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秧秧幼苗,是谁一手扼毁?(下)

第268期明觉   文:Woodreus18| 2011-12-07

  上篇提及笔者关于创造活动的研究,揭示了一个实况:若香港教育制度继续功利化,学生缺乏展现人性创造力的空间,其成长难免受到限制,而心理危机更将愈益严重。

  事实上,笔者也是香港教育制度下的「产物」,更是教育改革的白老鼠!眼看不少在学的朋友,抵受不住压力,以致情况恶化,实在不忍心!可是,笔者又无力为一众学子改善环境,仅能在此举几个稍经修饰的例子。唯愿大家对此有较多理解,重申以人为本的教育精神。

例子一:

  芷欣(化名)今年中四,素来成绩差劲,亦受情绪病困扰。每逢乘车上学就开始头痛,却不似是晕车,因为一旦放假就不见症状,精神科医生也指出她的状况反映她适应不了校园生活。

她根本就不会做功课,所以很担心无法应付繁重的学业,不断自责;她因此害怕上学,不时痛哭,旁人不明了底蕴,始终苛刻斥责她。尽管有少数师长体谅她,但还得「按本子办事」(受上司的压力嘛!),催逼她完成功课,令她不胜压力,焦虑不安,更曾因此大病几场,不得不入院休养。

也许,这可以被理解为歇斯底里症(hysteria)之一种,即由于压力或心结等因素,而有意无意地(一般不自知的)借身体症状来满足潜意识的欲望。这是一个令人痛心的故事。

教育局颁行一套政策,学校紧张兮兮的附从,高层要顾面子,要搞好「政绩」,老师唯有听命行事,赶紧教书追功课,最后受苦受压的就是层压式金字塔的基础学生矣!

例子二:

  有位张同学(化名),他在一间俗称band 3的学校读中二,父母对他期望大、要求高,但他成绩就是欠佳。他是个心地好却软弱的家伙,永远为了满足别人而置自身不顾。

去年家长日,老师斥责他没用功读书,父母都很生气,要他下学期每科都有进步。他不曾试图为自己辩护,只懂给自己压力,拼命满足他们,以致情绪极度低落。事实上,尽管他不算勤奋,但测验、考试前都温习至夜深,并非没有尽力。父母师长的期望令他产生压力,而他根本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处理压力,即使身体疲惫不堪仍要坚持啃书,梦呓也离不开数学公式和英文生字……看得我既痛心又悲愤!可是,他的父母和师长竟可视若无睹──又或根本不知晓吧?

又有一回,师长和同学都推举张同学当级长,名义上是吸取经验,但这为全个级别服务的工作,超出他的能力范围,干得他心力交瘁,偷偷饮泣──他终究不愿别人知道,更遑论请人帮忙吧!

老实说,笔者几乎可以肯定,这位同学患的是一种解离症(dissociation,罕有的精神病),我知道他有失忆的症状,间歇性遗忘自己做过什么,时间宛如断层一般。压力过大、没法面对环境时,他会逃离现实,俨如变成另一个人,鬼上身一般帮他完成任务,替他面对那些没法承受的难过,甚至代为发脾气──当然他「醒」后一切都记不起。

可恨的是,他身边的家长、兄弟、朋友乃至老师都不曾察觉他的异常(疾患)!他也自然不愿意让人知晓他心底里的秘密。只要想想,一个人不时失去记忆,别人都因为自己不曾做过的事而怪责自己,那是多么可怕的情景唷!可是,他又不敢向别人透露,他总是认为,一旦有人知晓就会抓他入精神病院啊!你说,这样一个学子,是否相当令人惋惜呢?笔者并不是专业医生,亦非亲非故,虽知他不适合现时的生活模式,压力会令他的病情恶化,我却不能出言干涉他的师长,只能默默祝福他吧──很是无奈!

但愿那些功利的师长,莫为薪水办事,不要再误人子弟,好生关怀自己的学生吧!有时候,学业并非一切,身心安康才是最重要呢!可惜,我没法改善他的生活……

例子三:

  我也认识几位中六生,他们成绩都强差人意,根本没一科能合格。为了毕业完事,徒然上课,呆到考完公开试,图张证书罢矣!因此,他们时常逃学,不务正业。如果在海外,他们或者可以早早出来学习一门手艺,不必靠学业证书,但在香港,他们唯有虚耗光阴直至毕业。难怪,我有一位南亚裔朋友,宁静回老乡搞生意,也不留港升学就业吧!

总结:

  香港的教育制度,尽管训练出一群高生产力的毕业生,却不是所有人都能应付,或者适合不同天赋的人的。功利的教学,窘迫的升学,艰苦的竞争,难免培育出一些心理不健全的学子,痛苦难堪。

  揠苗助长实在不智!生气盎然的幼苗,该是他朝的大树……试问,是谁一手扼毁呢?

  儒家圣人向来以「仁爱」为授业之重点,佛陀的教育则以修心为根本,香港人却弃之不用,终究会出问题。尝闻一位老师对学生说:「倘若你们连做人处事也不会,还学什么语文?先学做人吧!」对!也许,这个年代,我们的课堂,应该加上生命教育,少些功课和考核,减省师生的压力,社会才能更融洽和谐。

(完)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