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空的有情世界

第310期明觉   文:小西| 2013-09-04

屈指一算,家猫叮叮已离家三周,但至今仍然音讯全无。近来碰见邻居与朋友,大多第一句便问家猫回来了没有,我的状况还可以吗? 当然,对比于当初接近崩溃的状态,现在是好多了,但又不能径直的说:「没事了!」因为心里还是若有所失,会挂念,回家时会期望猫会像往常一样,就在家门等我。但日子还是要过的,慢慢地,一种(没有猫的)生活秩序盖过了另一种,一切照常运作,所以我唯有跟朋友说:「都习惯了。」


不过,朋友说得对,家猫离家出走,的确给了我一个难解的公案。当然,他选择在台风将至的中午离家,自有他的理由,未必有什么玄妙的课题给我解难。说他离家出走,给了我一个公案,是指他的出走打乱了我内心的某种秩序,让我有机会细细检视某些隐蔽甚至抑压了的内在情感。


三个星期下来,其实我一直都在反问自己:为什么今次家猫离家出走,会在我的内心掀起这样巨大的波动?虽然跟小猫相处不足一年,但小猫的老实可爱,实在是堪教人怜,情感投注,突然失去,自然难受。然而,再想深一层,情绪波动大概也跟事件所掀起的深层恐惧有关。去年大约差不多在这个时间,家中的老猫神秘遇袭,结果因为感染,撑了两个多月便离去了。 我知道,我一直因此而感到内疚,错误是无法挽回,痛一直都在,但时间久了,总错觉自己早已没事。但今次家猫走失,却把地毯盖着的恐惧、内疚与痛苦,重新放在眼前。 (见〈守护生命〉一文


这几个星期,我一直很难跟别人解释清楚自己的状态,因为当初连我自己也想不清,说不清。有朋友劝说,你需要学习尊重动物的决定,学懂「舍断离」。也有朋友说,生离死别情难舍,本是人之常情,别再跟自己的思想打架了。或许,无论思念或舍离,都无法为我自己提供解开这道心锁的锁匙,我需要的,是面对它。记得我曾经问我的动物沟通师:「叮叮是猫仔(去年离世的老猫)回来吗?」后来想,这就是答案。


记得叮叮离家不久,有邻居说见到他曾在家附近的海滩出没。虽然心里没什么把握,我还是到了海滩那边看看。结果,事与愿违,在海滩出没的,是另一头虎纹猫。记得有一天,天下着细雨,我站在据说是叮叮曾经出没的后山,却没找着他。我突然想,猫本来就野性,公猫出外长时间冶游,本是平常,他走失了,我固然想念,但我却没有必要再附加额外的观念、过多的意义,被自己的无明与执着捆绑得更深,更重。


叮叮不是禅师,他只是一头可爱的家猫,但他的突然离去却给了我一个宝贵的公案。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