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痴情的愿景

第289期明觉   文:张倩仪| 2012-11-14

苏轼说,多情却被无情恼。

痴情呢?岂不时刻烦恼?

众生有情,我最初听佛教把“有情”作为名词来用,不习惯,听惯了,又觉得挺可爱,一下间臭皮囊退居二线,突出了思维情感的主宰能力。众有情在人世离离合合、聚聚散散,流了多少悲喜感情的清泪。

思、忆,放不下,长纠葛,转为痴。

痴本是思维能力不足,《说文》说是不慧也。不聪明不是病,但思考力不足而到懵懂不知的程度,是痴呆,也被归于病之部。

然而思考力正常的我等有情,也常常痴。有如我的电脑,明明是台新机器,却常常被一个平常软件占住中央处理器运作,转不出来,终于以当机告终。我等有情不也是这样有智力而不好好运用,转而成痴吗?

沉迷于游戏机,沉迷于赌博,是痴。

苦苦追求永恒的爱情,也是痴。痴情不同于坚贞,坚贞的有情头脑清醒,痴情的有情只被情牵。

情因缘而爱,缘尽而爱衰。佛学精进的居士说,明白缘起缘灭法,就不会执迷于永恒的爱情。居士又说,因果关系不变,而缘可以造。诚如是,那么企求永恒之爱,也可以不痴,以“知其不可而为之”的靭力,珍惜缘份,修身积福,这是尽人力,听天命,同于西谚,“expect the worst, hope for the best”。这就不是痴,而可称精进吧?

人世间的路有多条,哪一条是执迷,哪一条是精进,时刻都考验众有情的智慧。以我之痴人说梦,于是追问居士:有志向学、努力做研究,乃至追求理想,寻求真理,几至废寝忘餐,如痴如醉,这是沉迷还是精进?是梦想还是理想?是冥顽不灵还是矢志不渝?居士说,见仁见智,视乎当局者的心态,如 “need or want”,旁人岂可得知。

确乎如此。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其冷其暖,确实只有我心知。

唯是痴心于各自志向的众多有情,又易有妄想,互相指责欠缺支持,转生瞋恚,本来好意,又变坏事,人间纠纷,不都是这样反覆回转的吗?

“华语纪录片节2012”短片组冠军是一出叫《阿鼻》的家庭暴力纪录片。它的男女主角是父亲和母亲,摄影师和导演则是儿子。这不光是真人真事,而且是在冲突发生的时刻拍摄,父母吵架打架的时候,忍受了二十多年的儿子就在旁拿起摄录机。儿子有时又成为片中的角色,在摄录机后面质问、建议、调解。

有意思的是,父母在儿子的帮助下终于离了婚,两个人各自信印度教和佛教,各自投入自己的信仰生活里,并且颇为快乐。满以为地狱般的家庭生活终于有个了结,不料家暴又再发生。

片末,儿子分别逼问父母。他的问题以及他的设答,圆满地提升了这纪录短片的冲击力,点破了这个阿鼻地狱,以及世上许多家庭地狱的迷思。

对钱和爱欲的贪、对配偶不惬意言行的瞋恚、对美好生活的痴想,一层一层地在镜头前展开。

我似乎见着两个平凡众生,纠缠于佛教所讲的贪、瞋、痴三毒。虽然我是以中文的表面字义去理解贪、瞋、痴。

那痴,令人特别感慨。无论是打人的和被打的,原来都憧憬着美好的婚姻生活,都不明白自己的简单要求为甚么总达不到,在暮年时候,都埋怨对方破坏了自己的人生。越执着于“我的想法”、“我的要求”的不成就、“我的理想”幻灭和绝望,抱惑自迷,于是越痴。

香港中学通识课程里,要学习个人成长,这样真实用情的纪录片,指问人心,大可以做人生教材。

又,嗔是生气的意思,杜甫写杨家权倾朝野,“慎勿近前丞相嗔”。瞋是瞪大眼睛,是一种愤怒相;瞋之为发怒,通于嗔。佛教不用嗔而用瞋字,莫非有甚么启示?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