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秧秧幼苗,是谁一手扼毁?(上)

第267期明觉   文:Woodreus18| 2011-11-07

  几个月前,笔者完成了「从事创造性生产活动与心理健康之关系──寻找心理健康之道」的研究,也就是探讨参与创造活动(creative activity)的作用吧。研究发现:较少从事创造性生产活动者,心理较难健康;反之,心理健康者,多为活跃于从事创造性生产活动的人。

  箇中原因是:当人从事创造性生产活动时,过程中会满足不同方面的需求,解决因缺乏某种需求或不满足而形成之不愉快的紧张状态,从而变得愉快或恢复愉快的感觉,心理由是健康发展。

  研究进一步显示,在最少从事创造活动的一成受访者中,只有25%受访者的心理健康程度高于平均值;反之,在最多从事创造活动的一成受访者中,有81.25%受访者的心理健康程度高于平均值。由此可见,多参与创造活动者,心理一般较健康。

  笔者的研究旨在肯定这样一个事实:创造活动──作为解决人类生存问题的方法──能够弥补人类已失去的自然和谐。人有超越需求,不是创造,便是破坏,两者二取其一。破坏是危害人类的,是非理性、精神失常(psychological disorders)的,而创造性生产活动则能满足超越需求,消减人的孤独与隔离感。此外,创造活动使创作者凭借作品与他人交流,以满足社交需求(乃至获得尊重),而这种展现自身能力的表现也是一种自我实现。由此可见,从事创造性生产活动可满足多种人类心理需求,故足以为心理健康带来正面影响。

  然而,香港的创意产业不多,对学生文艺创作的培养很少,年轻人即使学习音乐等艺术科目也往往为现实前途而妥协,(按张五常先生几年前的讲法)在香港能单靠写作维生的恐怕不过百人,远不如海外……

  如此一来,试问我们的年轻一代又怎能充分发挥人性的创造力呢?也难怪学子的心理问题日益严重吧!

  《师说》云:「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可是,香港的教育制度乏善,以教授课本知识为本,应试为重,操练为先,学子不仅学业繁重,校园里埋头苦读的气氛也很迫人。不少学校,在高中的班级上,为了加快授课的速度,也不再设视觉艺术、音乐或体育课,师长们甚至再三劝阻学生修读此等学科。通识教育的出发点很好,却难逃公开试的洗礼,学习的都是答题技巧;诸如中史等选修科,其考核内容更多得(又艰涩得)吓人,与挤压学子无异。最热门的科目,要算是企业、会计与财务概论等实务科目吧,正合乎港童素为前途选科的逻辑。功利的校园气氛,大家可以想想有何利弊吧!

   这样的教育政策,固然可以培养出不少尖子、专才,提高社会的潜在产出。可是,香港万千学子,有多少人能应付如斯重荷呢?被压垮的又有多少个呢?精英教育与功利主义使读书的目的变得单一,学生压力大,且又不重视生命教育,年轻一代的心理成长障碍重重。

  香港竞争大,学生的压力也大,据悉,逾三成受访中小学生出现「开学恐惧症」,压力超标,失眠、头痛、无精打采成普遍的焦虑症状,可见学子读书一点也不轻松。倘若仔细审察我们的教育制度,以及不少为师者之态度,也许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港孩心理危机愈益严重了!

 (待续)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