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等你回来

第309期明觉   图、文:小西| 2013-08-21
笔者家中的小猫──叮叮笔者家中的小猫──叮叮

上一个星期可算是我生命里最黑暗的其中一个时期。


上星期二早上,天文台公布正有一台风逼近香港,估计傍晚或有机会改挂三号风球。家住离岛,根据过往经验,台风来时,可以很激烈,也可以相当安静。但或许因为早已习惯,加上正值暑假,预计将来的台风,大概对我的日常生活不会有太大的影响。然而,在我起床以前,家中幼猫却乘同修到露台浇花时不觉,快速的溜了出去。


猫本就野性,加上家猫年幼,外出游玩,本来也很平常。然而,幼猫溜出去的时候,却适逢巨风将临,实在无法不担心。以家中幼猫的习性,他顶多溜出去一两天便会回来,而且也去得不远,大多在隔壁的后花园睡觉,或跟邻居的猫朋友玩或打架。然而,不知道是否台风的缘故,家中幼猫并不见于隔壁,也不见于家居附近。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台风一点一点的逼近,我们最初还以为,小猫肚子饿了,大概傍晚便会回来。但到了晚饭时间,还是没有见到小猫的踪影。之后,改挂三号风球,我们开始真的担心了。记得,之前小猫也曾在雨天赖在隔壁不肯回来,后来待至凌晨三时,才乘我不觉,偷偷的溜回来。我们以为,小猫今次也会在深夜溜回来。然而,深夜三时了,他始终没有回来,而那一夜,我自然没有睡好。


翌日,台风进入香港邻近范围,之后不久便开始改挂八号风球,而小猫仍未返,我开始担心他的安全。与此同时,不知道是否因为近日试用排毒膏贴,还是因为一夜没睡好,或者因为情绪紧张,我居然起了一身的风瘫,奇痒无比。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小猫没有返,风瘫也没有退,心情差到极点,工作没法做,文章没法写,书也没法看。于是我们找能跟动物沟通的朋友帮忙,企图跟小猫联系,探知他的安危,叫他早点回来。


等了两天,动物沟通师朋友回覆,小猫现在该没有什么危险,但暂时就是不想回来,因为他正在气我们,气我们最近忽略了他。于是,我问朋友﹕「那么,我们该做什么呢?」朋友说﹕「动心念呼唤他回来!」我们每天动心念呼唤他,周末朋友来访共修打坐,我们甚至集体动念叫他回来,但他就是不回来。


之后,我再求教于动物沟通师朋友,他却跟我说﹕「每只猫猫都是襌师,都以被动方式主动到来,所以来与去都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他说,这是小猫给我的功课。我知道,这是小猫给的功课。但我就是舍不得,而且担心,更在骨子里感到恐惧,因为家中老猫也是大约在去年八月受伤,并随后离世的。


对,对于佛教徒来说,「舍断离」是基础的功课,但也是最难的功课。奇怪的是,我虽然日思夜想的都是他,但他却从未入我梦。小猫倒是有入我同修的梦。在梦中,他跟老虎夹在我们中间一起睡,说自己根本没有离开过。


好难的公案,想不通。后来上网搜查,发现在佛教传统中,老虎曾扮演过护法的角色,心里才安稳一点。又或者,由于小猫天生体弱,老虎正正代表我跟同修给他的保护,无论他现在身在哪里,也希望他一路无恙。


最后,忘了告诉大家他的名字,他叫叮叮。希望他早日归来,而我们也早日参透这门功课。合什。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