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第一至第四世大宝法王的传奇

文:侯松蔚    图:侯松蔚| 2014-08-13

噶玛巴(大宝法王)是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派(Karma Kagyu)的创始人,其历代转世都是该派的领袖;他的影响力并不限于一派之中,更遍及整个藏传佛教。适值香港噶举满林(Kagyu Monlam,噶举派祈愿法会)十周年,且让我们认识一下历世噶玛巴的传奇:

第一世大宝法王杜松虔巴的立体塑像(笔者摄于香港创古佛教中心)第一世大宝法王杜松虔巴的立体塑像(笔者摄于香港创古佛教中心)


第一世大宝法王──杜松虔巴

杜松虔巴(Düsum Khyenpa「知三世者」,1110─1193)十六岁出家,学习唯识、中观、律学及密法;三十岁时,前往依止甘波巴尊者,尊者先教他修习噶当派的「道次第」(出离心、菩提心、空性见的训练),然后闭关专修「止」禅。杜松虔巴花了九个月时间修止,期间他双手大部份时间都维持在定印的姿势,所以手上的汗水从未干透。

其后,尊者指导杜松虔巴修「观」,他修了三年,观慧成熟,尊者才传授「大手印」(直指心性的教授)和金刚亥母本尊法给他。

甘波巴尊者指示杜松虔巴前往另一个地区修行,连当地的山神也来邀请他,但尊者的另一位主要弟子帕摩竹巴(帕竹噶举派的始祖)却阻止道:「如果你到康区,势必要为很多人灌顶,这会缩短你的寿命。」盖因密宗灌顶有严格的戒律要求,师徒双方应互相观察对方是否具格才授受灌顶,若弟子受灌后未能止恶行善、自净其意,师徒都会出现障碍。不过,杜松虔巴还是去了。

五十五岁时,杜松虔巴悟到睡梦与清醒、座上禅修与座下的日常生活,本质上并无分别。其时,十万位空行母以自己的头发,编织成一顶黑色的宝冠献给他。

喀什米尔的大班智达(Pandita,学者)释迦师利,认为杜松虔巴就是释迦牟尼佛在《三摩地王经》中所授记的「佛行事业者」,于是尊称杜松虔巴为「噶玛巴」(Karmapa)──「噶玛」即梵文「事业」;「巴」是藏文的词尾,在此是「者」的意思。

杜松虔巴平息了一些地区的党派斗争,为很多人治愈疾病,修建了若干寺院,其中楚布寺(又译族普寺)至今仍是历代噶玛巴的主寺。

杜松虔巴八十四岁圆寂,之前他把圣物、财物分配给僧团,更把一封预言他来世投生何处的信函交予其大弟子,开创了高僧转世及认证的传统。他的转世,继续被尊称为「噶玛巴」,而且,据说每一世噶玛巴头上都自然有着空行母所编织的黑宝冠,具大福缘或大信心的人才能看见。

自此,西藏其他宗派也发展出转世制度,但大部份转世者都要由其他高僧透过禅观寻找和认证,只有少数像噶玛巴这样,由其本人于前一生预言下一生的出生年份、父母姓名、出生时的特殊情况。

现今部份藏传佛教信徒,不屑学习显教,一昧追求密法;甚至修学密法也马马虎虎,偏好空谈「大手印」的证悟。然而,杜松虔巴的生平,让我们看到大成就者也是从基本佛法开始,实学实修,长期痛下苦功,圆满道次第、止观禅修后,才能通达更高深的法门。再者,帕摩竹巴大师对他的建议,很值得盲目灌顶求福而忽略修心修德的人反思。

第二世大宝法王噶玛巴希的画像(笔者摄于香港佛国密乘中心):噶玛巴希头上的是旧译宁玛派鼻祖莲花生大士,前者被视为后者的化身。噶玛巴希出生于宁玛派家族,该家族特别尊崇的黑袍护法(大黑天)后来成为噶玛噶举派的不共护法。他本人也撰写了大圆满与大手印无二的窍诀。第二世大宝法王噶玛巴希的画像(笔者摄于香港佛国密乘中心):噶玛巴希头上的是旧译宁玛派鼻祖莲花生大士,前者被视为后者的化身。噶玛巴希出生于宁玛派家族,该家族特别尊崇的黑袍护法(大黑天)后来成为噶玛噶举派的不共护法。他本人也撰写了大圆满与大手印无二的窍诀。


第二世大宝法王──噶玛巴希

噶玛巴希(Karmapakshi「事业国师」,1206─1283)自小聪颖,读写、学习迅速,十岁时已了解佛法精要,能轻易地将心安住一境。当杜松虔巴的徒孙本札巴为他灌顶时,看见杜松虔巴与其他祖师围绕着他;杜松虔巴更出现在本札巴的另一次净观中,直接指出噶玛巴希是自己的转世。

于是,本札巴为噶玛巴希剃度,倾囊传授一切法要。噶玛巴希天资过人,很快就圆满修学,并修复了一些寺院,名声远及中国。

十三世纪中叶,忽必烈、蒙哥先后邀请噶玛巴希前往,期间噶玛巴希分别以辩论和神通折服了其他外道;以大悲心调和了社会上的纷争;鼓励蒙古人奉行十善,每月斋日茹素持戒;劝导可汗特赦囚犯、平等支持佛教各宗各派──在那个门户之见深重的年代,这特别难能可贵。

由于噶玛巴希曾拒绝留在忽必烈宫中,后来却与蒙哥相善,蒙哥驾崩后,忽必烈下令杀掉噶玛巴希。不过,士兵用火烧、强迫服毒、抛下悬崖等方法,都无法伤害噶玛巴希,忽必烈遂将之放逐。流放期间,噶玛巴希撰写了许多佛法论着,而且健康状况不跌反升。最后,忽必烈忏悔自己的所作所为,让噶玛巴希返回西藏。

噶玛巴希晚年时,撰写了《直指三身》,他把这书和一顶黑帽暂托大弟子乌金巴保管。某次,遇上一批朝圣者求见,噶玛巴希特别请其中一人留下,送了一些礼物给他,并告诉他未来必须招待噶玛巴……


第三世大宝法王──朗炯多杰

朗炯多杰(Rangjung Dorje「自生金刚」,1284─1339)的生父,正是受噶玛巴希嘱咐招待的那名朝圣者!而且,他刚出生便懂得跟母亲说:「月亮升起来了!」

三岁时,朗炯多杰要求玩伴制作一个「宝座」给他,他坐上去,戴上黑色的帽子,宣称自己是噶玛巴,并教导其他孩子有关空性的义理和《直指三身》;五岁时,他谒见乌金巴,说:「我的黑帽和经书在你那儿。」

因此,乌金巴认定朗炯多杰是噶玛巴希的转世,为他安排剃度及教育。朗炯多杰遍学因明、阿毗达磨、唯识、中观、律学、密法,并撰写了多本至今仍广受重视的作品,诸如《了义大手印愿文》、《辨识智论》、《甚深内义》、《断法薈供‧大珍宝鬘》等。

除了佛法之外,朗炯多杰还精通医学、天文、历算。他修订了旧有的星象和历法理论,形成着名的楚布历算传规。

随着经典传入西藏以及翻译的先后不同,藏传佛教分为旧译、新译两大系统。噶举属于新译派,但朗炯多杰兼学新译及旧译密法,并将两者的奥义──大手印与大圆满结合,开创《事业心髓》(Karma Nyingthig)法统。这是宗派融和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佛陀本身没有开宗立派,佛法本质也没有宗派差异,只因后人师承及修学重点不同,才有宗派之分。虽然西藏古时曾一度出现门户斗争,但此歪风近代已经不存。当今各派上师均常互相交流、互为师徒;一人遍学多派者,随处可见。倒是部份汉人却鼓吹宗派对立,甚至有噶举弟子不知道历代噶玛巴均与宁玛派(Nyingmapa,旧译派)关系密切、噶举常用经咒中许多都源于宁玛,而声称两派不融,实在可笑!


第四世大宝法王──洛贝多杰

洛贝多杰(Rolpe Dorje「游戏金刚」,1340─1383)刚出生时,已懂得念诵六字大明咒oṃ maṇi padme hūṃ;三岁即自称噶玛巴。

洛贝多杰被认证为噶玛巴后,接受新译与旧译佛法的训练,很快便精通所有法要,十八岁即获得其他大德确认修行成就;十九岁时他应元顺帝邀请前往中国,途中经过沙窝(地名),蒙古使节建议向当地居民征用牛马、挑夫等,年纪轻轻的洛贝多杰请使节别向民众要求任何东西,以免增加人民负担。

在前往北京的漫长旅程中,洛贝多杰撰着了许多法本,平息了一些地区的蝗虫灾害、党派纷争、军队威胁,担任很多盟议的见证人,促成皇室特赦囚犯;他还捐出大量财富,用于慈善和兴建寺院。

洛贝多杰以致力社福事业闻名,这可矫正某些人以为修行应专注「出世间」解脱、不应分心于「世间」善行的谬误。其实,佛法中没有纯粹的「世间善行」,为求现世福报而行善是「世间」的,以出离心去做便是解脱之因,以菩提心去做就是成佛之因。菩萨圆满六度四摄才能成佛,若不于世间利益众生,根本没有六度四摄可修!

(未完待续)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