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缺了一角的豪宅

第282期明觉   文:何国全| 2012-08-08

乔迁的鸡尾酒会,衣香鬓影,来者非富则贵。这一个高阶层的场合本就不属于我,但我还是应邀赴宴。

气派非凡的独立洋房在聚光灯照耀下显得美轮美奂。先入眼帘的是一个翠绿的花园,还有一个泳池。豪宅内的装潢可以媲美宫殿,设有升降机和按摩浴池,富丽堂皇之处,不必赘述。屋里有特为宠物而设的空调室和浴室,更雇有专人侍候,的确令我瞠目结舌。

泳池旁,贵宾们抽着雪茄,吞云吐雾,金黄色的威士忌在欢呼中,顺着他们的喉头咕噜下肚。大厅里,有握着高脚杯,轻轻摇动着红酒,小声说、大声笑的闻人。花园那儿一阵喧闹,掌声如雷贯耳——原来是屋主当众宣布捐款,将一些支票,在记者镁光灯的闪耀下,交给了慈善机构的代表。

这位富商慷慨解囊之事,时有见报,众所周知。一些商人懂得取之社会,用之社会,莫管是高姿态或低调的赞助,我以平常心看待,只要是诚心以扶危济困为出发点,我都由衷地赞赏。

我穿插在陌生的人群中,企图寻找一张熟悉的脸孔——那一个坐在轮椅上,在出院时很吃力地向我展露笑容的老伯。我在屋里户外,前庭后院寻索了好一会儿,都不见老伯的踪影,开始有点儿纳闷了。服务周到又眼尖的佣人,看穿了我的动念,前来招呼。我向这位佣人形容了那位老人家的相貌,她眼睛一亮:“哦!原来你是在找我们家的老爷啊!”

“嗯!他老人家怎么样了?”他没来复诊,我实在很想知道他的近况,这也是我硬着头皮出席这酒会的原因。当我被告知他的病情在康复中,我顿时卸下了心头大石。

谢过了她,我转个身,想找一个中途离席的借口,那佣人却低声道:“先生,你真的很想见一见老爷吗?”她这么一问,又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那佣人鬼鬼祟祟地引着我走到宠物室旁,一个无人的角落,在我耳际说:“我家老爷不住在这儿。”我满腹疑惑地看着她,多嘴的她又说:“他独自住在后巷的小屋里,他的三餐,由我送过去的。”

望着那几只关在空调室里,主人所爱护备至的宠物,就在那一瞬间,我感觉室内的温度急速下降,寒意阵阵。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相信这里头肯定有难言之隐。清官难断家务事,由不得外人去揣测这大户人家的是非曲直。长年累月的积怨,造成了父子今天水火不相容,无奈的局面,的确叫人心酸。

人与人之间,最好维系感情的桥梁就是彼此的谅解,偏偏生活中的摩擦却又最容易产生误解。期待他们父子俩能打开彼此的心门,涣然冰释,在同一个屋檐下共享天伦。从某个角度看,缺了温情的家,就像缺了一角的豪宅,哪怕再富丽堂皇,也显得有些美中不足的地方。

这一个经历,让我领悟到纵使家财万贯,家庭的温馨可不是用金钱换取得到的。爱的秧苗,须从心里培植,在家庭里茁长,过程中还需要坦然的沟通和谅解来滋养,也需要包容来去除彼此心里的棱角和杂草。 小爱与大爱,皆是人的根本。有了家人的关爱为基础,他日在社会上撒大爱时,才会种出一片绿油油,硕果纍纍,大家都起欢喜心的功德田。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