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众生蜜语

第297期明觉   文:传灯法师| 2013-03-06

最近我们搬了住处,在浴室安装了一台既能抽风、抽湿又有暖气设备的「浴室宝」,浴室宝和窗口之间是一条直径大约五、六吋的通气喉管。安装后不足一星期,管中偶而传来声音,又看见雀鸟在那里进进出出,原来它们在里头筑巢了。我又惊又喜,从未想过雀鸟会在喉管中居住;而它们会选择来安居,应该是祥和之地吧?

我自小就喜爱动物,童年时菜园中有个小池塘,到了雨季青蛙会在池中产卵,我就爱趴在池塘旁边看蝌蚪,觉得那小小的黑圆点,衬上摆动着的小尾巴,可爱极了。我经常出神地看上一整天,离开时,会依依不舍说:「明天再见啦!」有时顽皮地捉一只青蛙,用绳绑着它一只脚,手牵着绳的另一端,青蛙不停跳,想跳出生天,可就是无法逃出我的小掌心。等它累了,我的手也酸了才松绑,这样又过一天。现在回想,很庆幸从来没有伤害它们。

不知当时捉的是蛙爸还是蛙妈?抑或是蛙子蛙女?更不懂动物间也有亲情。听师父说有一次她们开车回寺,在寺院的车路上,见到一只乌鸦大摇大摆匆忙地横过,她们停车议论:「真够胆,不怕被捉吗?」瞬间见到一只猫从远处尾随而来,大家心神一振,紧张地喊:「快走啊!」奇怪,大乌鸦只是疾步而行,没有高飞。这时她们又看见在不远处的矮树丛中,有只受了伤的小乌鸦伏在那里,才恍然大悟,一定是小乌鸦受伤了,不能飞,大乌鸦发现有猫,于是用自己的身体去转移猫的注意,让小乌鸦脱险。

几位师父马上下车,先把猫赶走,再救起小乌鸦,果然它的脚伤势严重,便把它带回寺。就在为小乌鸦治理时,两只大乌鸦飞到寺前的电线杆上,撕破喉咙不停地叫,她们知道一定是小乌鸦的爸妈在寻找骨肉。师父们把它捧出去,对乌鸦爸妈说:「安心吧!待它伤愈后我们就会放它。」可是它们仍持续地叫,直至天完全黑了为止。曾行医的师父小心翼翼地帮小乌鸦进行微型手术,把断骨的小脚驳好并包扎纱布,小乌鸦看来舒服多了。翌日清晨,又见乌鸦爸妈,但却没再叫了。

师父们将它安置在小盒中,每日送水送粮,轮流照料,为它祈福。第三天,乌鸦爸妈再没出现,小乌鸦似乎也忘了亲生父母,开始认师作父。师父们帮它皈依,取名「道魁」,希望它长大后身体壮健,能照顾自己。每次唤它:「道魁!」它必定有力地回应:「Ep!」「道魁。」「Ep!」

伤渐渐好转,道魁可以在地面上活动了,但不懂得飞。于是师父们把它带到花园。一位师父走到石阶,展开双手说:这样飞啊!就从石阶上跳下来,大家笑得弯了腰,道魁却无动于衷。师父把它从离地三、四呎的高处抛起,它震巍巍地安全降落;然后再调高至六、七呎……数日后,道魁已能自由自在地飞,有时飞到树枝上,「Ep!Ep!」地回应呼唤。

道魁终于飞走了,重新开展它快乐的「鸦生」。

我不知在喉管中的雀鸟情况怎样?有一回开暖风抽干衣服,也许是风太热,管里传来焦虑的叫声;我赶紧关机,关了机叫声便马上停止,自此之后,我们再没有开暖风系统。

有人说:为了几只小雀就不物尽其用?我们只知万物有情,在同一世界,唯有真爱,才能共处和谐。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