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神奇瑰丽的藏传佛教艺术宝库──四川塔公寺

侯松蔚| 2010-08-11
塔公寺外观塔公寺外观
莲花殿中的莲花生大士像莲花殿中的莲花生大士像
莲花殿中的宗喀巴大师像莲花殿中的宗喀巴大师像
觉卧佛像觉卧佛像
悬于觉卧佛旁的八思巴脚印悬于觉卧佛旁的八思巴脚印
文成公主的自生千手观音像文成公主的自生千手观音像
千手观音殿中的巨型铜像,右下方为传说曾流甘露的释迦像千手观音殿中的巨型铜像,右下方为传说曾流甘露的释迦像
色彩鲜艳的壁画──无量寿佛(阿弥陀佛的报身相)像色彩鲜艳的壁画──无量寿佛(阿弥陀佛的报身相)像
萨迦派皈依境萨迦派皈依境
普明大日如来,周边有众多本尊环绕普明大日如来,周边有众多本尊环绕
 
 
文、图:侯松蔚
 
  四川省甘孜州康定县的塔公乡,位处海拔三千八百多米的草原上,距离成都市约四百公里,交通不甚方便,但近年却越来越多佛教徒到此地朝圣。
 
塔公圣地
 
  塔公地形呈吉祥的半月形,四周环绕着文殊、观音、金刚手和绿度母四座神山,更能眺望着名的雅拉神山(bZhag Bra Lha rTse)。据讲居于此山的木雅护法(Mi Nyag)原为唐代文成公主入藏时的护驾将军,后得观音菩萨授予菩萨戒,成为护法。这座神山及护法在藏区有着重要的地位,藏传佛教四大教派均有供奉。[1]
 
  雅拉神山也是修行的圣地,上有数百个大大小小高僧留下的闭关山洞。山裏有很多温泉,在泉中洗浴可以消除业障云云。另外还有许多的湖泊散布在山中各处,从前有一位洛钦哲宁波车,[2]一次他要带着弟子走进其中一个湖里,交代弟子必须把眼睛闭上,直到获准睁开爲止,然后师徒二人共同骑着一匹马出发了。弟子只听见流水声,不知走了多远才停下来。宁波车嘱弟子坐在原地不要随便走动,弟子则听到周围有很多天女的声音,又传来优美的乐曲,好像在欢迎宁波车到来。弟子不能开眼,只好伸手四处摸索,没摸到什麽,却发现地上全是沙子。他心中奇怪,顺手抓了几把放入怀中。宁波车回来后,师徒二人又骑马回到了地面。弟子睁开眼,吓然发现自己怀中的「沙子」全是金子!他们两人前往湖底的路线变成了一条白线,至今仍清晰地留在湖中。[3]
 
融合汉藏建筑风格的塔公寺
 
  塔公当地有一所塔公寺,是享誉全藏的着名寺院。塔公寺藏文全名「具德天悦见解脱成满心愿洲」(dPal Lha sGang mThong Grol bSam Grub gLing),属于萨迦派(Sa sKya Pa, 俗称花教)俄尔巴支派(Ngor Pa)的寺院。「天悦」即塔公,也就是当地的地名,乃藏语Lha sGang的音译,而Lha sGang又是Lha dGa’的音变,意谓「本尊天欢喜」(本尊天是密宗对觉悟者的总称)。以前从印度来的一位高僧,调伏当地的妖魔,并爲寺院加持开光。其时诸佛菩萨当空现身,欢喜赞叹,天空中传来「Lha dGa’、Lha dGa’」的声音,此地因而得名。[4]由于寺内供奉及珍藏了多种圣物,能进入参拜即可获大功德、不堕恶趣,故称「见解脱」及「成满心愿」。
 
  汉人喜欢平衡,所以汉式寺院内的建筑物一般都是左右对称的,但藏式寺院则不尽然,许多都是按照地形不规则兴建。而塔公寺的布局是对称的,它由一度长长的红色围墙划出寺院范围,围墙中央由两扇大门构成正门,[5]刚从大门进入,即可见两座偏殿:莲花殿及成就塔殿分立于左右两侧。前者供奉莲花生大士(Padamasambhava, 将密宗传入西藏的第一位祖师,具有很大的神通力)各种化相;后者则供奉了多座佛塔,其中位于正中央的就是成就塔,相传是由印度的一位大成就者以神通令其从海中升起而成,塔内还藏有他的檀香木手杖。据说他因为在禅定中发现塔公是观音菩萨加持的圣地,特地将自己的手杖抛上天空,一道虹光闪过,手杖已从印度落到塔公寺。该寺的前住持功德海堪布(mKhan Po Yon Tan rGya mTsho,堪布雍殿嘉措)说,以前还可听到成就塔传出海螺的声音,但现在已不复听闻了。[6]

  以上两座靠近大门的偏殿中间,有一条短而宽的直路直通大殿,大殿左右两旁又分别有千手观音殿及觉卧佛殿,此三者均为五层,乃塔公寺的主建筑,全属典型的传统藏传佛教寺院规格──主体是西藏碉堡式建筑,远看仿佛是一幅高而阔的方型巨墙,予人稳重、沉厚的感觉;屋顶则是汉化的歇山顶,某些建筑构件如斗拱、瓦当也是汉式的。这是汉藏两个民族长期接触、交流下,文化融合的表现。而这三座殿碉楼部分和瓦顶的颜色各不相同,相映成趣,别具特色。
 
传奇的「觉卧佛」
 
觉卧佛殿为白色碉楼,红色瓦顶,内里供奉了被尊称为「觉卧」(JoWo, 意为至尊)的佛像,此尊释迦像的原像传说是在佛世时,按佛陀身相打造的,后来从印度送到中国。唐朝文成公主下嫁藏王松赞干布,唐太宗嘱其把佛像当贺礼带往西藏。公主一行人途经塔公时,佛像突然无法移动,并开口说话,表示此地乃一块佛地,不愿离开。由于父皇之命不可违,文成公主必须要带此像到西藏,遂命人于当地收集金沙,马上制造一尊仿制品。虽然金沙的数量只足够造完下半身,佛像的上半身却在一夜之间自己完成了。这尊殊胜的仿制品代替原像留在塔公,原像才愿意离开,后来原像被送到现今拉萨的大昭寺,被视为世界上最殊胜的佛像。参拜这两尊佛像的任何一尊,功德无异无别,均如礼拜佛陀本人一样,这也是塔公寺又称「小大昭寺」的原因。未具足因缘前往大昭寺的人,可以来塔公寺代替。据讲十世班禅大师甚少朝礼佛像,但到了塔公寺还是恭敬地顶礼觉卧佛,其功德可想而知。[7]
 
  文成公主到达拉萨后,松赞干布下令修建108座寺门面向汉地的寺院,塔公寺正是第108座。寺院围绕着觉卧佛兴建,因为觉卧佛坐落的位置是祂亲自选定的,也就是祂当年表示不走的地方,所以是建筑物迁就祂,而非祂迁就建筑物。据说,塔公寺地下是龙宫所在,觉卧佛的位置下面可直通龙宫。[8]
 
  觉卧佛是典型的藏式佛像,双眼呈现出眼窝较深、鼻梁修长的印度人特征。此像本来应该与大昭寺的觉卧佛一样,最初是化身相(披三衣的僧相),后来被加上五佛冠及天衣,成为报身相。其五佛冠为黄金色,两边垂下五彩飘带;锦绣天衣以金色为主色,上有彩色缤纷的藏式刺绣花纹以及孔雀石、天珠、珊瑚等宝石严饰。整尊佛像金碧辉煌,瑰丽夺目,充满王者气派,这正是藏传佛教表现佛陀的尊贵的常用手法。
 
  觉卧佛在文革时期遭到破坏,双手被砍,也流失了部分装脏物。[9]后来,佛像被修复,但怎样把祂放回原位却是一大难题。当时工匠苦恼地把祂移来移去,当移到某一处时,觉卧佛突然眨眼,工匠便惊喜地知道放对地方了。这件事是该工匠对功德海堪布说的,他发誓自己所言千真万确。值得一提的是,修复觉卧佛时,功德海堪布把一个噶珠派(bKa' brGyud Pa, 俗称白教)祖师那诺巴(Naropa, 1016-1100)用过的金刚铃装脏到佛像里面。法铃呈金黑色,堪布还说曾见过它放光呢。
 
  供奉觉卧佛的佛龕的左手边,开了一个窗口,善信可以透过窗口顶礼觉卧佛的双足祈愿。离这窗口不远的柱子,悬着一块石头,上有萨迦第五祖八思巴(‘Phags pa, 圣者。法号智慧胜幢bLo Gros rGyal mTshan, 1235-1280)以神通留下的脚印,据说成就者或有福缘者可以看到脚印放光或化现本尊。[10]
 
两尊殊胜的千手观音像
 
  另外,在觉卧佛的左后方,供有一尊泥塑的千手观音像,是由文成公主收集汉藏各圣地的水土放在一起后,自然生成的。现在见到的也是于文革受损后经修补的塑像。[11]此像具有十一面,在头上分五层叠置,下三层各有三面,皆寂静菩萨相,代表化身观音菩萨;第四层为一蓝色忿怒明王面,代表报身金刚手(大势至菩萨的忿怒相);最上一层乃红色的阿弥陀佛面,代表法身佛。十一张脸之中,最下一层中间的是根本面,其眼睛、眉毛修长,比较接近汉地绘画中的人物面容,和其他大部分带有印度风格的藏式佛像不同。这种多面的千手观音像,佛经内有明确记载,在汉地也有这种造像,但人们比较常见的,似乎还是只有一面的千手观音像。[12]
 
  位于大殿左边、1997年新建的千手观音殿,碉楼和瓦顶都是黄色,里面供奉了一尊约10米高的巨型千手观音像,乃全藏区最高的观音像。[13]功德海堪布于其内装脏了一尊古制的一面二臂圣观音像。千手观音像的右前方供奉了一尊头部会流出甘露的释迦牟尼佛像,由一个古旧的玻璃箱罩着。[14]
 
  于千手观音殿及觉卧佛殿的前方都有一口井。靠近前者的一口供日常饮用;靠近后者的一口则是观音菩萨为住处被塔公寺覆盖的龙王所开的窗口,平时闭门深锁,其井水只用于供佛。据云以之涂擦病人患处,可以「水到病除」。[15]
 
  至于位处中央的大殿,主体碉楼为红色,瓦顶则是黑色,殿内供奉了佛陀及萨迦派的祖师。大殿的第二层为该派活佛的房间,房内供有两尊小释迦牟尼像。一尊曾经开口说话;另一尊曾于文革时被人试图砍头,然而刀一砍下,佛像的脖子竟然流血,把那人吓跑了!此两尊殊胜的佛像平日并不对外开放,也不多人知道祂们的存在。[16]幸好笔者参拜寺院的那一天,刚巧有一位萨迦派的宁波车来到,该寺的现任主持大宝堪布(mKhan Po Rin Chen,堪布仁千)才让我们入内膜拜此二尊佛像,并接受宁波车的加持。
 
独具特色的西藏佛画
 
  塔公寺各殿的墙壁都绘满了佛像壁画。西藏的佛教绘画,色彩丰富,鲜艳亮丽;线条精细洗链,构图细致复杂,连尊像的衣袍、严饰、背光、台座都有入微的描绘和花纹。这与汉地色彩柔和、线条灵巧、构图简洁(甚至有时画意不画形)的风格迥然不同。再者,汉式佛像一般都比较人间化,把佛菩萨画得像一位有血有肉的人,其容貌、衣物乃至背景都较写实,这很大程度上是出于艺术家的创作;藏式佛像则严格依据经典所述,描绘出佛菩萨的理想形像,画师不得加入太多个人想像。因此,西藏的佛像面容与真人有距离,甚至可以说是卡通化了;身体颜色通常是白、蓝、黄、红、绿的其中一种,这五种颜色代表该尊格所属的佛部或所主事业等,[17]但都是真人不可能有的肤色(汉地除有时把佛像画成金身外,泰半是画成人的皮肤颜色)。至于背景,藏式佛画是不太注重的,只是以有点抽象的艺术手法,画出象征式的山水、云朵,点缀一下画面。
 
  塔公寺是属于萨迦派的,但寺院内的壁画却充分体现了「利美」(Ris Med, 不分派别。这是近代藏传佛教特别提倡的)精神,除了画有藏传佛教四大派(宁玛、噶珠、格鲁、萨迦)的祖师像外,还有各派「皈依境」。所谓「皈依境」,是指行者修法或念诵时,观想自己教派所属的一切三宝(佛、法、僧)及三根本(上师、本尊、护法)云集的画面。当然,佛菩萨、本尊、护法本身没有教派之分,但不同教派主修的佛菩萨、本尊不同,每一派各自和不同的护法有缘,而各派的祖师更不一样,所以不同教派的皈依境都有差异。
 
例如萨迦派观想自己的根本上师为宣说密法的法身佛──金刚持(梵文Vajradhara, 藏文rDo rJe ‘Chang),所以皈依境中央的是金刚持;萨迦派的核心教法「道果」,是依《喜金刚续》及相关释论建立的,故本尊部份以喜金刚为主尊,其他本尊如大威德金刚、普巴金刚,则围绕着喜金刚;护法以与喜金刚关系密切的金刚帐怙主为首;上师则是萨迦派的创派祖师「萨迦五祖」及其后的历代重要祖师。
 
而格鲁派(Gelugpa, 俗称黄教)观想自己的根本上师为宣说一切显密教法的本师──释迦牟尼佛,故祂位居皈依境的中央;本尊群中以大威德金刚为主,喜金刚、胜乐金刚、密集金刚等围绕,原因是此派创派者宗喀巴大师(Tsong Kha Pa, 1357—1419)被视为文殊菩萨及大威德金刚的化身;护法以与宗喀巴大师特别有缘的六臂大黑天(观音菩萨的忿怒示现)为首;上师则是宗喀巴师徒等。
 
每一派的皈依境都是过百位圣者的大堆头会集,修行者要按这种在藏语称为「集会式」的画面观想;除了皈依境外,其他壁画都经常在主尊周围画上本尊的眷属,或其他本尊、护法、祖师等,有时可以多达数十位(通常身体比主尊小)。其中某些作品与皈依境一样,圣众密密麻麻地布满整个画面,加上多数藏式佛画只是二度空间,形成庞大而充满压迫感、令人眼花撩乱的构图。这又再显示了藏族纷杂和汉族简约的画风差异──在汉地,像这样密集的画像并不多见。即使有描绘佛菩萨集会的作品,画面处理也不会令人有太拥挤的感觉。例如受到吐蕃艺术影响的张胜温(宋)、丁观鹏(清),分别创作了包含众多尊格的《大理国梵像卷》及《法界源流图》,但人物之间还是留有空间并有山水间隔,或以比较接近三维角度的笔法表达层次和距离。
 
众多圣物与传说
 
  塔公寺内还珍藏了其他珍贵圣物,包括迦叶佛(过去七佛之一)的佛牙舍利、八思巴赠与该寺的鎏金铜佛、由空行母(女相护法)送来的法螺以及许多萨迦派的典籍,还有十世班禅、已故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的题字。寺院外围设有二百多个大小转经轮,闪闪发光的金色轮身上刻梵文六字大明咒(观音菩萨的真言:唵嘛尼叭咩吽om mani padme hum),很是庄严。[18]以前当地有一户人家,欲宰杀家中的一头猪,怎料那头猪居然一大清早跑去塔公寺绕着经轮转圈,并随着到寺修行的老人家念念有词。老人们休息时,猪亦跟着休息,天天如是,主人也就不杀它了。这样过了六年,那猪便自然寿终往生。[19]
 
  于塔公寺另一方的山上,矗立着一座佛学院。其全名为「康定佛教显密讲修兴隆州」(Dar mDo Khams Thub bsTan mDo sNgags bShad sGrub Dar rGyas gLing),俗称「塔公佛学院」。由曾于塔公寺修学的宁玛派(Ningmapa, 俗称红教)高僧佛教法称宁波车(Thub bsTan Chos Kyi Grags Pa Rin Po Che. 土登曲吉扎巴宁波车)倡建。宁波车当年一直拿不下主意应否在此兴建佛学院,其时正好有一只乌鸦口衔哈达天降来迎,[20]他便下定主意了。由于资金不足,宁波车带领僧众引来河水,共修水供,[21]其后经济问题果真解决了,顺利建成佛学院。[22]
 
  塔公的神验故事很多,当中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附会,不得而知,但视为趣闻一听无妨,而塔公寺的佛像、壁画都具有很高的宗教内涵和艺术价值,十分值得参访。想来朝礼这个圣地的话,可以先到成都,再转乘出租车或定期的旅游巴士。车程需要十多个小时,一般都要分两天前往,中途大概会停留于有美人谷之称的丹巴暂住一晚,也许你会在这趟旅程中写下另一个美丽传说呢!
 
 
 
 
参考资料
1.          《塔公寺简介》(塔公寺印制之单张)
2.          Marylin M. Rhie着,葛婉章译。《藏传佛教艺术的美学、年代与风格》。台北:时广企业有限公司,1998。
3.          于小东。《藏传佛教绘画史》。南京:江苏美术出版社,2006。
4.          山口瑞凤着,许明银译。《西藏 (上)》。台北:全佛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03。
5.          扎雅‧罗丹西绕着,谢继胜译。《西藏宗教艺术》。西藏人民出版社,1997。
6.          王家鹏主编。《藏传佛教唐卡》。香港:商务印书馆,2003。
7.   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网页:http://www.yy-sc.com/htmls/jdll/jdll13.htm
8.          四川旅游网:http://www.57go.com/sichuan/Html/2004218154040-1.html
9.          全佛编辑部编。《西藏的寺院与佛塔》。台北:全佛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01。
10.     杨建吾。《康藏佛光》。成都:巴蜀书社,2004。
11.     蔡东照。《神秘的印度唐卡艺术》。台北:艺术家出版社,2003。
12.     郑鸿祺等着。《密教艺术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二)》。台北:金色莲花,1997。
13.     谢斌。《西藏夏鲁寺建筑及壁画艺术》。北京:民族出版社,2005。
14.     罗绒。《藏族科技》。成都:巴蜀书社,2003。
 
 
作者简介:
  侯松蔚,香港中文大学教育学士、文学硕士;香港能仁书院佛学研究中心客座助理教授;香港显密弘法中心董事暨法务总干事;佛教法光中心副会长;香港噶陀光明法洲副会长;香港康囊佛学中心顾问;萨迦大悲圆满佛法中心顾问;香港佛慈慈善基金佛学顾问;贝斯林金刚乘(香港)佛学会干事;阿弥陀佛关怀中心(香港)编辑委员会主席;Lhasey Lotsawa Translations 成员。曾任佛教刊物编辑,现为佛教媒体工作者及专栏作者,长期从事与佛学有关之粤、普、藏语文翻译,并于若干佛教团体及学术机构教授藏文。
 
 
 
[1] 塔公佛学院学生哈乓宁波车(Lha ’Bum Rin Po Che)口述;另见杨建吾:《康藏佛光》(成都:巴蜀书社,2004),页118;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网页:http://www.yy-sc.com/htmls/jdll/jdll13.htm
[2] 宁波车,藏语Rin Po Che,字面意义为「宝」,常用以尊称高僧。
[3] 塔公寺前住持功德海堪布(mKhan Po Yon Tan rGya mTsho,堪布雍殿嘉措)口述;另见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网页:http://www.yy-sc.com/htmls/jdll/jdll13.htm
[4] 杨建吾:《康藏佛光》,页116;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网页:http://www.yy-sc.com/htmls/jdll/jdll13.htm
[5] 汉地的山门一般是在一个牌坊下分开三个门口,据说原称「三门」,象征佛法所说的「三解脱门」(三种禅定境界:空、无相、无愿)。这种规格的大门在藏式寺院是没有的。
[6] 塔公寺前住持功德海堪布口述;另见杨建吾:《康藏佛光》,页118;《塔公寺简介》(塔公寺印制之单张)。
[7] 塔公寺前住持功德海堪布口述;另见《塔公寺简介》;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网页:http://www.yy-sc.com/htmls/jdll/jdll13.htm
[8] 同注3。
[9] 装脏,又称入脏。藏传佛教的佛像一般都是空心的,让上师按照密宗仪轨放入舍利、经咒、圣物、具有吉祥意义的香料和谷物等,增加佛像的加持力。
[10] 塔公寺前住持功德海堪布口述。
[11] 同注10。
[12] 记载十一面千手观音形像的经典,例如有《大乘庄严宝王经》:「归命莲华王,大悲观自在……示现百千臂,其眼亦复然,具足十一面,智如四大海。」(大正藏,No. 1050,p0048c) 但某些千手观音的典籍如《千眼千臂观世音菩萨陀罗尼神咒经》(大正藏,No. 1057),则没提及菩萨有多少张脸,因此只有一面的千手观音像也可以说是如法的。
[13] 杨建吾:《康藏佛光》,页117;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网页:http://www.yy-sc.com/htmls/jdll/jdll13.htm
[14] 同注10。
[15] 塔公寺僧人口述;另见杨建吾:《康藏佛光》,页116。
[16] 塔公寺现任主持大宝堪布(mKhan Po Rin Chen,堪布仁千)口述。
[17] 所属佛部:密宗把诸尊分为五个族群,中央佛部白色,东方金刚部蓝色,南方宝部黄色,西方莲花部红色,北方事业部绿色。不同佛部、不同颜色有不同意义,其中一种意义是代表该尊格的愿力重点和所作事业不同──身白色者代表息灾(消除内外障碍),蓝色代表调伏(降服邪恶),黄色代表增益(增长世、出世功德),红色代表怀爱(摄受有情),绿色则是综合上述四者。
[18] 杨建吾:《康藏佛光》,页117;《塔公寺简介》;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网页:http://www.yy-sc.com/htmls/jdll/jdll13.htm
[19] 同注10。
[20] 藏人视乌鸦为护法大黑天的化身;哈达(Kha bTags)是藏人传统上用以表示尊敬或欢迎的长绢。
[21] 水供,密宗的一种修法,以真言、观想加持清水化为无量供品,供养诸佛菩萨以累积功德。
[22] 以上为塔公佛学院学生哈乓宁波车口述。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