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禅修与我

文:潘秀娉 | 2014-12-10

初学禅定时就像学习其他事情一样,过程都不离认识、了解和实践。然而禅定就是禅定,生活就是生活,除了尽量每天抽出十五、二十分钟坐禅之外,习禅并不影响我的生活,更难谈得上对我的生命有任何意义。

掉举是我习禅早期最大的问题,几乎每一座禅都是在呼吸和掉举之间进进出出,同时又要尽力令自己心境平和,不会烦躁和气馁。虽然勉强坐完十五分钟,但每一座禅都如同缝缝补补过无数次的破衣服一样,无法令人生起喜悦。禅修的好处我还未能体会得到。 不过坚持很快带来收获。掉举的情况减少,虽然代之而起的是昏沉的毛病,但只要选择合适的时间禅修,以应付掉举那样沉着应战,禅修时亦经常体味到清净、安祥和神清气爽的感觉。

睡眠情况比以前更理想,杂念减少,读书时精神亦较容易集中。虽然还不时胡思乱想,生起贪念和作无意义的白日梦,又喜欢评论别人的行为,自以为是;但心中已减少了恶意,多了一份醒觉。这份醒觉经常把我从无益的思绪中拉回来,提醒自己这样不单浪费时间,还会让杂念无止境地滋长,如同野草一样覆盖心灵,妨碍它生出美好的果实,对心灵的培育有害无益。

这份醒觉有时亦会在不知不觉间发挥作用,使我能不受情绪影响,专注于当下面对的事情。有一次在言语间和上司龃龉,上司情绪失控,开始在我面前发脾气,说了一些不顾我感受的说话。我端坐在她面前,冷静地向她解释那不过是沟通上的问题,我很乐意和她商量出一个处理事情的方法。这样她才慢慢地平静下来,再好好的跟我谈下去。事后回想才惊觉自己那份出奇的沉着,这件事情让我体会到理智在不受情绪干扰的情况下,能发挥出那么有益和坚定的力量,令人满心欢喜。

习禅大半年后,渐渐发觉生活上亦有颇大的改变。由于一直以来已有固定的生活习惯,要在这些习惯上再加插一个新项目──定时定量坐禅,对我来说并不容易,那怕这只需要短短的二十分钟。但经过一段日子之后,情况便有所改善。或许是体会到禅修的乐趣和作用,我似乎不其然地在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为修习禅定创造更理想的生活和精神环境。其中最明显的改变就是减少了看电视和喝酒,另外长久以来赖床的坏习惯亦好像一下子便戒除了。我会早点起床,可以有较充裕的时间准备上班,无须每天都匆匆忙忙,有时甚至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坐禅。我更喜欢那种精神爽利的感觉,不会因为睡眠过多而昏昏沉沉,整天都感到慵懒,提不起劲来。这些改变都令我感到雀跃,而更令我赞叹的是它们都来得那么自然,仿佛是不费吹灰之力一样。

在定中我老实地面对那些不由自主地生起的意念,快乐和不快乐的感受,它们都那么清晰,不容一个保持着醒觉的人去回避。我清楚看见自己心灵上和智慧上的缺陷和不足,并且学懂以善意去回应它们。人生的忧患其来有因,盲目地与它们角力亦无法使人得到解脱。学习禅修让我懂得如何把心安放于一境之上,时常保持着留心觉察,不会容易被杂念和情绪牵引,在清醒和平静的心境裏慢慢地调服自己的烦恼和不安。

禅修不能改变客观的环境,定境也不是究竟的彼岸,但修习止观却令我能短暂地体会到放下烦恼和执着的愉悦,直接感受那种无法透过思辨得来的信心和领悟。这些在禅修中得到的体悟又进而改善我的心灵质素和生活习惯,使我清楚明白到心中所追求的理想人格,并非镜花水月,亦非遥不可及。只要精进不懈,改变自己的习气,提高自己的心灵质素,纵然得不到彻底的解脱,亦能减少烦恼,对生命有更真确的认识。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