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站上「班禅」的高度看佛教声明文化

文:陈耀红 | 2019-04-16
宗喀巴大师师徒三尊与他们的黄色班智达帽宗喀巴大师师徒三尊与他们的黄色班智达帽

音乐是一种文化。然而,我用中文这样说时,会被质疑到底我是用传统汉语的概念还是用源自西方的所谓culture 的概念在说。事实上,文化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概念。在这裏,我暂且用一般人像是已经约定俗成的一种模糊的説法,把「文化」分为潮流、非潮流与超越潮流三种 。例如,「佛系」这种潮语的兴起,被视为一种潮流文化;客家山歌是非潮流文化;而传统佛教音乐是一种超越潮流的文化。

需要说得这么复杂,因为世俗的本质原来就是很复杂。模糊地思考,潮流文化与超越潮流的文化之分别,前者是不断变迁的,而后者则是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的。但是,事实真的如是?

说起传统的佛教音乐,一定会涉及梵呗和声明。这裏说的声明,不单单是是指日本传统音乐中的声明(公元九世纪由日本空海大师所建立的、对日本传统音乐产生极大影响的一种音乐类型)。这裏说的声明,指的是来源自古印度的五明中的声明学。声明学是一种与音律、语法有关的学问,梵呗亦属其中,而日本的声明音乐也是起源于此。

无论是梵呗或声明,到了现世代,认识的人肯定很少,甚至可能在消亡中。那么,传统佛教音乐还算不算能经得起时间考验?抑或是我们在观察佛教音乐的现况时有所缺失,不够全面?

 在古印度,学识渊博的大学者,被称为班智达(paṇḍita)。古印度通晓五明的佛法大师,亦被称爲班智达。藏传佛教迄今仍保有这种传统,例如学问高超的僧人仍有戴班智达帽的传统,最常见的是格鲁派历任甘丹赤巴,另外,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都会佩戴。

班智达帽不是随便戴的。有资格戴上班智达帽的人,代表这人通晓五明(包括内明 — 佛法、工巧明、声明、医方明,和因明)。所以,这种帽也称为通人冠,班智达亦被译为通人。这种帽子的顶部是尖的,帽身因此看起来有点像个蟠桃,而帽的下缘左右两边各有一条飘带。看官,如果你想知道具体那是个甚么模式,可以上网找十七班智达或宗喀巴大师的图像看看。不过,古印度十七班智达头戴的班智达帽是红色的,而宗大师以及格鲁派甘丹赤巴等带的都是黄色的。宗喀巴大师带戴黄色帽,为的是纪念公元十世纪佛法和戒律重新在藏地宏扬(藏王朗达玛于公元九世纪灭佛时期,有三位出家大学者逃到青海一带,收了贡巴饶色大喇嘛为徒。大喇嘛后来成为恢复藏地佛法,令佛法与戒律重新在藏地弘扬起来的鼻祖之一。贡巴饶色大喇嘛传戒予僧徒时,为了象征佛教重新兴起,他们都戴上了黄色帽子)。

在西藏,通晓五明又或学问渊博的人跟古印度一样,也会被称爲班智达,其中最为人熟悉的,是十三世纪与元朝达成「凉州会盟」,并令挥军西藏的元太宗次子濶端改信佛教的萨迦法王贡噶坚赞。这位萨迦第四祖因为精通梵文及五明,因而被称为萨迦班智达,简称萨班。

藏文喜用简称,例如班禅一词,其实是大班智达的简称。班禅这衔头并不仅仅限于我们常常会听到的第几世几世的班禅喇嘛所使用。班禅有时候会译为班钦,班禅与班钦在藏文都是同一个名词,即是班智达钦波的简称,钦波是大的意思。所以,不要看见班禅,就以为是宗喀巴大师大弟子之一的克珠杰转世、后来很长时期与达頼喇嘛互为师徒的班禅喇嘛。

班禅喇嘛是一个高僧转世的系统。这是一个特定的系统。为免与其他非此系统的班禅混淆,属于此系统的班禅喇嘛,通常都会被称为第一世班禅克珠杰 · 格勒巴桑,第二世班禅索南却朗等等。

至于其他有资格被冠上班禅衔头的,我在这裏想介绍的,是班禅索南札巴(1478 — 1554),他是第十五任的宗喀巴大师法座继承人,亦即第十五任的甘丹赤巴。这位大师亦被称爲福称论师,因为索南是福报之意,而札巴是称号之意。他所着的西藏通史《新红史》有中译。不过,我想介绍班禅索南札巴,是因为藏传佛教对般若经的教学,通常会用到五部印度大师的论着:《现观庄严论》、《释量论》、《入中论》、《毗奈耶经本颂》,和《俱舍论》,而格鲁派三大寺之中的甘丹寺东顶佛学院和哲蚌寺洛色林佛学院在教授这五大部时,往往都会用到福称论师所着作的诠释作为教科书,台湾的班智达翻译小组亦打算把论师多部有关「现观」、「释量」与「中观」方面的教科书译成中文,其中,《现观总义》已部分出版了。

说了一大堆,看官:你有没有发现,虽然藏传佛教裏仍有通晓五明的班智达或班禅(大班智达),又或仍有具资格戴上班智达帽的高僧,而且他们的着作也有被翻译成中文或英文,但是,很少见到他们有关声明(包括小五明中与声明或音乐有关的,如辞藻学、戏剧学等)的着作被翻译成外文。

本来,声明及梵呗等佛教音乐已经存在了二千五百多年,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现在仍然保留着,不是已经超越了潮流的局限么?然而,高僧们有关声明的论着不被外文翻译,是否间接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是的,未来一、二百年,声明与梵呗是否仍能持续流传,很值得关注,特别是声明。 我一直在用藏传佛教做例子,是因为鄙人在汉传或南传方面的学识更为有限。但我相信,虽然佛教近年有复兴之势,而且已经不再局限于东方民族,但无论是佛教徒、信仰佛教的音乐人,又或对佛教有兴趣的各类学者(不管是否佛教徒),对传统佛教音乐的了解真是非常有限,无论是学习或研究,都很困难。原因有两个方面:一、传统佛教音乐主要由僧团主导,在家人无法深入了解僧团是如何运用音乐;二、现代教育过份分门别类,而且太功利化,前者令人难以全面了解佛教音乐所涉及的各主要范畴,后者令人不断把祖先遗留下来的、非功利的知识丢失,更勿论佛教中常会涉及的古音古韵与词藻等学问了。

声明源自梵文,后来发展到其他的语文。我估计,汉传对悉昙的研究及唐朝释慧琳(疎勒人,公元737 — 820)着《一切经音义》等都应属于大小五明中与声明有关的范畴。藏传寺庙佛学院今天仍然在教授的《诗镜》(Kāvyādarsa,印度诗人Dandin综合古印度不同诗派的修辞手法所写成的诗词格律专着,共三章,成书于公元七、八世纪间),也是声明。不过,到了现代,这些对于世俗学者而言,只是学术研究的对象,已经不懂唱腔;而在僧团裏,虽然保留念诵与唱腔,但随着出家的人越来越少,系统性全面的佛学教育面对的困难众多,音韵修辞的学问所受到的重视大不如前。但是,如果不懂声明,便不会有新的诗文偈颂出现,梵呗的未来也许只能是「旧酒新瓶」。

佛教正在全球复兴,但这暂时仍只是在宗教意义来说复兴。若从文化的角度,佛教文化作为令其宗教的内涵保持完整、完美,看起来,还是需要现在与未来的佛徒们站上历代班智达的高度,多加努力。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