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经典电影系列—成佛是跟自己做Inception? (上)

第206期明觉   文:Opal| 2010-08-11

友人看了电影“Inception” (潜行凶间)的优先场后兴奋地跟我说:“你要去看!你要去看!”。这个片名奇奇怪怪的像套恐怖片,有点倒胃口。在youtube找了预告片(潜行凶间Inception-HK Trailer)来看,原来这是个有关梦境、现实与潜意识的故事。

主角Dom Cobb 是一名精于潜盗的神偷,但他偷取的东西与一般盗贼完全不同──Dom能潜入目标人物的梦境,在他们的意识深处盗取机密资料。有天,Dom接受了一项艰巨的任务,这次不是盗取,而是潜植意念。为了确保意念能够成功植入目标人物的脑海中,他需要潜入目标人物最深层次的意识,并使计让目标人物以为那是他自己想出来的意念。要进入最深层次的意识,一个梦并不足够,他需要目标人物在梦中再做一个梦,然后在梦中梦中继续做另一个梦……

这套电影成功地利用了梦境与现实的模糊之处作为切入点,究竟甚么是真,甚么是梦?相信这是每一个观众都会反问自己的问题。对笔者来说冲击尤其大,可能是因为电影让笔者回想起一个梦──我在走路,突然有个想法:“我在做梦吗?”但我不肯定,所以便去观察脚步,就好像行禅一样。观了几下感觉很真实,不是梦呢。过了一会,我突然醒了,吓了一跳──怎么看错了!我决定起床去喝杯水,冷静一下。水喝完了,我发现自己还是躺在床上,看看倒水的地方,杯没有动过,水也没有喝过。

那是我做过最恐怖的梦,一次又一次我以为是在真实中,但却全都错了。有人可能问:“听起来好像没甚么,有这么可怕吗?”小时候听到庄周梦蠂的故事,也觉得这个庄子也真多余,蝴蝶梦到庄子也好,庄子梦到蝴蝶也好,醒来还是庄子就行了罢。到自己作了同一个梦,才明白了,当做了一个栩栩如生、和真实没有两样的梦,然后突然发现一切都是假的的,就会很疑惑──我怎知道自己现在不是在做梦?会不会现在的我,还是在某一个梦中?

这套电影提供了一个可供参考的答案。戏中其中一段,主角Dom为了得到目标人物的信任,告诉了他辨别梦境的方法──我们粗心大意的话,就会觉得一切都很真实,但如果我们愿意细心观察,必定会发现梦境不合理的地方,例如是物件的移动违反了物理原则,又或者完全记不起在梦境发生前自己干过些甚么。那么笔者要知道自己是否正在做梦,能否应用这个技巧?

佛陀其实教导了我们类似的方法。在原始佛教的经典《念处经》中,佛陀讲述了四念住禅修:把注意力放在当下的四种地方,从而建立正念。那四个地方包括身体(身)、感受(受)、心的状态(心),及一切有关物质及心理的真理(法)。简单点来说,就是我们如实观察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个行为:当下在做甚么、想甚么,快乐、不快乐,都要了了分明,不加任何概念的评论。例如吃饭知道在吃饭,每一个动作的连系,每一口的味道怎不同,而不是不停在想这很好吃,那不好吃,下次要再吃。这可不是件容易事,我们太习惯了手上做一件事时心中想另一件事。笔者想起了在《西藏生死书》中的一个叫“赛月童子的父亲”的故事:

有一个很穷的人拼死拼活的工作,好不容易存了一袋子谷物。他用绳子把袋子悬吊在屋梁上。当天晚上就睡在袋子下做白日梦:“如果我把谷物出售,就可以赚钱。赚了钱就可以买更多的谷物,然后再卖出去,不久就发财。很多女孩子就会来追求我,我将讨一个漂亮的老婆,不久就会有小孩……他必然是男孩……我们该替他取个甚么名字?”他看到窗外的月亮升起来了。“我要叫他‘赛月’……”就在那时,一只老鼠爬上那袋谷物,把绳子咬断,就在他说“赛月”这两个字的时候,袋子从天花板掉下来,当场砸死了他。

当我们与当下分离时,思想便开始驰骋,我们和这个穷人也没有分别。思想告诉我世界是恒常的,我是不会那么容易死的,我是需要执着我喜爱的人事物的,然后我们便会像穷人一样开始不停建构自己的梦境:钱、权力、地位,越多越好。但当心能持续如实观察当下,“念念之中不思前境”、“念念不愚常行智慧”,就会发现我们思想的不合理之处,世事是无常的、没有一件事能永远都圆满的、没有一个永恒不变的自我。当一个内观行者对三法印有亲身的体会时,就会发现,原来我们以为是常有的人生,其实只是一场梦,只是我们的愚痴,支持我们继续去做梦。

笔者是否在做梦,或是已经醒来,现时还是不太清楚。要知道答案,只好练习时时刻刻勤修四念住,精进修行了。

(二之一)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