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瞋恨从哪里来,便应从哪里觉察而舍离它

文:赵锦凤    图:Pixabay| 2019-12-06

近几个月以来,香港社会上大家的立场鲜明,意见不同,彼此的分歧不断加深,甚至形成鸿沟,不管是甚么身分或在社会上扮演哪种角色,都很难抽离其中,情绪多少受到牵引。在我们身处的社会、家庭和人际关系、互联网,乃至近年出现的社交群组上,也出现不同形态的分歧与摩擦,使人与人之间产生隔膜,彼此的忿恨和怨气也越来越深,越来越重。

无可否认,因意见不合而反目的人的确比比皆是,因为意识形态不同所造成的紧张、分裂、暴力和冲突亦很普遍。这种情况也颇令人担忧,是大家都愤怒了吗?造成这种冲突情况,固然有很多不同原因,本文将探讨瞋恨心对社会的动荡扮演着甚么作用,究竟是社会乱,还是自心乱了?迷失中的我们还可以在这乱世中寻找到心灵的出路吗?

甚么是瞋?

若欲了解瞋所造成的影响,就须先了解甚么是瞋。「瞋」的梵文是「pratigha」,引申为妨害、激怒、憎恶等意思。与贪、痴等同是六大根本烦恼。瞋是愤怒,内心充满瞋恚憎恶的人,不可能对人温柔体贴,亦不会善待别人,甚至会想尽办法去伤害他所怨恨的人。

与瞋有关的随烦恼共有九个,其中由嗔独立衍生出来的有五个。包括:

1.忿:因见到自己遭遇不利,内心生起愤怒,引致口出粗言,手执武器,击打他人;

2.恨:内心的怨憎持续着,念念不忘对于某些人或对于某些事,怀有怨恨而不愿舍除;

3.恼:追忆前时忿恨的境况,加上接触眼前不如意事,令内心产生暴热、狠戾的心理状态,发出凶鄙粗暴的语言伤害他人;

4.嫉:因自己欲求名利,内心对别人独享幸福感到气愤,心生忧戚,没有欢喜心;

5.害:对他人心无悲愍,而且损害逼恼。

其次,由瞋、贪、痴三种根本烦恼合力引发出来的枝末烦恼有四个:

6.无惭:自己犯错,却丝毫不觉得羞耻;

7.无愧:自己做了伤天害理的事,对别人却不觉得很羞耻;

8.散乱:心向外扩散,即心投向种种所缘的对象,以致流荡不定;

9.放逸:不维护心,不令它远离贪、瞋、痴等烦恼,导致不善心增长而善心衰减。

由此可知,由瞋等一篮子的情绪表现出来的心理状态,具有十分强烈的破坏性和损害性。但我们亦须知道被瞋心者伤害的人一定很苦,但施害于人的瞋心者也绝对不会心平气和,心中忧虑,或出于不满,或出于担心,而作出暴力行为,如打、杀等事。如此不但伤了别人,也伤了自己,彼此皆输。

从哪裏来?

归根究底,由于众生有无明、无知,对人生的真实状况不如实知,对真实道理也不如实知,甚至怀疑不信,生起四种颠倒的知见。佛陀说众生对世间的不如实知,而生起四种谬误见解。这四种颠倒[1]是指众生认为世间是常、乐、我、净。所谓「常」,就是众生认为人(灵魂)或事都将永远存在不变;「乐」,认为人生是快乐的;「我」,认为有一个自由、自主、可掌握的主体之「我」(灵魂);而「净」,认为人的身心都是清净的。

可是佛陀却告诉我们,四颠倒皆是众生的谬误,世间的真实状况是:无常(没有任何一样东西是永恒不变的)、苦(人生皆是苦)、无我(没有一、常、主宰的独立自存个体)和不净(身心是杂染、充满烦恼)。这四种颠倒与众生一向所认知的正正互相违逆,众生不知世间的真实状态本来就是无常、苦、无我、不净,因而产生极大的矛盾、冲突,所以生起种种烦恼。

那么,瞋等烦恼是从甚么地方生起的?佛陀告诉我们,瞋等烦恼就是众生从执取有个独一、恒常不变、能主宰的「我」而起的,因执有这个「我」,所以便有属于我的东西,甚至有我的思想、见解,以及我在受苦、受乐等精神作用。又由于有我执,当令我感到快乐的顺境变化,或遇到违逆自己的人事时,甚至当认为我所爱、所拥有的身体、财产、声誉、自尊、荣辱、理念或个人利益等等受损时,瞋恚心和它附带的情绪作用便前仆后继、推波助澜地随即而起,严重加强了自心和社会的纷乱。

由于以上种种情况,我们便可以知道瞋者,其实就是由执取「我」、「我见」等而来,若要对治瞋恚心,就必须彻底地破除「我」和「我见」这些我执。

真正的苦非情绪上的苦受

不得不提的是,我们一般普遍地以为对于苦最深刻的,莫过于感官遭受不顺意的刺激,进而影响我们的大脑意识,令意识生起强烈的瞋心或产生忧悲苦恼的感受。但佛陀再三的告诉我们,真正的苦,莫过于生死轮廻的苦。人是一种因缘和合的生命体,所谓「生命」其实就是一种流转变化的过程,当中就不免有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蕴炽盛等八苦、或苦苦、坏苦、行苦等三苦。因为随着每人的身口意的杂染行为,便有业力的推动,同时牵引生死相续,于是苦便生起。这些都是由贪瞋等烦恼行为所衍生的。

若我们不是因为贪爱自己的身体,想要利益和保护它从而得到快乐,则不会因为身体有痛而觉得苦恼。由于有苦、乐感受,便有贪爱和瞋恨,贪和瞋是一体两面,当有贪爱和瞋恨就有执取,还有执取之后的生、老死等下一期生命开始。所以要知道其实苦的问题并不是只集中在接触后的感官上,而是有了受,还有很多接下来的种种问题。由此可知,当我们仍然有贪爱、瞋恨等烦恼(惑)和由此产生的种种情绪,便有身口意的执取行为(业),形成新一期的五蕴生命(苦),继续六道轮廻。又由于常起贪、瞋等烦恼,多做不善的行为,未来将受三恶道的苦报,无有出期,这才是佛陀告诉我们真正的苦。

用无我来破我

既然知道贪瞋等烦恼的生起皆因有我执、我见,而且它们又能引生死苦果,若欲去除贪瞋等烦恼,我们应如何做才能破除我见、我执?佛在《杂阿含经》卷一说: 「当观色无常。如是观者,则为正观。正观者,则生厌离;厌离者,喜贪尽;喜贪尽者,说心解脱。如是观受、想、行、识无常。如是观者,则为正观。正观者,则生厌离;厌离者,喜贪尽;喜贪尽者,说心解脱。……如观无常,苦、空、非我亦复如是。」[2]在佛世时,佛教导弟子应当正观色、受、想等五蕴是无常、苦、空、非我(无我),由此正观,则对五蕴生厌离,当厌离生起,则贪瞋等烦恼消除,而心得解脱。《心经》提及:「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3]佛陀说应深入观照五蕴无我,亦无我所。所谓生命的存在,色(一切物质)、受(个人感受)、想(想像)、行(意志)、识(认识能力)的本质当下就是空性,是无我的,透过观照这五堆东西,剖析所谓众生生命(我),只是由众多条件组合而成的东西,非一,非常,非主宰,说明五蕴和空性的关系不是同一、也不是离开彼此。要用观五蕴与空性的这个道理,来解除以为五蕴是实在的独立个体——「我」的执着,当我们消除了我执,自然能消除我见。

从无我中学习离我见、除我执

我们可以如何修习?在修习观行时,必须要先从以上的过程去理解无我,世间上任何一种东西都并没有所谓一、常、能主宰的性质,它们全部都是因缘和合的,能这样理解才能够在观行上修证无我。若能从自己身体,即五蕴和合根身上观察,不只生命的个体是无我,观察每一蕴本身也都是组合而成,所以更没有一个蕴是有我,或不变的,如是这样从现实生活现象中观察,所谓生命的本身,不离五蕴,而五蕴当下就是无我,不单只我们自己,我的家人、朋友、社群、国家、财产、名誉、地位、欲求、思想、理念等等也是这样,便能有更深切的体验无我。若能成功掌握无我,五蕴皆空,则能破我见、除我执,若能去除对自我的执着,则贪瞋等烦恼当下便立即消除。

不过,以上是从真实胜义的道理上否定有实在的「我」,并不是说世间上五蕴假我不存在,而是我们应当看到它的本性是空的,五蕴一直也是不断依条件来组合、相续和流变,当因缘和合时,五蕴还是会显现出来,我们这个假有的色身等还是会存在的。当我们再回到现象上,看清自己生命的本质和流转过程中的种种相状,然后再以道理通过分析的方法,解开内心的结缚。我们应仔细地一层层地把它逐一解开,明白一切法不离因缘和合,缘起则有,缘散则灭。当真正地体验无我,那么谁来起瞋?

结论

总括来说,当我们面对社会的乱象时,还应仔细观察自己内心的微细活动情况,虽然我们还未能进入深层的止观来修习,但平时我们也可朝着这个方向多多练习。当内心生起瞋恨的情绪时,我们便应马上提起正念,以正知、正见觉察心中的瞋恨是从「我」而生起,当下就应从「我」之中,觉察它的不实在和虚妄性而舍离瞋恨,并放下瞋恨,由此内心便能从瞋恨等烦恼中得解脱自在,离苦得乐。大家不妨常常把任何东西也代入这条公式来观照:「心中的瞋恨从A来,当下就应从A觉察它的虚妄性而舍离瞋恨,心便得自在。」又可以尝试改变一下主词:「心中的贪欲从B来,当下就应从B觉察它的虚妄性而舍离贪欲,心便得自在。」甚至「心中的烦恼从C来,当下就应从C觉察它的虚妄性而舍离烦恼,心便得自在。」最后,当外面的社会纷纷乱乱时,我们的内心是可以不乱的,当我们的心都不乱时,社会自然也不会乱,心灵便找到最好的出路。顺道也祝福大家早日成就正知、正见!


[1]颠倒,梵语 viparyāsa。指四种颠倒妄见。略称「四倒」。可分为二:(一)有为之四颠倒,和(二)无为之四颠倒,本文是指有为的四颠倒,指凡夫对于生死有为法所执之四种谬见─常颠倒(梵 nitya-viparyāsa)、乐颠倒(梵 sukha-viparyāsa)、我颠倒(梵 ātma-viparyāsa)、净颠倒(梵 śuci-viparyāsa)。即凡夫不知此迷界之真实相,而于世间之无常执常、于诸苦执乐、于无我执我、于不净执净。〔大智度论卷三十一、俱舍论卷十九、大毗婆沙论卷一○四、杂阿毗昙心论卷八、成唯识论卷一、俱舍论宝疏卷十九、华严经孔目章卷三、宗镜录卷三十九〕

[2] 《杂阿含经》卷一:「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观色无常。如是观者,则为正观。正观者,则生厌离;厌离者,喜贪尽;喜贪尽者,说心解脱。如是观受、想、行、识无常。如是观者,则为正观。正观者,则生厌离;厌离者,喜贪尽;喜贪尽者,说心解脱。如是,比丘!心解脱者,若欲自证,则能自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如观无常,苦、空、非我亦复如是。』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CBETA, T02, no. 99, p. 1, a6-15)

[3] 《般若波罗密多心经》卷一(CBETA, T08, no. 251, p. 848, c7-8)

作者 - 赵锦凤
2014年修毕香港大学汉文佛典课程,现为志莲夜书院修读生。2014年起为佛学星期班导师,2015年第二届佛经选要讲座讲者,曾参加2016年第一届慈宗青年文化节慈宗经律论粤语讲解交流。专栏【法相津涂】作者之一。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