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筏可学生用毅行告诉你:放下、忍辱、感恩……这些他们都明白,而且做到!

文:穆杨    图:Tim Liu、佛教筏可纪念中学| 2016-11-13
(左起)范Sir、小宝、Troy、恽校长、林峰老师、Ivy、俊人、阿徽和阿轩为庆祝学校四十周年校庆,今年一同挑战毅行者。(左起)范Sir、小宝、Troy、恽校长、林峰老师、Ivy、俊人、阿徽和阿轩为庆祝学校四十周年校庆,今年一同挑战毅行者。

「学校前几年也派队参加毅行者,我见恽校长每年都去,好像很容易。去年担任Support Team(支援队伍)陪校长行了一段,大概十公里左右,却行得很辛苦,原来要完成毅行者并不简单。」在大屿山佛教筏可纪念中学念中六的刘礼轩(阿轩)一直有参与跑步活动,曾代表学校参加图腾跑及环岛行,但毅行者难度更高,今次希望挑战自己的能力。

一年一度的乐施毅行者将于11月18日举行,今年共有1,300支队伍合共5,200人参赛,在四十八小时内横越100公里麦理浩径。每位参赛者的参加目的各有不同,有的为挑战自己体能极限,有的希望为慈善出一分力……当中包括这班来自大澳佛教筏可纪念中学的年轻学生,他们挑战毅行者的原因又是甚么?

和阿轩同班的袁灝徽(阿徽),去年亦参加Support Team,陪校长行最后一段,自己却未能完成,才发现毅行者和一般行山完全不同。「今年老师问我是否愿意挑战毅行者,我觉得人一世物一世,当然想试试啦!」事缘今年适逢筏可中学四十周年校庆,校方派出十队共四十人参赛。早在今年年初,已为参赛的师生进行训练;首课更请来「毅行者先生」陈国强(KK)指导。

经过逾半年来的坚毅训练,学生们在体能上已有充足准备,众人不但有信心完成100公里路程,训练过程更为他们带来不少改变……

筏可师生去年参与毅行者的盛况,今年更派出十队参赛,声势一定更浩大。筏可师生去年参与毅行者的盛况,今年更派出十队参赛,声势一定更浩大。

亦师亦友同训练 放下急躁情绪 

「有时候训练,一行便要行30K(三十公里),路程如此长,肯定会有疲倦和沉闷的时候,令你不得不和身边同学、老师聊天。」阿轩透露训练过程虽然辛苦,却令他与老师的关系有所转变,「之前我和老师只限于课堂上交流,但行山的时候,老师会教我更多人生道理,例如教我要有忍耐力、疲倦的时候要保持冷静、队友们必须互相扶持……」

阿轩最记得去年参加图腾跑时,体育科范荣臻老师全程为他们支援,「他一人拿着六支水,又买我们喜欢吃的饭盒,『飞的』过来支援我们,令我感到很窝心;虽然最后未能完成赛事,却让我体会到跟范Sir那份亦师亦友的感情。」训练毅行,亦改变了阿轩的性格,「我以往没有责任心,亦不太理会别人。但当来到荒山野岭练山,就靠身边的队友扶持。我是个急性子,行山却令我学会冷静,必须一步一步行,不能一步登天。放下了心浮气躁的情緖后,和队友及老师的感情亦越来越好,平时上堂更和老师多了交流,成绩亦改善了许多。」

阿徽改变了对老师的看法后,愿意听他们说话。阿徽改变了对老师的看法后,愿意听他们说话。
阿轩坦言毅行训练,助他戒掉心浮气躁的性格。阿轩坦言毅行训练,助他戒掉心浮气躁的性格。

行山要忍耐 待人要忍辱

跟阿轩一样,阿徽在训练毅行的过程中,打破了他以往一贯对老师的看法,「我常以为老师是墨守成规、严肃古板;他们永远是对,我永远是错,他们说的全是废话,我根本听不入耳。但自从和老师一起进行毅行训练,转了环境由课堂变成郊外,我反而肯听老师说话,才发现他们也可以很风趣幽默。」因为角色的转变,连带令阿徽心态上亦开始转变,「其实老师仍是同一个人,却让我明白每个人在不同场合也有不同角色,我们要做适合自己身份的事。想到这裏,我才发现有问题的,原来是我自己。」

阿徽说的「问题」,他自己一直知道,「我以往有情绪问题,经常我行我素,一不喜欢便和人吵架、打架。其他同学觉得我跟『古惑仔』无分别。」昔日在旧校,阿徽动不动和同学打架,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停课;来到筏可初期,情况亦未见改善。直至参加毅行者Support Team及接受训练后终于「开窍」:「毅行给我最大的启发是学会『忍』;每次训练行山路,动辄行上数小时甚至大半天,过程中你会疲倦、受伤,要坚持下去才能完成,我常常对自己说『行唔完就唔系男人』来自我激励。回到学校,再遇到别人恶言相向,我会尝试忍下来:既然行四十公里山路我都忍到,更何况对方一、两句说话?」

自此,阿徽开始明白恽福龙校长常常跟他说「忠言逆耳」的含意:「越爱锡你的人越会骂你,亦对你要求越高。现在,就算我听到一些不喜欢的话,我都会先忍下来,冷静过后会分析对方说得是对还是错。」

阿轩(右一)曾代表学校参加过多次跑步赛事阿轩(右一)曾代表学校参加过多次跑步赛事
参加完毅行训练,阿徽(中)变得「和蔼可亲」。参加完毅行训练,阿徽(中)变得「和蔼可亲」。

感恩身边人 尽己所能利他

阿徽性格上的转变,连带令他多了不少朋友,阿轩是其一,「他转校过来时,大家都觉得他好恶,后来一起行山成为朋友。阿徽数学成绩不错,更开始有同学向他请教呢!」由当日古惑仔变身为好同学的阿徽,听到后也谦虚起来:「(数学)我只是略懂皮毛而已。这些年来,身边好多人帮过我,现在既然我可以帮到人,就尽自己所能吧。」

俊人透过毅行训练,获得不少启发。俊人透过毅行训练,获得不少启发。

阿徽更笑言行完山后多了说话,跟以往只懂我行我素相比,完全是两个人。他是寄宿生,每个周末回到家便跟妈咪说学校发生的事情,说个不完,令妈咪招架不来,「其实妈咪见到我这样是开心的。我亦明白到,如果没有家人、没有旧校的副校长坚持带我来筏可,我就不会在这裏。这两年在筏可我学到很多做人的道理,亦懂得和别人沟通,这些都是筏可送给我最大的礼物。」

除了阿轩和阿徽,还有多位筏可师生参与今次毅行者,他们的感想及得着又是甚么?

遇困难相扶持 香港人并不冷漠

叶俊人(中五):「当初因为有同学参加毅行,想找人陪他一起而报名;我自己一向较少运动,但今次有机会亦想试试挑战自己。记得有一次训练下大雨,当日除了我们,还有很多行山人士,大家互相帮助及合作,才能行过湿滑的山路,令我体会到香港人其实不冷漠。在训练过程中,我和老师更熟络,会主动跟他们聊天分享,我发现自己的信心大了,亦比以往更主动。」

Ivy(右)与Troy第一次挑战毅行,花了不少时间训练。Ivy(右)与Troy第一次挑战毅行,花了不少时间训练。

学习团队精神 互相鼓励进步

夏碧思(Ivy,中五生,唯一参与毅行的女学生):「今次参加毅行,我希望趁年轻挑战自己的能力。记得有一次挑战大屿山山路,行到最疲倦的时候,也曾怀疑自己是否迷了路?幸好有队友一起扶持,大家聊聊天、吃些东西、听音乐,最后行了九小时终于完成!」

麦迪佃(Troy,中五生):「去年看见恽校长参加毅行者,更在电视受访,觉得很有趣;今年年满十八岁后,校长便鼓励我参加。毅行训练让我明白团队合作的重要,队友的鼓励,助我增强自信,挑战自己的体能极限,不断进步。」

毅行是另类教育 传授课堂教不到的知识

尹浩堂(小宝,学校辅导组职员/筏可旧生):「我中三时已开始跑步,由挑战十公里、三十公里到今天首次参加100公里,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挑战……昔日我是个坏学生,常常讲粗口食烟,接触跑步后,才发现辛辛苦苦训练完一课后,却因为吸一支烟而白白浪费了训练成果……校长及老师当年亦一直没有放弃我,才成就今天的我。」

范荣臻老师(负责毅行训练的老师):「我认为毅行是另类教育,好比实习课,帮助学生学习书本以外的知识。七年前,学校已推动运动教育,恽校长带领跑步、行山,更身体力行参加毅行者,希望做一个好榜样,鼓励学生一同参与运动,强化身体机能、锻链意志力,同时亦希望为他们带来改变。」

范Sir(左)与小宝为今次毅行训练,做了不少准备工夫。范Sir(左)与小宝为今次毅行训练,做了不少准备工夫。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