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经典电影系列—《阿凡达》赏析

第200期明觉   文:心田| 2010-07-02

听余秋雨先生在讲座上不只一次提到《阿凡达》有极高的艺术成就,且盛赞导演及编剧占士金马伦不甘于以往成功的说故事方式,敢于尝试新的技巧;我本来不欲去看这《无间道》的外星版,不过既然余教授说得这么好,而且一些旧生也说一定要去看3D版,便去看了。

坐在极舒服的梳化椅上,心处于很松弛的状态,预备在以下近三小时被带去另一个世界中娱乐一下;果然,感观上得到很大的刺激。第一次戴上立体眼镜,丛林中高高的野草仿佛在我脚边长出来似的;那极瘦极矫健凶猛的外星黑狗围着积的阿凡达时,我紧张害怕得猛捉住身旁友人的手臂,低声惊呼。真的好看。散场时脚步松松软软的,轻飘飘似踏云中,陶醉得不愿醒来,不得不快快写下感想。上一次在电影院中出来,似踏云间,急急要写下赏析,已是《天使爱美丽》了。可惜美丽天使误落荷里活,拍了《达文西密码》,令人不忍卒睹。

欣赏《阿凡达》细节上的处理,没浪费一个场景、一句对白,层层呼应,节奏松紧有致。例如女博士姬丝一开始对海军出身的积颇不以为然,她要的是学院出身受过训的人员,懂得尊重纳美人及与之沟通。不过,她后来对积越来越欣赏,甚至愿喂他吃饭,帮忙搬他的拐腿上床,可见二人的情谊发展得越来越好。姬丝的口头禅是「真想拿些样本回去研究研究」;她发现潘多拉星球的植物之间有比人脑更精密的讯息传递网络,后来自己也进了去,与女神艾华合为一体,求仁得仁。可能她的记忆真的成了艾华的记忆,于是艾华最后发动总攻击,最终保卫了美丽而神圣的土地。

潘多拉是人类对此星球的命名,取材自希腊神话:天神惩罚盗火的人类,便送人类美女潘多拉,她揭开了本来不可以揭开的盒子,使盒中罪恶与苦难在人间散播。此命名乃不吉之兆,人类看此为充满毒气猛兽之处,来此为得名贵矿石,已为了掠夺及战争埋下伏线。其实纳美族人又怎会如此称呼自己的星球呢?

    虚拟的电影世界中又有两重世界,一个是大美国主义式的军阀侵略集团,另一个是身心灵与大自然及神灵联合的纳美族。在人类中也分开两个阵营与两种思维模式:强壮的上将柯迈斯每提起纳美族人,总是说「他们是很难杀得死的人」,这是源自海洋文化二元式进占型的思想模式;姬丝则教积以纳美人的眼光去看这个世界,倾向于圆形的无生无死的宇宙观,是古人天人合一感应式的思维。成功的人物塑造充份显示了两种不同的思维。积亦由前者渐渐过渡为后者,他最初以为去做卧底只是浪费时间,纯是入侵者的思维;到后来没有任何计划便躺进金属棺材似的连结器中,上了阿凡达身之后才决定要成为传说中的「魅影骑士」,是一次灵性及修养的成长,他真的是一只空的杯,愿意倒空自己,接受新事物。那个结领带的年轻总裁与柯迈斯的杯子是满满的,骄傲自满地睥睨纳美的山川文化。从一个人如何看待比他弱小的人,就可以知道他是不是真正的强者。恃强的人类最后垂头丧气地被驱逐离开这美丽的星球。他们进行了这么无情的破坏及杀戮之后,也不过是被驱逐而已。意味着真正的强者是宽容的仁厚的,像真正的儒家思想及基督精神。纳美人手拿的虽只是弓箭,却是真正的强者,因为他们有公义、有爱、有神灵,这也意味着人必定不能胜天。这也令我联想起围棋。强势的军火似已包围住灵树,后来却被神灵包围痛撃。

网上有人表示很想很想像积一样去到美丽的土地上过着尊重生命与自然的生活,然而这是不可得的,于是失落得引发了忧郁症。这情况与有少年人给魔法学校校长邓不利多写信申请入学一样,除了反映说故事人的成功之外,也揭示了一撮未能与现实和谐共处的人对心理辅导的需要。这也令我联想起《红楼梦》中「天尽头,何处有香丘?」,黛玉及宝玉对一个自由平等、和平友爱的理想世界的向往。余英时教授已经在《红楼梦中的两个世界》中指出大观园是虚拟的,可仍有人执着要找出大观园的原址。其实潘多拉是大观园,是天空之城,是霍格华兹学院,是人类心中的理想世界。

电影中的时代,地球已然荒凉,人类扼杀了自己大地的母亲,现在更去破坏别的星球。真正的原因是无明、是贪婪、是操控、是「Matrix」。 占士金马伦说这是在95年编的剧本,但我认为他仍然脱离不了Matrix的佛学及神学框架,这也很好,沿用得很聪明;而且,在意识转移的科技上比Matrix的进步,那边厢的阿凡达死了的话,这边的人仍可以醒来;而且不用把尖尖的仪器播入后脑,方便多了。 Matrix 中的母体是无明,是操控,他手下的史密夫程式是嗔恨,非理性的程式是女黑人「神喻」,两者都促成了「救世主」的成长。在《阿凡达》中,也有充满权力欲的柯迈斯及通晓神喻的女祭司;两者都促成积的救世角色,然而深度仍未及得上前者。

在对理想世界的描述方面,《阿凡达》比较细致及美好。自给自足的纳美族人并不贪婪。女主角为了救积,不得不杀死好些恶狗,但当危机解除了之后,她充满怜惜地祝祷,庄重地送它们的灵魂回归艾华的怀抱中;并指责积的无知、白痴:没有他的喧嚣,它们原不用死。积后来学懂了这一点,他能有节制地完成狩猎,感谢鹿弟兄贡献出了肉身,也会化为族人身体的一部份,并恭送这弟兄的灵魂返回艾华的怀抱中。这是古人狩猎的行为,古人的宇宙观是圆形的,万物由神而出,死后又回归神的怀抱,生生不息。故此,人不可任意杀戮,对大自然要心存敬意。这令我想起《与狼共舞》中,白人为对原居民赶尽杀绝,肆意屠杀他们赖以为生的水牛群。而《阿凡达》中,积却合格了,准备好了,可以学习驾驭魔鬼鸟。

纳美族人连一滴小小的种子也会尊重,并能读懂大自然的种种信息。影片一开头是美丽浓密的树,中间及结束也是树。灵树是敬拜的中心,人都到树前敬拜,从粉红色的气根,可以听到祖先的歌声。圣树种子的精灵可以飘到人前,作出种种提示。这与宗教学上神圣轴心(axis mundi)的概念很相近:树的顶端指向天空,根部通向幽冥世界;躯干在人间,可接收人类的信息,传达给上天及地下。《天空之城》也是靠一棵树连系,树根救了两位小主角,意味着人要归根;姬丝与积都在树根上接受治疗,积可以转移到另一个躯体中,姬丝则在体验过与艾华的联系之后,含笑而逝。《天空之城》的浮动城堡,在《阿凡达》中重现了,那几座浮在半空的小山,山上有绿树,也令我想起西西的《浮城志异》。

     喜欢《阿凡达》中联系的意象:纳美人的头发可伸出神经线,与树、马、鸟均可合体。族人手搭着手,同心地提供爱的治疗,充份体现出友爱,大家都慷慨地让能量流动。族群、爱情、成人礼均在神的慈爱中体现。看来人的出路,最终仍是爱护自然、尊重生命,与远古之前已存在,我们古人较为熟悉的奥秘重新连系。这也令我联想到佛教所说「念念分明」的正念,以及耶稣说的:「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常在我裏面的,我也常在他裏面,这人就多结果子,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作甚么。」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