暂时不出声,递过几张纸巾给她。不需太久,她眼泪就簌簌而下。

 “他打我!”果然不出我所料。

“他在那女人的面前打我!”那带点颤栗的声音道出了真正的致命伤。曾是威风凛凛的老板娘,如今在店员面前被撵出走道,落为街坊茶余饭后的笑柄了。

弯弯细长的纹眉,是企图留住昔日娇娆的努力,松垂的眼袋,却盛满了岁月酝酿的酸楚。“痛!”才这么轻轻地触摸那红肿的脸颊,她就高呼了起来。其实,她右手捉紧的胸襟,才是她最痛的地方。

耳膜有点血迹, 眼白还带些血丝,像是在嘲讽着眼角的鱼尾纹。这些伤痕是出自于同一只曾经指天发誓,要好好爱她一辈子的手吗?

我再递上纸巾,让她好好发泄。“你打算怎样?”我这话一说出口,就觉得有点儿多管闲事了。她低着头呆望着地面,六神无主的眼珠却像在寻找和她一起摔在走道上的那份尊严。她没有直接回答,只坚信是第三者的错,更不想让国外念书的孩子知晓。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当年两人的相知相惜,宛如在天际碰撞而擦出火花的流星,是多么难得的际遇。爱慕对方的一切时,还痴心的包容了对方的缺点。枕边的喁喁私语如今演变成以拳头对峙──人,怎么如此善变啊!

在为她清洗手掌的伤口时,那缓缓滴下的血丝,仿佛是她心头淌下的泪。她求我帮她脱下那只亮晶晶的钻戒,但那个看来已毫无意义的婚姻枷锁,仍牢牢地套着无名指,除不下来。我无计可施,随口说了一句:“只能把它剪……”我话尚未说完,她就闪电式地把手抽了回去。她满脸失落,却掩不住对这桩触了礁的婚姻还抱着的一丝希望。

幸福列车忽然来个紧急刹车,她却舍不得那种曾经被爱的感觉。在这个迷失的岔口,我没再追问那单程列车选择的前路,倒是别有一番滋味,在我心头。

世上没有完美的人,所以我们学会了接受他人的缺陷。人皆会犯错,因此我们要懂得原谅和宽恕。但对于变了心的人,我们该如何面对呢?

她戴上太阳眼镜离开了,孤伶伶的背影带着几分惆怅。她能否在墨镜中认清生活的方向?

那滴在容器里的血迹慢慢地散开,就像在我心湖掀起的阵阵涟漪……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