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学研究文学硕士-AD

众生恩德万千如母有情 生起愿能离苦得乐的大悲心

文:格西阿旺洛卓法师    图:Patrick Kwong| 2017-08-31

上期谈到七诀因果的第一步,是要认知一切众生曾经为母。接着第二步是忆恩:忆念母亲的恩德。

思惟  甚善哉

首先应该对此生的母亲忆念其恩德,忆念她不仅仅此世为母,在无始的轮回中,她曾经为母无数次。为母之时,最初胎中十月,深怕伤及胎儿,不敢紧系腰带;哪怕自己深受饥渴之苦,却担忧胎中孩儿,不敢足饮饱食;行走坐卧唯恐伤及胎儿,宁愿自己吃苦受累,一心维护着腹中胎儿。这暇满的人身,最初于胎中即有着母爱无比的恩德。同样刚刚出生的婴儿,柔弱娇嫩,无法忍受任何外来的影响,如果没有母亲的呵护,哪怕是一只老鼠的侵害,亦不能自卫;虽然是浑身肮脏的婴儿,母亲却犹如穷人获宝一般的欢喜无比,以慈爱之心给予清洗。又生怕伤及子女嫩弱之体,遂置以柔软衣物;担心孩子受寒,昼夜用自己的体温予以温暖;唯恐他们饥渴,时时喂以母乳。即便是肮脏的鼻涕,可以用手擦掉,但生怕弄疼幼儿,于是直接用嘴吸去。睡梦中亦牵挂着婴儿的安危,难有安稳的睡眠。视之则是慈爱万般的目光,呼之亦是慈爱千重的心爱之名。从牙牙学语到长大成人,其间倾注了母亲多少心血与恩爱?若儿生病受痛苦,尚比自己生病还忧心难过;若儿有甚么圆满的成就,尚比自己获得甚么成功还要欣慰。给予无私的恩爱,却无怨无悔!思惟如此种种恩德,缘此生的大恩母亲修得稳固的忆恩之心,便可转向自己的父亲等其他有亲缘之人,再转向中间性的非亲非故的人,再逐渐转向与自己有怨恨的人,修行曾经为母的忆恩,最终求得缘一切众生而生起稳固的忆恩。

以上介绍了忆恩,接下来就是思惟报恩。通过忆恩的部分,我们应该认识到如母有情的大恩。既然明知有此大恩,若不思报恩,那将是极其卑劣的行为。就世俗上的观念而言,若有人在自己穷困潦倒的时候,给予衣食上的帮助,得以渡过艰难,他日若有机会定当思报,不然则以为耻!即便是一只狗,亦对喂养自己的主人,不负恩泽。作为一个大乘修行者,应该以知耻知愧为本性,更当尽力图报。我等与佛陀,同受恩于众生的;然而,佛陀历经艰辛,修行报恩,最终成就究竟的果位;我等则不思报恩,反而竭力于为害众生的行为,因此直至今日,还沉没于痛苦的轮回之中。其中的差别,由此可知。所以应该随顺善良知耻的行为,定当知恩图报。譬如:自己的大恩母亲如果双眼无恙,自然可以自行往来;倘若有天她双目失明,亦无人带路,并且处于神经失常的状态,更走在极其危险的悬崖边缘,此时此刻的老母,唯一可以求助的除自己的儿子之外,还有谁呢?作为她的儿子,眼见母亲如此危险,岂能视若无睹而心安理得?同样的道理,无始以来的轮回中,对自己恩德万千的如母有情,没有明辨善恶的慧眼,远离增上生(人与天人的身位)与决定胜(解脱与一切遍智)之道,没有善知识的引导,深受烦恼心魔的侵害而无力自主,犹如疯癫之人;时时刻刻,恶行的欲念炽烈,不能克制,不仅仅行于轮回苦海的危险之境,更是处于堕入恶趣的悬崖边上。眼见如此,若置之不理,岂不愧之已矣?

我等今日因缘具备,能够遇上善知识,修学大乘佛法,尚略知取舍。相对而言,甚为善哉!因此应该思惟救渡有情,报恩如母众生的时机就在当下,是该负起此任。然而,仅仅利益于有漏的快乐(受烦恼等污染的暂时性快乐),有可能是利小弊大的危害。芸芸众生,自然都在追求完美,依靠自己所知所能的努力,亦能获得轮回中的有漏快乐。这不过是欺诳性的快乐而已,终究不知究竟的利与害,不懂得获利除害的方法。我等今日稍知诸烦恼之过患与清净谛的功德,所以,并非暂时性的欺骗,亦非戏謔孩童般的玩笑;而是决定性的思惟,要以究竟的利益来报恩。譬如:面对疯癫的母亲,即使是她拿刀来砍自己,作为儿子,不会对她瞋怒,而是想着要如何救治好母亲的病。所以对无论是亲、敌的一切众生,应该思惟修行如是报恩。

以上我们介绍了知母、忆恩、报恩,修行思惟这三个部分很重要,只有修好这三部分,接下来的第四悦意慈才能任运修成。所谓悦意慈,就是缘一切众生,生起慈母对爱子悦意慈爱般的心。为了易于入手,悦意慈亦应该首先缘亲情好友,再缘非亲非敌之人,然后缘怨敌之人。对这三类人都能够生起悦意慈爱的心,那么对于一切众生生起悦意的慈心,那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在思惟的过程中,应该要思忖报恩于众生,莫过于能使众生获得快乐与消除痛苦。芸芸众生在轮回的激流中,没有一丝真正的快乐。三恶趣中的痛苦,自然不必多言;就算投生于三善趣的生灵,别说无漏的快乐,就他们自认为是快乐的事情,亦不过是朝阳下的露水,要么瞬间就转变为痛苦,要么成为痛苦的源头!而能够修真正快乐因素的人,则是少之又少。别说寻求解脱之道,就连为了能够获得增上生(人与天人的果位)而修行一份善业的人,亦是寥寥无几,难见几人啊!因此,应该对一切如母有情,忆念他们能够得到安乐或安乐的因;或愿望他们得到安乐或安乐的因;或令他们获得安乐或安乐的因,那该是多好呀!就像慈母是多么的希望自己的爱子能够得到安乐一般,悦意慈就是缘一切如母有情生起愿他们得到安乐的心态。譬如:一切众生能以正当的途径丰衣足食,那该多好呀!愿众生能够获得暇满的人身,那该多好啊!能让众生都追随大乘善知识,那该多好呀!偶尔如此思惟,亦非常难得!更何况真正的悦意慈,由以上的修行而任运自如的生起,其利益胜过用无数极其珍贵的供品来供养诸佛菩萨的功德,是不可思议的功德!因此,我们大家都应该努力修行。

以上讲述了不少,草草浏览一遍,就以为⋯⋯哦!原来如此,我懂了,合上本刊就行了。如同学术研究者研究佛法,自认为很懂佛教教义,但不会去实际修行。这样对自己修行佛法没有实际意义,佛法并非懂得就可以了,而是需要把懂了的法予以实践修行,以此改变自己愚昧无知的心,那才是真正学佛的目的。

自主愿众苦的大悲心

悦意慈的修行之后就是修行大悲心,一般我们都会说慈悲心,但其实慈心与悲心应该分开来讲,因为二者的心相不同。慈心是愿众生得乐的心态,悲心则是愿众生离苦的心态。所谓大悲心,就像母亲面对生病的爱子,不由自主的生起愿爱子早日康复、远离病痛的折磨的心态。面对芸芸众生,能够任运自如的生起愿望众生远离痛苦的心态;或众生能够远离痛苦那该多好的啊!又或能令众生远离痛苦,那该多好的心态。愿众生离苦的大悲心,并不是偶尔性的或是口头上的大悲心,不能以为偶尔的生起愿众生离苦的心态,就是生起大悲心了,一般往往会有这样的误解。

大悲心需要思惟如母众生的种种痛苦,而生起不由自主愿众生离苦的心态,是无时无刻的一个稳定状态。偶尔发发愿,或是见到可怜的生灵遭受伤害,而生起怜悯心等等,这些虽然都是善业,但还不是真正的大悲心。众生的痛苦,包含在苦苦、坏苦、遍行苦三苦之中。细细思惟,六道轮回中的生灵,地狱、饿鬼、阿修罗、天界的种种痛苦(可以参阅《菩提道次第广论》,这裏暂且不论),那是我们无法感受的!畜生道与人类的痛苦则是我们眼见身受的痛苦,就我们身边的猪羊来讲吧,大家都很熟悉啦!人类养饲它们的目的就是要享用它们的肉。当屠夫拿着利刀准备宰杀的时候,可怜的猪羊,手脚被捆绑着,无法抗拒,无法逃避。虽然痛苦万般,却连一声哀嚎惨叫也不能,因为嘴已经被绳索紧紧的捆绑;心裏充满着恐惧,却无人解救;眼流哀怜的泪水,却换不到屠夫放下屠刀。这一切的痛苦,都是因为前世作的业,今生今世得到果报。

回头思惟我们人类生老病死的痛苦,如影随行,自然不必说,谁也无法逃避!就算我们生在佛法盛行的地方,也许认为自己快乐幸福,然而生命就像冬天的太阳那样短暂,忽然消失!在这短暂的人生中,没有任何善行作为,却由于贪嗔痴的左右,偏偏造作种种恶业,还自以为了不起,殊不知那是直奔地狱的大门。就当今世界的状况来说吧,多少位高权重的人物,本来可以成就诸多利益人类乃至众生的事业,却因贪嗔痴的摆布,或图个人名利或为亲友的恩仇等等。各自的口号喊得似乎都很有正义感,不惜发动战争,生灵涂炭,为害人类。实际上却是自己为自己造作痛苦的根源,因为业和因果没有丝毫的欺诳性。

因此,思惟众生的种种痛苦与痛苦的因,发起愿众生离苦的大悲心是非常重要的。无论是不是佛教徒亦没有关系,如果这个世界发起慈心悲心的人多一些,那怕只是普遍性的慈心或悲心,那么这个世界将会安宁许多。然而,对于一个大乘修行者来讲,这裏所说的大悲心之关键性,就更不用说了!古印度那烂陀着名的佛学家──中观派大论师月称,在其着作《入中论》的开篇礼赞中,就是以种子、水、肥料、果实成熟的比喻方式来礼赞大悲心,说明大悲心的重要性。最初发起大悲心的人,就已经决定了他将属于大乘种性的修行者,也就是为菩提心的生起埋下了种子。在没有达到究竟果位期间,反覆的串习修行大悲心,能够增上菩提心,犹如水的灌溉与肥料的助缘,使青苗成长。达到究竟果位之时,大悲心将助缘广利众生的事业,犹如果实的成熟。虽然大悲心的生起并非易事,但是也应该努力修行,愿大家能够不懈的努力!

作者 - 格西阿旺洛卓法师
格西阿旺洛卓法师,于1989年出家,拜格西益西熙饶为师,开始学习藏文及初级佛经仪轨的诵读。1994年初,前往南印度,求学于藏传佛教格鲁派三大寺之一的哲蚌寺洛色林佛学院,师承大善知识格西朗嘉旺钦、格西耿顿索巴、格西丹巴曲佩等,学习佛学五大论,于2010年圆满毕业,2013年获格西学位。2014-2015于上密院师承嘉丹仁波切与格西柯主努桑,修学密续。专栏名称:来自天竺的佛音。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