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当活佛转世遇上伊波拉

文:蔡歌 | 2014-12-17

美国摄影师穆波(Ashoka Mukpo)是一位佛教徒。今年十月,他在非洲利比里亚为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工作期间,证实感染伊波拉病毒。相信穆波是首名染病的美国新闻从业员。由返美治疗以至康复,对他来说是一趟奇妙的旅程,也是一回深刻的人生体悟。

穆波在西非参与人道工作已数年。他在九月底开始与同事在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采访伊波拉疫情。穆波的新工作刚开始第二天,就出现伊波拉病征。他觉得全身乏力,并有微烧。穆波担心最坏的事情已发生在自己身上,立即自我隔离。其后他到无国界医生治疗中心接受测试。十二小时后,报告显示他对伊波拉病毒呈阳性反应。

穆波返美,接受隔离和治疗。他曾十分沮丧,生怕染病死亡,不能与未婚妻再见。这原来是他心中最深层的恐惧。

他有点「与众不同」,而且并非他自己选择的:他是一名「祖古」。亦即是说,穆波被认出是一位喇嘛的转世。穆波的西方母亲曾下嫁了一位藏僧,但穆波是他母亲与另一位男士所生。孩提时代的穆波已被认出是修行者转世。他虽然一直信奉佛教,但并没有成为一位僧人。他选择了人权工作和人道救援工作,也是一位摄影师。

这一场令香港人不其然回想起沙士灾难的伊波拉风暴,使身处其中的人,难免对生命的种种重新反省和检视。穆波跨过了死亡威胁后,接受全国广播公司的访问时说,他对一切都万分感恩,但不会过早轻言庆幸。

对于自己得到几可说是全球最佳治疗和照顾的同时,无数非洲人却仍身陷危难,穆波感到十分沉重。「我深感到这样总是不对的。」

作为一位佛教徒,穆波也尝试十分如实地对待自己的身体感官和意识。他不讳言治疗期间身体受到的痛苦。「我意识到这些痛苦会追随我一段时间。但我亦感到逐渐寻回力量。我在医院时,卧在床上根本就全身乏力……然而,整个身躯也尝到另一种受乐。」

穆波有没有悔恨或遗憾呢?他说没有。这件事是怎样的一次经验?他说,还是不要从伊波拉去学懂甚么吧!但既然发生了,也总能借此体会到人生某些面向,继续走下去。

对穆波的经历和感受,我们可尝试尽量不加判断的聆听,从而以当事人的角度跟他经历一番。由于他「与众不同」的宗教身份,也由于他在生活上的选择,我们也许能在尝试感受他的遭遇和回应时,得到丰富而独特的体验。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