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金鼠贺年篇-ads

禅与艺术——继程法师访谈

文:王冰 | 2019-09-26
(图:网上图片)(图:网上图片)

从竺摩长老说起

继程法师的剃度师父是竺摩长老(1913-2002)。长老是浙江清县人,师从太虚大师(1890-1947),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他已与香港和澳门结下因缘。竺摩长老精于诗、书、字、画,他的书法独具一格。长老对于继程法师在艺文方面的发展具有启蒙意义。于是,我们的话题便从竺摩长老开始。

早在1936年,年轻的竺摩法师便跟随太虚大师来港弘法。1938年,国难当头之际,他再受太虚大师委派,在港成立了香港佛教救济难民会。香港沦陷初期,竺摩法师曾经在东莲觉苑躲避战乱,后来移居至澳门,在那裏讲经说法。后来在香港出版的《太虚大师全书》共有六十四册,约七百万字,其中有六册便是由竺摩法师亲任校对。

五十年代以后,竺摩法师定居马来西亚。虽然他在香港与澳门的时间不多,但是因为在艺文方面有很高的造诣,港澳的文人墨客与他多有交往。继程法师忆起一段往事:早年,竺摩法师曾在澳门举行过一次书法展,当时岭南画派的代表人物高剑父先生(1879-1951)也来看展。第二天,高剑父写了一副对联送给竺摩法师。高认为法师很有学习绘画的天份,表示希望跟随法师学佛,并同时教授他绘画的技巧。于是,二人互为师友,成为忘年之交,一时传为艺术界的美谈。

竺摩法师定居马来西亚以后,在佛教教育方面做出很多贡献。他注重教授佛法的义理,积极传播太虚大师的人间佛教,令马来西亚佛教在经忏佛教、法会佛教之外,亦进入到知识佛教的层面。他先后成立了马来西亚佛教总会及马来西亚佛教学院。因此被尊称为「马来西亚汉传佛教发展之父」。

继程法师曾写下一首歌《雁荡山僧˙竺摩法师》。其中有这样一段:「一身清骨,无大志,只有悲愿;一生清朗,无巨着,更多文艺;一僧清明,无高深,总是亲切」, 简明概括了竺摩法师一生的行持与特质。

以游戏的方式写字

曾经有文化界人士评价竺摩长老是在弘一大师之后书画造诣最高的一位出家人。 1996年,长老手抄本《般若波罗密多心经》为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不过,弟子们却没有机会跟随他学习书画。继程法师说起那时自己的心思:「为甚么师父都不教我们?可能是我们没有天份吧(笑)。另外,师父也说过,书画是心有余力才去做的事情。出家人首先要做好学佛、修行、讲经、弘法等本分事。把这些都做好了,有能力再去学习其他。佛法没有学好,学其他的做甚么呢?」这令我想起弘一大师出家以后,亦不再从事其他文艺创作,只保留了书法作为自身修行与接引大众的一种方式。对于竺摩长老而言,书画也不过是用来接引文人墨客乃至信众的一种方便法门吧。

「那么,您的书画是否承袭了竺摩长老的风格?」我问。

继程法师摇了摇头,笑着说自己并不是一个很听话的弟子,师父也不大管他。因为竺摩长老从不教他们书画,因此当时也没有怎样去学。但后来继程法师有机会闭关千日,记不得是在闭关期间还是之前,师父拿了一本字帖让他临习,就这样临写了两年多,便会写书法了。师父看到他的字,有时也会指点一二。

还记得有一次继程法师陪师父到一间茶室喝茶。茶室墙上挂着一幅字,竺摩长老进门时,误以为是自己写的,便说到:「我何时写过这幅字呢? 」继程法师不好意思地说:「这是我写的。」当时他心裏很开心很得意,因此更加勤练书法。

然而,继程法师的艺术道路有了突然的转变。有一天,他看到「禅」这个字,心中有一种灵感出现,他将「禅」字画成一幅图像——一个人在打坐,旁边有一盏灯。打坐象征「定」,灯象征「慧」,定慧一体,是禅宗的核心思想。那一刻,在书法的修习上,他有了新的觉悟。「弘一法师在谈及篆刻艺术时曾说过,汉字要有图形、有平衡、有布局,这样字刻出来才会好看,能感受到线条之美。后来,我便开始以这种书中有画的方式写字,发觉原来写字是可以玩的。当然,也因此被不认同的人批评,他们说我的书法好似鬼画符一样,以为我走火入魔了。但是我不管,只要有人看到我的字会开心会喜欢就好了。」法师如此说道。

继程法师认为书法不仅是一种艺术方式的表达,亦能够将正面的讯息传递给他人。我们通常更着重于书写的内容,但字的书写本身同样可以传递美与善的讯息。虽然很多人认为继程法师应该承继师父的书法风格,但是他却选择以游戏的方式进行书写,透过字本身传达自己对禅与修行的内在体会,独具个性。他书写的「心」字,好似一张笑脸,很多人见到便觉开心不已。

禅与艺术

然而,艺术如果仅停留在美、善的层面,是更多地呈现了「艺」,尚不能够抵达「道」或「禅」的境界。

当今社会有一种现象,很多人喜欢说禅论道,似乎将艺术加一个「禅」字,便成为了一种时尚与潮流。「这不能说是不对的,但需要被提醒。我们应该对禅有一个完整的认知。在艺术创作时,如果我们能够达到专注安定,清楚觉照整个创作过程,同时,在这过程中我们能够凝聚定慧,达到定慧一体、默照同时的体验,并且在整个创造过程中都能保持这种状态的话,这便是禅。」

继程法师说自己很有福报,早年去台湾修学,有机会跟随圣严师父学习禅修,因此对禅有所体验与领悟。中国人讲求「道法自然」,禅法也是自然。这个「自然」是一种内在的修养,与心的本然性相应。我们应先学好基础的功夫,才能达到这个「自然」。法师以泡茶为例,说明泡茶的人应先学泡茶的基础知识,进而对茶及茶壶有所了解,以及选用适合的杯子、进行水的品质测试等等,方方面面都要有所了解,当我们掌握了技巧,才有可能泡出一壶好茶。禅修亦是如此。在汉传禅法中,天台宗的止观法门涵盖了禅修用功所需要具备的条件、心态和方法。古代禅师们在进入禅堂之前已经掌握了止观的方法,将身心调至一心不乱的状态,在此基础之上,参禅宗的话头禅、默照禅等等,更容易有收获。因此,圣严师父在教授禅法时,十分重视基本功夫的建设,他将天台止观的修习方法介绍到西方,也带入了禅堂。

利根是磨出来的

「禅,是否利根的人才能学? 」我问。

「这样说有一定的准确性。但是所谓利根,不都是生下来就是利,而是磨出来的。」继程法师回答。钝根的人,修学了一段时间以后,慢慢地磨,根也会磨利。

听者不觉豁然开朗。回顾历代禅师的修行过程,我们就会知道,很多禅师在开悟之前已经有了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的基本功夫,他们经历很久的时间,方将钝根磨利。

「杯子扑落地,响声明沥沥,虚空粉碎也,狂心当下息。」这是虚云老和尚在高旻寺禅七中开悟时所说的偈颂。虚云老和尚二十岁便出了家,他到高旻寺打禅七时已经五十几岁,在那期间有了悟境。我们可以想像他二十岁出家修行,后来用禅宗的方法每天用功,等到他在禅堂有所体验的时候,已经是三十几年以后的事了。其实老和尚本来就有利根,但还是要继续磨,才能够在杯子落地粉碎的瞬间开悟。

禅并非没有系统与次第,而是超越了系统与次第。继程法师说道。

没有不好

艺术追求的是真、善、美。而生活本身就是一门艺术。

当我们回到生活中来,不妨想一想,生活中的真、善、美,我们是否有所体会?这其实要看自己的用功程度了。透过禅的修行,在每一个当下,如如不动,了了分明,我们就可以敏锐地感受到生活中呈现的美,在美中可以进一步体会到真和善。

我们都希望将真、善、美结合起来,建立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但是也要知道,世上没有最好,没有完美;只有更好,只有更美。如果你定下了一个标准──这个才是最好,你就会停在那裏。然后你又发现,所谓更好,其实只是一种提升。你慢慢又会发现,其实没有更好,只有好;没有好,因为没有不好。如果能这样体会,我们生活中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好的。

最后,继程法师寄语大众,在艺术创作的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修炼,将艺术与禅真正地结合,令自己的生活与修行都有更进一步的提升。

继程法师禅语

- 当我们欣赏一幅艺术作品时,不需要一直追问这幅画的意涵,用你的直觉去感受它。

- 我的字是画出来的,不是写出来的。让水墨与纸在接触时自己有一种渲染。

- 创作是内心自性的流露。

- 心安定之后,才能看见因缘。

- 面对不良善的行为,你的心如果不安定,就容易被卷进去。更深一层,要看透无常无我,心便不受干扰,智慧便会生起。

- 在禅修中,不要为自己预设太多,例如,这次来,我一定非开悟不可。结果你是「开误」了,不过是错误的「误」,误会的「误」。

- 禅宗的「无」不是没有,是不停住在那个境上。

- 默照禅,不是教我们停在那裏如如不动,而是随顺因缘,你的心没有被干扰,过程裏了了分明。

- 将禅的体验带入艺术作品中去,再经由艺术作品呈现出来。要有所体验,我们应锻炼自己的心,把握时间用功修行。

继程法师出生于马来西亚,早年依止竺摩法师出家。曾担任马来西亚佛教青年总会总会长,主持大专佛青生活营、教师佛学生活营、大专静七、以及禅十等禅修课程。现任马来西亚佛学院院长。近年法师应海外之邀,到亚洲和欧美等地主持佛学讲座及禅修课程,广受欢迎。法师也以笔耕、茶艺、书画及佛曲创作弘法,着作甚丰,并多次举办书画义卖展。此篇访谈原文刊载于2017年的《慈山鉴》。

作者 - 王冰
晨曦青少年文教基金会发起人,教育工作者,曾任职于北京及香港的国际学校。香港大学佛学硕士、哲学博士,研究方向包括儿童与青少年德育及价值教育、佛教教育,为「请给我一粒芥菜子」、「原來大人也会犯错」、「战争一点儿也不好玩」等佛教儿童绘本文字作者,并参与编写初中佛化德育及价值教育科新教材(中一至中三)。现为港大佛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及慈山寺项目顾问。专栏名称:【图画书中的生命教育】。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