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学研究文学硕士-AD

缅甸禅修札记(二)

第275期明觉   文:云水| 2012-05-02

修到第六天,妄念丛生,烦乱至极。尽管有盘腿两小时的功夫,但坐下来不到半个小时便要睁开眼睛,胡思乱想一通。老禅师说,不要盘腿,不要张眼,坐不下去便慢慢站起来,行禅半小时,正念正念,观心观心。不过,老实说妄念根本说不上是甚么有趣的东西。妄念不就是妄念吗?有甚么可以观察?观察它不但不会令它消失,反而助长了它,让它变本加厉,越来越放肆。一天行禅时看见一只猫,心想这只猫长得像一只鸡。于是一个怪念头就卡在脑里一个晚上。

禅师第八天建议可以加一点“止”的功夫来抑制散乱和掉举心,即“佛随念”、“慈悲观”、“不净观”和“死随念”等法门。好像有一点帮助,但思维过分活跃,心猿意马,实在没有办法。就在这个时候,原来第一天见面的法师告诉我,明天带我到森林道场一游!

森林道场就像我想像一样,环境优美, 蓝天下呼吸那自然的清香,还有那种四周和悦的感觉。坐了三个小时,感觉良好,不但没有杂念,而且心里生起一种莫名的喜悦。不过时间到了,我被无情的带回那个城市道场。

回到城市道场,我一心就是挂念着那个美好的森林道场。森林啊!森林啊!喜悦没有了,回到五浊恶世──这时候醒觉到这不也是个妄念,执着外缘的表现么?回到主次所缘的修习,慢慢发觉那喜悦感又回来了,感觉体内出现一种像电流的能量,在不同身体的部位流动,十分有趣。这种变化带动了整个“观”的修习,行禅和坐禅都看到了一些过去没有看到的东西。

早上跟老禅师小参,说出自己的体验,老禅师没有理会我,感觉被拨了一盆冷水。说到坐禅和行禅时,我又开始背我的台词。禅师突然问我一些问题,我很不为意地说出自己的观察。老禅师突然大掌一拍,然后哈哈大笑,吓我一跳。禅师说:对了,对了。知道我还有两天便要回港,禅师接着说,花了一整天在煮饭,饭好了,不吃便走。

读者可能会问,坐禅和行禅时究竟看到甚么,甚么才算是正确答案?我想自小被训练背念model answer的香港朋友,还是自己find out吧!

接着的那两天,发现禅修的一个重要关键:坐禅不起轻安,根本是无法继续下去的。试问哪个傻瓜会一辈子无聊的呆坐,或者挨着背痛腿疼自虐?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起轻安就好像“食鬼游戏”里Pacman吃了“大力丸”一样,把整个游戏的局面扭转。所以老禅师说,饭好了才是开始吃饭的时候。原来这场饭局刚开始呢!还有多少惊喜在等候着我?

不过坐禅不是要追求某种感觉;一旦生起了“有求之心”,妄念继而繁衍。禅修是心灵的培育,对心灵的彻底认知。原来人心是可以培育的,我们现代的所谓科学教育完全失败了,因为忽略了修心这一点,以为甚么都可以量化,以外界的方法或技巧解决所有问题。我们中国人传统所讲的修养实际上和修心也是同一道理。污染的心把人带到罪恶,清净的心让人和悦自在。这不原来就是佛陀教化众生“自净其意”的本怀吗?

佛教修学的次第十分清晰,先要学习,学习后要思维,不过思维的最终目的是要实践,让学会的东西对自己进行正面的改造,也就即是所谓的“闻、思、修”。今人学佛成风,学习固然满足到思维上的一些东西,不过没有实践就不能融入个人生命当中,只是一堆教条和理论,甚至沦为戏论,让人自我膨胀。不过怎样修,修甚么法门等等各种疑难,还是需要有经验的禅师来指导。

原来城市道场和森林道场的主要分别,在于前者得到居士护持和供养,提供足够的条件让禅师给行者提供指导;后者则以自修为主,法师告诉我很多人幻想到了森林禅修可以证得甚么甚么果,去了以后出现各种问题,没有禅师给他指导,自己胡思乱想,有些行者一声不作的便走了,有些甚至放弃了修行,不单生了退心,极端的更生起嗔心。

回到烦嚣的都市,十天的禅修就像静止的流水一样,像一个不爱说话的好友默默的提示着我,偶尔在空气中为我划出一个蓝天的窗口。要达到境随心转的境界,那就必须把心修好,仔细聆听心要说的话。

这几天不断传出缅甸的新闻:昂山素姬病倒了,四月一日的大选,还有缅北边境的难民……。曾经是东南亚最富足的国家之一,现在大家看是个倒楣的地方,但另一方面缅甸又是个佛教禅修的最后堡垒。祝福缅甸这个国家,还有她善良的人民!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