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缺点原来是优点

2009-08-26

文 / 温绮玲
 
谢建泉医生退休前是伊利沙伯医院的肿瘤科医生,为人乐观、风趣,每次与谢医生见面,话题总离不开与「死亡」有关。
 
一般大众对「死亡」总有点忌讳,轻易不会挂在嘴边。身为香港生死教育学会创会会长的谢医生,却觉得人们实不需要逃避此话题,甚至有必要尽快为自己好好计划,如何面对死亡,和交代如何处理死亡后的意愿。 听谢医生讲「生死」,都会在嘻嘻哈哈中,改变了对生死的害怕。
 
连死也不怕,人便自然安心自在,看事情,更正面。 上星期答应了衍阳法师,负责开车接送谢医生与法师会面。 自问方向感不足,虽然出发前已看熟了地图,还是走错了。
 
「你车子里可有地图?」医生问。
 
「没有。 以为看熟了,牢记着便成,反正开着车,没法看地图。」我答。
 
「放地图在车中,方便些,让乘客代你看好了。话需如此,我在车中不能看书睇字,不舒服。」医生说。
 
听罢,顿觉有同病相怜之感 : 「我也是,这是我自少的一大缺憾,医生告诉我患有《耳水不平衡》之故!」
 
「绝不是缺憾,你知道吗,在我们的耳内,有三套Semi Circular Canal,对我们的举动很敏感。 其实,我俩的Semi Circular Canal较其他人特别敏锐。那是我们的一大优点呢!」医生以其一贯开朗的语调娓娓道来,将我多年来视为挥不起的病故,从另一角度看,却可以引以为荣。
标签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