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知见并行──禅宗人文主义倾向前提下的认识论

2010-01-27

 



文﹕郭锦鸿(香港城市大学中国文化中心导师)

上文提到(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4059), 禅僧鼓励学人在学习上有自主性,并希望他们能有超师之见。对于格事格物的学习思维上,禅宗强调不执着用某些固定、既有的意识思量去寻求认知,而以自心对外 物的直觉领会去感应和接收信息的不以思知之法。当然,禅宗遮诠的教学原则,并不是刻意而盲目地提倡的,他们并不相信悟道方法是神秘的,反而认为「行住坐 卧、应机接物尽是道」(《景德传灯录》卷28〈马祖道一传〉,《大藏经》第51册,页440A)的无遮实况。要知道画饼不可充饥,假如学人只在文字语句上用神,而忽略心传自证的灵效性,最终只会囿于逻辑困限,永远也无法超升自我,好像第一篇裏香严智闲禅师未击竹闻声前,只执着于「乞求说破」的个案一样。

在禅僧眼中,这个「知」字具有很重要的意义。荷泽神会(668?-760?)和圭峰宗密(780-841)对这个字曾有深度阐述。本文不妨简单列举一二以资说明,对我们了解禅宗认知理论的本质,或有基础性帮助。

在禅宗的理论中,「知」字主要表达两种不同的意义。第一种是真如空寂本体的知,即等同无念之真如,这种知比较抽象,简单来说是一种「灵知」或「空寂之知」,这是南禅认识论的核心。从神会的语录中,可找他的阐述:

今推到无住处便立知。知心空寂,即是用处。……今推知识无住心是,而生其心者,知心无住是。(〈南阳和上顿教解脱禅门直了性坛语〉)

自性空寂,空寂体上,自有本智,谓知以为照用。(〈南阳和尚问答杂征义〉)

本空寂体上,自有般若智能知,不假缘起。(〈南阳和尚问答杂征义〉)

神会指出「知」是一种「自然之知」,又具一种随寂然之无念本体存在的能力,是本自已具而不假缘起的,但它不就等于「无念」。「自然之知」即「本来存在的知的状态」(柳田圣山,《禅与中国》。北京:三联书店,1988,页118),它是「无住处」,即没有实体形像。后来的宗密对之加以补充:

荷泽云:即体而用自知,即知而体自寂。名说难差,体用一致。实谓用而常寂,寂而常用。知之一字,众妙之门。(〈圆觉经大疏钞〉)

为此,宗密对「知」作出了更深入的解构。他说:

妄念本空,尘境本寂,空寂之心,灵知不昧。即此空寂之知,是汝真性,任迷任悟,心本自知。……知之一字,众妙之门。由无始迷之,故妄执身心为我,起贪瞋等念,若得善友开示,顿悟空寂之知,知且无念无形,谁为我相人相。

此教说一切众生,皆有空寂真心,无始本来性自清净,明明不昧,了了常知。(〈中华传心地禅门师资承袭图〉卷2)

在 上述文字中,「灵知不昧」、「明明不昧」和「昭昭不昧」都是对「知」的形容,是「知」的一种特征。宗密把「知」当作自性,「明明」、「昭昭」与自性之净同 义。他认为「知」除了是一种本心空寂之体、遍布一齐之物外,更是一种自性清净心的反映,它具有「了了常知」的能力,在本寂境裏能够观照万物。吕澂〈《华严 原人论》通讲〉把宗密的「知」分成两个系统,他说:「『昭昭不昧』是形容知的,就是不糊涂的意思,……这个知也可以说不是麻木不仁,非如木石,有感觉、知觉、能思维。『了了常知』的知指『识知』,这是本觉的意思。……『灵』即『昭昭不昧』,『觉』即『了了常知』,即本觉。」(吕澂:〈《华严原人论》通讲〉,《社会科学战线》1990年3期,页93) 这种说法就是把宗密思想中通遍的「知」归于一「觉」,从而凸显出「知」有「知心为体」的一面,亦有「本觉识知」的一面,前者是向内的,后者是向外的。又如他说:

寂然能知也。寂者即是决定之体,坚固常定,不喧动不变异之义。

知者谓体自知觉,昭昭不昧,弃之不得,认之不得,是当体表显义。

寂是知寂,寂是知之自性体,知是寂之自性用。(〈圆觉经大疏钞〉)

简单来说,在如来藏人人皆有佛性的思想作为大前提时,这个知字指的就是人人俱备的「心性灵知」,它和真如、佛性无有分别。佛教希望众生了悟佛理,具体方法就是直指此知,证取这个本源之心。

  就此,禅宗认为人本具本源灵知,这种灵知,是悟道成佛、映见万法的基础核心,可见,禅宗在认识论上,对学人的潜在能力持有正面肯定的态度,反映其具有浓厚的人文主义色彩。

「知」 字的另一种意思,是知解认识的知,或者说是意识所用的「知」、见闻觉知的「知」,这种解释较为接近我们现在所说的「认知」意思。不过,在禅宗的典籍中,常 见这种「知」与另一认识作用「见」合用,两者本质上有分别。神会曾为两者进行明确划分,指出「知」和「见」是两种有助于觉悟(学习)的能力,对照于今天的教育上,或有若干反思。先看看神会怎样说:

自身中有佛性,未能了了见。何以故?喻如此处,各各思量家中住宅、衣服、卧具及一切等物,具知有,更不生疑,此名为知,不名为见。若行到宅中,见如上所说之物,即名为见,不名为知。(〈南阳和上顿教解脱禅门直了性坛语〉)

神 会指出,「知」是一种不具体、但存在于人空寂本体上的一种元素,具有认知能力,而这种认知能力是不假思索的,就像一种「想像」活动,凭想像把抽象之物具体 化。故此,「知」是本体与意识之间,一种自本存在的传达管道;「见」则是相对「知」一种具体的观照能力,或者说是对「知」的一种实践。神会直接以「行至宅 中见所说之物」来描述「见」的动作,在这裏,「所说之物」是靠「知」去认知的,它亦是靠「知」去把所知的意识保存,而「见所说之物」则需要「见」去实行, 「知」和「见」是相辅相成的,两者是有分别却又互为依存的。

  在此,「知」如果没有「见」的相辅,则似乎失去存在的意义。那么,这种「见」,禅僧如何去理解?看看神会和崇远、张说的对答就会知道答案了:

与崇远的对答:

(神会)和上言:神会三十余年所学功夫唯在『见』字。

(崇远)法师言:『见』为是眼见,为是耳见,为是鼻见,为是身见,为是心见?

和上答:『见』无如许种。 (〈菩提达摩南宗定是非论〉)

与张说的对答:

(神会:)虽见,不唤作是物。

(张说)问:既不唤作是物,何名为见?

(神会)答曰:见无物,即是真见、常见。(〈南阳和尚问答杂征义〉)

神会把「见」,是一种「心与外物的直接接触」,诸佛含识皆同有见,这种见是亲证的能力,人人俱有的。他又说:

知即知常空寂,见即直见无生。知见分明,不一不异。(〈顿悟无生般若颂〉)

毕竟见不离知,知不离见。(〈南阳和上顿教解脱禅门直了性坛语〉)

因此,学人对经典文字领悟(认知),是需要配合亲识本心见性成佛(见)去实行的,「知」、「见」两者具相即相成的关系。假如把这裏所言的「见」,套用到第一种「知」意义上去理解的话,则「知」是本来认知,或者是对自己本来认知的一种确知能力;而「见」则是一种「实践由这种确知能力所生发的领悟」的意识。

宗密曾对此盛赞说:

荷泽于空无相处,指示知见,令人认得便觉自心,经生越世,永无间断,乃至成佛也。……唯寂唯知,不变不断,但随地位,名义稍殊。……当知,始自发心,乃至毕竟,唯寂唯知也。(〈中华传心地禅门师资承袭图〉卷2)

 

如果不知不见,便会「愚痴迷惑」,因此假如有这种学人,就要着手想办法「教以圣道,令其永离妄想执着」。(〈禅源诸诠集都序〉)

可见,「知」「见」在学习作用中担当的角色十分重要,由于禅宗认为人自身具有「知见」之本能,故人本来就具有达到顿悟的可能,只要学人弄清这点,知自己本有 之知,就能获得学习自信,也能肯定自己的能力。不论是佛门的教育,抑或是大中小学的教育,我们都应该对每一个学子的本质作正面的认同,在授予知识、协助他们自主学习之余,也要为他们实践所学提供机会,因此 ,「知」「见」是需要并行活用的。单有对「认知」的认同,而缺乏对「认知」的实践,会流于单向灌输,随时变相出现教师权威的发酵;单有对「认知」的实践又欠缺对「认知」的认同,则学子在学习上必无所依据,难以适从,教者卒之变成独脚戏主角;当然,若教者对「人人本有灵知」的 「知」本身已存疑的话,那么所有教育活动,都不过是一场为交易而交易的冷冰冰闹剧而已。

知见活动是学子深层的认识运作,然而,在他们悟道的路途中,老师的角色又是如何?下期对此探讨。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