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1佛诞节-Ads

禅修再感悟

第286期明觉   文:梁宝山| 2012-10-03

2006年1月

有关内观禅修,去年的模达纪事已有述及。没有满天神佛,更不用诵经,禅修中心只是几所平平无奇的村屋,从火车站搭乘约四十分钟公车,在一个只有数十家小店的村镇下车,沿着初开的桃花和枇杷树一直走,绕过植有竹树的小溪,道旁躺着一只仅能辨认出是猫的腐尸,铺着苍蝇。生灭与无常,哀矜勿喜。拖着两件行履过了桥,便是禅修中心了。几棵樱花树迎在路旁,而头一棵的位置就是这活动范围的边界。这十天不能与外界接触(包括不能打电话、书写工具和书籍得要没收)、恪守禁语、完全的静默,包括任何的肢体语言,除了向老师请益和向事务长解决生活必须的问题。没有文字,读书人像缴了械,心不能再往外攀缘,就只得往内跑,展开心灵旅行,从每天凌晨四时起,直到晚上九时三十分方休(每天静坐十二小时)。在禅修期间的一举一动,都是很有规律而且是必须,吃饭(过午不食)、洗澡、洗衣服和上厕成了惟一的「娱乐」,久没有洗晒的毛衣,就是在这几天洗的;然后你会留意到,原来每天需要喝多少的水吃多少饭;大肠的蠕动会告诉你上厕的时候,弓在蹲厕上,你久没有与身体和粪便如此亲近,长长的一尾完整无缺的躺在胯下,你会想起是那口饭的余剩,自然的循环。

年前突然发心参禅,除了是朋友推介的因缘之外,主要还是因为显之于身上的无明作动。无端的痕痒了三、四个月,夜不成眠。西医说是皮肤敏感而中医说是风「瘫」。最后要找到顺势疗法的医师和服用了好一阵子微量疪霜,才好转过来。然而痕痒是一种很吊诡的病,它既是病症又是病源,你无法摆脱骚痒的心瘾的话就只能越搔越痒,永无逃境,是无明的最佳体验,也是贪和嗔的即时惩罚。

十天里的头四天是观息,逐渐远离妄想而只观察呼吸;到了第六天才开始内观,观察身体上下,课程依录音指示而行,约八十人在禅堂内面着同一方向席地而坐,老师坐在前方的台座上,控制录音声带的播放,也即是控制静坐的步骤。第六天以后,会要求学员要能坐上一个小时完全不动。这些年来以freelance方式维生,常年维持着一心几用、一眼关七、思前想后。这下子要把心不断的拉回当下,既不能回到过去(反省、后悔、懊恼……),也不能计划将来(明天、下个月、一年后……),简直是对症下药。观息的头两天,日来的妄想和夜来的梦,把台北和台南的旅程不断重温,历历在目;等这些近因都落定了,益发深远和根本的欲望和回忆才浮现。而这下子照见的,除了食和性之外,思念得最多的依次是我妈、爱人、过年之后要搬的新房子和艺术。许许多多奇怪的念头不请自来,有的是自己久远之前说过的话、做过的事、遇上过的人、看过的电影。有一天晚上做恶梦,梦见自己在独立媒体的友伴之中(游行乎?),手臂突然被割破了一大个洞,血涌如流,我想呼唤我的同伴,然后便被自己的叫声吓醒,再急急的又卷回被子里怕吵醒其他睡在通舖上的室友。又有一天下午静坐,觉得自己在吃饭,好好味啊!口张开了作吞咽状,才猛然想到己刻下正盘着双腿在禅堂,不由的失笑起来,而其他千奇百怪的绮梦就更不在话下了。

坐着一小时不动听来像没有甚么大了。然而要你认真的坐下来,便会发现平日身体原来是会不断的因应习性的自我调整,搔痒、摇动、转换姿势──而当这些都被禁止以后,最直接的生理反应就是痛。越是痛,下意识就越想逃避,逃避不得,便对痛的感觉产生反感,恶性循环(无明)。没有唱诵(念咒、诵经)、观赏(幻想神明的形想),内观训练要的是手空空,无一物,平白地独自体味身的感受和心的实相。一念就是一念、一动就是一动,无遮无掩的摆在你眼前让你昭然看见。看见了以后,就要学习把感受割离于心理的自动反应──痛=苦、舒畅=悦(signifier- signified)。把所有感受停留在单纯的(身体)感受──而已,(心)不予置评,于是──痛=痛、舒畅=舒畅(empty signifier)──而已。去年我没有能坐到一小时,腿就松了,觉得痛竟是成了恒常,虽然成功把痒感与不悦割席,便就接受了生的苦是应当的,仅此而已。而这次做内观的头一天,我使尽了全身的气力强迫自己坐下去,在极度的麻与痛之中体味痛的细腻如何在体内流转,从一边的大腿上移到腰盘、又转移到另一只大腿、不断的生起灭去。最后痛虽是依然,心却片刻片刻的去除了苦念,然后是一阵清凉──啊!原来是这如此这般。随即痛楚又再转回,一个小时的身心交战,等待只会让人痛苦,以忍受的方式来勉强维持不是正确和「有效」的办法。在苦苦等待钟声的两天之后,才渐渐搞通了惟有是保持立于当下实相,以无待取代平日有待的时间观,不向未知的将来(和已然的过去)作任何判断(「大概只有五分钟吧!三分钟吧!快敲钟了!」),才能让心客观平静的观察身体感观。上次禅修,老是看轻眼前光坐着的老师,以为她就只是个录音控制员而已。这回在挣扎之间偷眼看老师,总是纹风不动的就只是坐着,面露祥和之色,才明白这已是胜过千言万语的教导。在这转念之间,初尝与感官割席而坐,便是这次禅修的得着。

(本文蒙作者授权转载,为原题〈禅悟再感悟 祝新春快乐〉一文之节录;原载于梁宝山着:《活在平常》,香港:Kubrick,2012年6月出版。)

延伸阅读:

小西:〈活在平常〉,「开卷望月」专栏
梁宝山:〈活在平常的创作、修行与政治︰ 《活在平常》新书发布会〉,梁宝山网志「艺文.三昧」,2012年6月。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