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病中的甘露丸

文:传灯法师   图:Maseedis Kay| 2017-09-05

有个夏日炎炎的六月,温哥华宝林的花园裏,木棉树干长出了手掌般大的野菌,摘下来去煎一煎,以适量的盐巴和胡椒粉调味,味道鲜美极了。那时师父正患肝病,有相当长的日子都吃这类野菌。到了秋天,大概是九月份,花园边上的六株提子结果了,一串串晶莹剔透的绿色、黑色的果实从木棚上垂吊下来,初时其他师父也会吃,但后来知道提子汁对师父病躯有益,大家都留给她当药用。

有位师父建议多摘些提子存放在冷房裏,就不用时时费神费力去摘。可是荷师父坚决反对:「即摘即食的才新鲜。」她毛遂自荐担任摘提子的工作,大伙儿都拗不过她,谁知晚课后出去一看,提子通通被小鸟吃光了,留下一脸错愕、目瞪口呆的荷师父!

§

A院友跟我同月同日生,多次探访后关系变得相当熟络。医院的餐她已不吃很久了,妈妈煮的饭菜她嫌淡而无味,反而想吃咖哩面、鱼蛋粉、叉烧饭,还特别指定要买某家的。病到最后,吃一餐算一餐,我们请她妈妈依她的意思算了;就像师父肝病时常想喝可乐加冰,大夫都会顺着她,身体燥热的像火烧一般,冷饮能给她短暂的舒畅。

有一次A院友说想吃冰棒,院侍知道她已时日无多,便去问医生可否圆她的小心愿。医生同意后,院侍小心翼翼推她到楼下的7-11,由于店口有门槛轮椅进不去,院侍便按照她说的图案和颜色,好不容易在一堆冰棒当中找到了她的喜好。

她迫不及待打开咬一口:「嗯,就是这滋味,好好味!」在温暖的阳光底下,她苍白的脸尽露满足,院侍笑了,眼眶裏滚动着泪水。

§

一个人临命终时,四大──地、水、火、风逐渐失去功能,最明显的是身体会变得沉重,动弹不能,连张合口也觉吃力,这是地大正消散中的现象。水大方面,双脚会出现水肿,严重时肿至膝盖,甚或腰间,唾液、大小二便不由自主地流出。还会忽冷忽热,盖很薄的被也觉得热,有时却又冷得像冰条似的。气息也随着产生变异,有缺氧感、喘促等。

B院友是一位孝子,未病以前经常去看望年迈的妈妈。病重以后脸色又黄又黑又瘦,他不想妈妈担忧才改以电联。可他仍期望能当面告诉妈妈自己的病情,说不得已要先她而逝,希望对妈妈表达愧疚之情,表达爱和感谢。可惜兄弟姊妹都反对,他们担心患有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的妈妈会承受不了打击,万一听了一命呜呼,谁敢担当!

他明白事情可大可小,唯有一拖再拖,后来索性放弃。这时朋友送来一颗绿豆般大的甘露丸。甘露丸是由众多藏传师父连日诵经加持泡制而成的,安放久了还会繁延,大家视如珍宝,非必要不会派上用场。朋友说如是有福德因缘的人,将能延年益寿。

他吃下了,但并没有好。不是甘露丸没效,只是他寿元已尽。

很喜欢《药师忏》中的文句:「慈悲喜舍是药,忍辱柔和是药,正信三宝是药……」;提子是药、冰可乐是药,咖哩面是药,冰棒也是药,服了身清凉、心满足、意清净的便是好药。

作者 - 传灯法师
大觉福行中心住持、佛教院侍部主管。2011年起为佛门网专栏撰文,其后辑录成为首本文集《自己点火》。现法师与我们再续法缘,分享院侍经验及生命感悟,以文字洗涤心灵。专栏名称:【自己点火】
分类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