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社会纷乱 ── 观修的好时机

文:黄彦凤 | 2019-11-08
图:Pixabay图:Pixabay

香港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在过去的殖民政权统治下,加上地理因素,在可供发展的大环境中,经历了数代人的努力耕耘,奠立了繁荣和稳定的基础。在过去,虽也曾经历过经济和疫症等风波,但亦算不上是太频密的颠簸,相比一些遭受战火蹂躏和天灾不断的地方,香港还可说是一块福地。但当大家都习惯了可以预期的稳步生活,习惯了以自己和各自家庭为中心的生活,习惯了不用政治表态也可各各相安的生活,却突然来个翻天覆地的变化,瞬间堕入一个看来是「水深火热」,又令人慨叹「不至于此吧」的境地!相信很多朋友也难免感到错愕!有些朋友因看见或听闻各种事件,而激发起愤怒和仇恨心,有些更生起报复心理,甚至付诸行动,以平息愤怒的情结,亦有很多朋友感到忧心忡忡,而更多的是一种无力感。即使是佛教徒,要达到八风吹不动的境界实不容易,还需时刻对应每一个当下,努力修行。

在共同的环境中生活,我们对于身边发生的事物,很难充耳不闻、视而不见的,尤其是当事物影响着我们的生活范畴时,便更加成为大众日常的话题,欲吐之而后快!我们可以观察到最热门的讨论议题,不少都是围绕着政治立场、阴谋论、抗争行动及交通安排、破坏、经营及失业问题、乃至移民等,分别是心态取向的表达,事实的陈述,和行为的反映。与此同时,各地学者亦留意香港的事态发展,除了政治学家、教育学家、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等等。当社会学家预期现代化和全球化的趋向,会令社会自发性的社群活动和公民参与的意识偏向于离心及日益萎缩时,这边厢却令他们跌破了一地的眼镜,亦随着这一波由众多因缘和合、前所未有的事态,作出各种社会学概念的延伸和发展,如「命运共同体」(community of fate) 和「体面民粹主义」(decent populism)概念等等。

佛说生命和现象的出现是众因缘和合的,如《杂阿含经》中佛说:「有因有缘集世间。」而《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中尊者世友说:「器世界……等物一切有情共业所起。」《成唯识论》亦云:「如契经说,一切有情业增上力共所起故。」而这个「器世界」是指我们身处的世间和事物,是因为我们有共同业力,所以呈现起我们身处在同一世界裏共同生活的情况。而这个由众多因缘和合而现起的生活环境及事物,是我们的共业果报中的依报,是我们依此而生活受用的境。而我们的身体同样是由因缘和合而呈现的,是由各别不同的不共业所成的,是我们各别的正报,我们赖此而有生命的活动。两者的本质都是「无记性」(neutral) 的,意思是呈现出来的结果不是以善恶来定义,而是以引起我们的苦或乐,或不苦不乐的感受来定义的,苦的果报是由恶业所牵引而呈现的,乐的果报是由善业牵引而呈现的,而不苦不乐的果报是由无记业(非善非恶业)所呈现的,是指过去积习的善恶或无记心,以及相应的行为而形成的三种性质的力量(业力)所呈现的。

然而苦乐感受是精神性的,若不是先天条件不足,精神作用在某程度上是可以凭我们的意志力加以调节的。例如在同一个境遇中,感受乐或苦,或不苦不乐,是因人而异的。现时社会上的种种纷扰,对一些人造成很大的影响,但对另一些人则没有甚么影响,是因为在共业环境之中,也有各自的不共业。亦有部分朋友,即使事件对他们的生活没太大的影响,但却形成了心理甚至生理的影响,例如愤恨,忧虑等,而这些情绪是可以透过一些方法调整的,例如转换环境或转化情绪。心理学家发现人在特定的环境,尤其是在极端的环境下,是会产生某些情绪变化而造成身心困局,亦会引发异常极端的行为。

即将来港演说的Dr. Zimbardo 曾于1971年进行了一项心理学史上着名的「史丹福监狱实验」,由该校的大学生同意收取报酬,以随机方式分别获派扮演「囚犯」或「守卫」的角色。实验原定进行两星期,但到了第六天便要中止,他们发现扮演「守卫」的学生在半夜加剧虐待「囚犯」,因为他们以为没有研究人员在看。而这个实验发现人类行为受角色及环境影响,甚至会严重扭曲,做出伤害他人的行为。这情况后来被命名为路西法效应 (Lucifer Effect),以一名天使堕落变成恶魔的故事来比喻好人如何变成坏人。

佛陀教导我们观事物的成住坏空,了解事物的无常性质,以缘起性空观一切事物的缘生、缘灭,不执取事物为不变的实法,明白事情终会改变的,到最后亦会成为过去的。虽然环境可以影响情绪和心态,但环境是其次,心态才是最重要。从佛教的角度看,我们的行为是由「意」推动的。在南传《法句经》裏,佛陀告诉我们心识主导我们的行为,和我们生命的苦乐有着不可分割的密切关系:

诸法意先导,意主意造作。若以染污意,或语或行业,是则苦随彼,如轮随兽足。

诸法意先导,意主意造作。若以清净意,或语或行业,是则乐随彼,如影不离形。

「彼骂我打我,败我劫夺我」,若人怀此念,怨恨不能息。

「彼骂我打我,败我劫夺我」,若人舍此念,怨恨自平息。

于此世界中,从非怨止怨 ,唯以忍止怨,此古圣常法。

这段文字显浅平实,言简意赅,说明在世间人们互动之中,即使受到恶意对待时,也不应怀有怨恨之念,应修安忍以平息怨恨之心,因为怨恨令「意」染污,由这染污的「意」所引起的行为而形成的业力,必会令苦果随之来临。反观恶意对待我们者,其行为也是由怨恨心主导而引起的,行为过后已形成业力,这人将来亦必受苦果之报。只有怨恨平息,才不会引起恶意造作的报复行为,亦不会在将来遭受再一次被报复的苦果。即使被害也不心怀怨恨,是否很难忍,很难做得到呢?且让我们借鉴2006年在美国发生的阿米什校园枪击案。案中一名白人射杀无辜的六至十三岁阿米什女孩,造成五死五伤,凶手其后自尽。行凶者表示,他这样做是为了宣泄久久未能平息的怨恨,加上对生活感到愤怒。当社会对事件产生恐慌,并眼见事件即将引发种族仇恨时,阿米什人选择了宽恕,他们了解到行凶者的家人也要继续生活下去。其后人们议论的重心不在于仇恨或种族分歧,而是如何能做到以宽恕化解仇恨,令大家好好生活下去。由此可见,转化心念是比转换环境更为彻底的方法。

当空气中弥漫着激愤、仇恨和怨懟时,即使是平凡的事实陈述,也会触动敏感人士,令他们产生不自觉的论断(jump to conclusion)反应,让情绪主导了思维。带有强烈恼恨「瞋恚」情绪的思维(意)亦主导着身、语的行动,偏向于负面。无论思维(意业)和由此而发动的语言(语业)或行为(身业),如果带有「恼恨」心,便会在第八识(藏识)中熏染成本质属于瞋心性质的瞋、恚、忿、恨、恼、害等的烦恼种子,成为了我们的恶业种子,能引未来苦果,在生命中呈现起苦的境况而活得不安稳。

「意」是我们心识的部分。佛教强调心的修习,令真智开启,才能超脱纯大苦聚集的生命,才能超越轮回,到达智慧的彼岸。若我们以大乘菩萨道乃至佛道为学习目标,更是以大悲为根本,更应悲愍一切众生,无论这些众生有没有恶意对待我们,我们都不要让恶性的瞋恨种子植入我们的识田,反之,我们何不顺着这个缘,找紧这个机会,让大悲种子在我们的识田中加倍增长和植根更深?这并不是不重视社会道德和法则用以惩治犯法者,而是明白惩治是社会生活的所需,但实则是惩治的同时,我们对加害者和受害者均应施以平等的怜愍,而不是恼恨任何一方,因为他们都一样是在因果轮回中迷失的众生,堕进了冤冤相报的循环困局裏。

一切都是由心策动,所以修行主要以修心为根本。惠敏法师在《戒律与禅法》中,分析大乘菩萨道的持戒过程中,被定性为犯戒时所持的心态,其中属于染污性违犯的,是以恨心占大多数,在四重四十三轻戒中,有十九条的违犯是由恨心而起的,是其他染心的数倍,可见恨心的猛利!因此我们需时刻省察我们的心,以宽恕和大悲取代恼恨。虽或未能凭一己之力转化社会的暴戾之气或人们的恨意,皆因仍有他人之间的共业和不共业的势力存在,然而,发自自心的观修,对治自心烦恼的滋长,已能令我们的修行更加着力、更胜于前。

 

 

 

参考资料

《杂阿含经》五十三经

《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卷二十一

《成唯识论》卷二

Mudde, C. (2007). The Populist Zeitgeist.

Zimbardo, P. (2007). The Lucifer effect: Understanding how good people turn evil.

Nichols, Michael P. (2009). The Lost Art of Listening: How Learning to Listen Can Improve Relationships.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