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给爸爸的情书

第240期明觉   文:心田| 2011-04-06

亲爱的爸爸:

我明白今晚为何工作过度、迟迟未找到合心意的食肆、又为小小事情而恼怒──原来是想念你。

我多么多么想打电话给你,听听你的声音。可惜这个平凡的愿望,已然落空。你那不能拍照又不能上网的银色手机,胶边已经开始脱落,我还在用;当它寿命到尽头时,对你的怀念会好一点吗?

你用了多年的深褐色樟木衣柜现在我房中,放了两季衣物及床单被套。你在它顶端打下的一口钉,我不忍拔去,学你一样挂个大红福字月历。你买下的樟脑丸仍然发出清冽的气味。不知到那些滚圆的白珠子灰飞烟灭时,思念会否轻一点?我当年送你的精致纯棉睡衣,你不舍得穿;那柔软绵密的紫色暗花小面巾,你还没用过,我统统保留了。那用来放洗衣粉印有小白狮卡通的深绿色椭圆胶盒,盖子在我童年时已有一道裂缝,你用胶布包好了,现在仍旧用来盛洗衣粉。这些物件给我不可磨灭的亲切感;童年时得到的宠爱,仿佛因它们而依旧存在。我也喜欢那个用来盛生果的黄色通花塑胶篮,却被大哥拿走了。大哥也是感性的人,他一定也想借此怀念你。中四那年在八号风球前夕,拾了一只受了伤的粉蓝色娇凤回家,就是安放在这黄篮子裏头的。我向邻居讨来点雀粟,养活了它,为它取名翠儿。风雨一过,你立即为它买了大笼子,又多买了一只鲜绿色的陪它!

还记得翠儿巍巍地自指尖走到肩膀的趣致模样呢!

我仍然好想好想你那布满绉纹但温柔的手,再轻轻地摸摸我的头,说我很乖很好,你很以我为荣。我仍想为你涂上滑滑的香薰油按摩,按很久很久都可以。回老家,可喝到你落足材料煲的老火汤。对不起,从前我太忙,喝得太少──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那么好喝的汤,真好喝,很好喝。

爸爸,我欣赏你的喜乐,你常常记得医护人员的姓氏,予以称赞,常常逗得身旁的人开心不已。亲友伤感了,你就举起手,微微地挥动,慈祥地叫大家不要哭,不要哭。爸爸,我欣赏你顺应自然的运作,要尊严地告别,容让我签了纸不让医生作无谓的拯救。你是多么的勇敢啊!面对肺癌末期的痛楚,依然可以告诉我,那痛像是扭毛巾,是4级的,噢,一下子跳至8级,火烧了,我便快快拿吗啡来。你是爱整洁的,我为你刮了胡子,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好让你干干净净的上路。你满意地笑了。

爸爸,我可以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在这一刻守着你,让你在安静中离去。一早叮嘱了家人,不许哭喊,不可嘈吵。我静静地站在床边,你的手放我右手上。这时,我真庆幸一直以来所受到的正念的训练。我没有抗拒内心悲痛,只是默默地观察住一个一个心念的流逝,保持平静,不住祝福。听到你喉头卡的一声,呼出最后一口气,我仍动也不动,只是以慈心祝福着。你很平安,很平安地离开了,这真是你的福气。如今,在另一次旅程中,你可有重新变得健康、年轻呢?相信你的慷慨、善良、信心、勇气,会一直陪伴你到另一个世界去。

你不用担心我,我很好。我很懂得照顾自己,有时会喝下夏枯草,上火时懂得为自己刮痧拔罐;尽量早睡,早上酣畅地醒来,午间闭目养一养神。这些都是你教我的。爸爸,多谢你,留下了很多爱给我。从你身上,我学懂爱惜自己。如今,我也以这爱爱我身边的人和我的学生。

爱得越深,痛也越深,因为当中有太多执着。我仍然很想很想再遇到你。我很想知道你在另一个世界中生活过得可安好,于是此刻便觉得缺欠。我不过是个凡夫俗子,故此只能看着凡夫俗子的心又在造作了。

醒醒鼻子,松了一口气。心情渐渐回复平静。如果你在,会一直微笑看着我今晚这个样子吧!是的,你一定在笑。把今天的功德回向给你。

小女儿

心田敬上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