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善心加善心Share比赛

疾病中的淡定

第287期明觉   文:传灯法师| 2012-10-17

我们跟往常一样,远渡重洋来到三藩市,筹备《梁皇宝忏》法会。在香港时,师父不慎着了凉,也许是超劳又缺乏休息,导致抵抗力弱,又或许是感冒流行,再受感染,病情一发不可收拾,咳得很厉害,尤其半夜情况更差,最强力的中、西药都无效。

「奇怪,反反覆覆,今天稳定,明天又转差,从未试过。」师父尝试了解自己的病情。

师父显得很疲倦,什么也没法做,只是睡睡醒醒,醒醒睡睡。能看的医生都看遍了,但都束手无策。呼吸开始发出「咻咻」声,咳嗽越来越深沉,全寺大众都很着急。法会的筹备工作按部就班地进行,厨房备餐、大殿布置,接待来随喜的法师,只是,人人心中都有隐忧。

师父硬撑着主持每日的法会,虽全身乏力,头脑昏眩,但她总是面带笑容,没有人能看出她有多不舒服。有一晚法会刚完,才喝了一些汤水,忽然见她呼吸越来越急,上气不接下气,按着胸口强烈咳嗽,很快,连说话也有困难。

「如果……如果我……你们要马上拨电给……」师父一边喘咳一边交代,我们不知如何是好,只是频频点头。情况越来越严重,像下一口气快接不上来似的。

从未见过师父这样危急,心中担忧得像锅上蚁,万一师父有什么三长两短,怎办?我马上拿起电话,前思后想,应该拨吗?犹豫间我疾步走入大殿,仰望佛菩萨,似乎得到了答案。不管了,立即拨911。在美国,医疗费用惊人,召唤救护车入院是件大事,特别是病者不是美国人,那将是天文数字。

电话很快接通。我按捺住着急、忧虑,告诉对方:谁病了、什么事、在哪里。很快,耳边已响起救护车的警报声,转眼师父已躺在救护车上。

救护车没有马上驶往医院,而是停在路中央,医护人员匆忙地就地做检查:量血压、测心跳,还在手臂上插管、抽血,再把结果转告院方。救护员说,要为她做些紧急准备工作,去到医院,可能要将她的肺打开。来到急症室,大约十位医护人员已在等候,看到他们紧张地团团转,我更加忧心。待一切安顿下来,已是深夜二时。三位急症室医生一直紧密地观察心电图,直至凌晨五时,心跳一直维持每分钟150次左右,医生担心肺和心脏会衰竭,坚持要将她送入深切治疗病房。

我们照计划进行法会,师父不在,我们更加专心一意。晚间,到医院陪伴师父。

初步检验结果,感冒菌入肺,也入了血!病情非常严重,几乎丧命。但在深切治疗病房,师父流露坚强的意志,让身边的人感到安心。她不时与医护人员搭讪,找机会称赞他们:你好细心,你长得很漂亮,你的笑容很甜……虽然她很辛苦,但却没有呻吟,没有喊苦喊痛。我们很着急,她却气定神闲,不时安抚身边的人,还跟我们分享医院的餐点,又观察周围的环境,说房内的落地窗帘很像「生命教育」的横额设计……。我们的担忧还未缓过来,她已捧起书开始阅读……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