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禅修并非只是一种减压的技巧:法光法师讲座节录

文:麦农   图:慈山寺| 2017-03-20
慈山寺及香港中文大学禅武医心智健康研究中心合办的「禅.生活应用研讨会」,首日出席的与会人士包括:主持倪启瑞居士、法光法师、洞鈜法师、德建禅师慈山寺及香港中文大学禅武医心智健康研究中心合办的「禅.生活应用研讨会」,首日出席的与会人士包括:主持倪启瑞居士、法光法师、洞鈜法师、德建禅师

无论西方或华人社会,许多人把禅修从宗教信仰中抽离,将它视为一种能够调理身心,有助减压的应用技巧。无可否认,这种做法具有一定的价值。然而,法光法师在出席慈山寺及香港中文大学禅武医心智健康研究中心合办的「禅.生活应用研讨会」时,表示禅需要融入到生活的整体当中。

法师以「禅的生活」为题作出开示,指出如果将禅修从生活的整体中孤立,简化成一种应用技巧,这既无法显示禅的本质,发挥它的效用,甚至可能引发负面的效果。

错误表述而产生的谬误

法光法师先从语言本身剖析,「禅的应用」这种表达方式不精确,容易使人产生对禅的误解,以为禅和生活是两种不同的范畴。法师强调:「禅与生活的整体是无法分开的,如果把它从生活中抽离,这不单失去了佛教禅修的真实意义,而且无法发挥它的真正效用。」

法师以「佛法的应用」作类比,来剖析这种表达方式的不精确。「提倡佛法与佛法的应用理应值得随喜与赞叹,但若过于强调佛法及其应用这两种范畴的话,会使人误解佛法的本质。这种表述方式好像蕴含了佛法中有些是纯理论的,而有些则是可拿来应用的。事实上,佛法的本质是为人的离苦得乐而开示的,所以所有的佛法都是应用的佛法。」

同样的道理,「禅的应用」这种表述方式也不太恰当,它似乎将禅修从生活的整体中抽离。法师指出禅与生活的整体是无法分开的,「禅修就是生活,要把它融入到生活的整体中,不应该把它从生活的整体中孤立起来『应用』,变成是一种机械性的技术。」

从生命的整体修习禅修

禅修应该是佛法的禅修。若以传统术语来表达的话,它便是戒定慧之中「定」,换言之「戒定慧裏头的『定』才是真正佛教裏面的禅修,从这三者中孤立出来的禅修,不可能是佛法所开示的禅修。」当然这不表示法师抹煞从戒定慧中孤立出来的禅修之效用,他只是想强调:「如果要谈佛法的禅修,那么便是戒定慧裏的定。」

谈到戒,总会令人将它与五戒、十戒等划上等号,或是令人联想到来自权威的神所下的道德规范。「佛教是人文的宗教。『戒』在佛教裏头,并不是种道德教条。」那么,甚么是戒?法师表示:「戒的根本意义并非是指戒条的奉行,而是真诚的佛子依据佛陀的开示,来决定他的生存意义及最后目标,并以佛法作为他言行的定向座标,继而随顺而行。」法师对戒的理解,乃沿袭玄奘法师对「戒」的诠释。「玄奘法师把『戒』翻译成『本性』。持戒是指在『最终目标』与『定向座标』的基础上,逐步地开发人本具的德性。换句话说,戒就是以佛法为基础,在生活的行持中,发挥人存在的本具德性。」

禅修是指戒定慧中的「定」,而定是在戒的基础上,并以慧为目的。换句话说,禅定必须是以戒为基础,以慧为目标,禅定才有它的真正意义。「定有它整体性。它以生活作为基础,引发最终目标——超越生死的慧。要超越生死的智慧,就要修禅定。」法师进一步补充:「在这样依法而随顺于本具德行的开展过程中,必须把整个人的精神能量统一起来,这个就是定。」因此之故,定的修习必须从佛法的整体去谈。这点除了在戒定慧三学可以得知,从八正道、五根、六度也能够看出。

法光法师:「禅修就是生活,要把它融入到生活的整体中,不应该把它从生活的整体中孤立起来『应用』,变成是一种机械性的技术。」法光法师:「禅修就是生活,要把它融入到生活的整体中,不应该把它从生活的整体中孤立起来『应用』,变成是一种机械性的技术。」

禅修须融入修行的整体

禅修必须融入佛法的整体,才是佛教的禅定。不过,近年无论西方或华人社会,都出现一种现象,就是把禅修从修行的整体中抽离,将它化约成一种减压的技巧。这种去除宗教成分的做法,确实会让禅修更受普罗大罗欢迎。然而修禅是否可以只谈技巧,不谈佛理呢?

法师不否定禅修的减压作用,亦肯定「这样对普罗大众的心理治疗起相对性的帮助。」不过他觉得「从修行的整体中抽离」的禅修会带来负面的效果。至于「负面效果」为何?法师继而开示道:「禅修是一个心理、灵性体验与潜意识呈现的过程。如果我们认真修习,一段日子后我们的内心可能会浮现出负面的情绪。这主要是因为我们开始能够进入潜意识裏头,体察自己的本性及过去所抑制的负面经验。」法师用水的沉淀过程来作譬如,「譬如一杯水,我们要待它沉淀后,才能看到水中的肮脏物质。」同样的,禅修可让杂沓的念头、纷乱的思绪沉静下来,「于是我们便能觉察内心的负面情绪——贪、瞋、痴。当这些东西呈现时,如果我们没有妥善地去处理,便会出现我所谓的『负面效果』。」

要妥善地处理,必须把禅修放在修行的整体性。法师语重心长地说:「修行的过程不如我们想像的那么美妙、理想,其进程也并非是直线型的每天都在进步。如果从佛教的观点来看,我们知道贪瞋痴的负面情绪是正常的,但是我们也应该相信只要透过修习佛法,善知识的教导,便可以超越这些困境,这便是所谓的『整体性』。」

不过,法光法师的这种想法,并非「等于说修禅,就非得信仰佛教或成为佛教徒不可。」他想表达的是:「想要『彻底地』解决心灵问题的人,想要提倡佛法的禅修,要以佛法的教义利益于世的话,就应该要对修持者强调引发人内在的宗教感。」这裏的「宗教感」并非局限于信仰现有的任何宗教,而是一种对「人生困境而引发的积极反应」。「如果不强调宗教感,便无法意识到人的困境,而做出积极的反应,追求人生的意义与目标。如果没有发挥人的内在宗教感,强调禅修的技巧,虽然也有它的好,但同时也会产生一些负面效果。」

希望您喜歡我們的文章,歡迎 按此捐款,支持佛門網,繼續為大家提供精采的內容。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