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老寺的守护者

第273期明觉   图、文:传灯法师| 2012-04-04

  在门外叫了半天,师兄终于出来应门。下午时分,没有法会,寺里格外宁静。
 

  东侧的小厅,窗明几净,太阳斜斜照进来。多年来,这里一直保持整齐的摆设,古旧的桌椅桌布,墙上的老钟依然滴答作响,还有历代祖师的法相。
 
  师兄比我早十年出家,当年她披剃后,就像其他师兄一样,被恩师送往台湾读佛学院,接受完整的僧材教育。后来她奉师命,担任了有80年历史的老寺院的监院。
 
  老寺坐落低洼地区,寺前有一道沟渠,每逢雨季来临,下大雨时,水涨得很快,一会儿就溢出,朝寺里涌来,一路流入大殿。尤其午后时分,寒、暖气流在天空交会,马上乌云满布,雷电交加,转眼间豆般大的雨倾盆而下。因此,变天时,寺里的人,心情总跟着凝重起来。
 
  有一年雨季,雨水特别多,一连下了几天几夜的豪雨,水像洪流般从四面八方涌入,淹过了大殿、斋堂、寮房,整间寺院,就像泡在水里一样。师兄带领着居士们,漏夜垫高家具,或移往高处,直至精疲力竭为止。因长年饱受水患之苦,只要一见天色不对,师兄就会彻夜难眠。
 
  我曾到过老寺几趟,入寺必须经过一座老旧的山门,寺前有块空地,稀稀疏疏长了点绿草树木。寺院保有传统的建筑风格,范围很大,处处可见岁月斑驳的痕迹,但除了法会、活动以外,其余时候大致只有师兄一人。许多人来看过或小住一段时期,觉得太旧,人手太少,要做的事又太多,都不敢留下。
 
  虽然如此,师兄咬紧牙关,耐心地逐步把老寺整顿起来。「起初真的很艰难,多年下来,现在里里外外,大事小事,总算上轨道了。」师兄淡淡地诉说。
 
  周末,寺里开办儿童、青少年和成人佛学班;全年几个重要节日,必定启建法会,恭请台湾或国内法师来主持。法会时,寺里热热闹闹,甚至不敷应用。
 
  眼见孩子们的心灵健康成长,促使她留守老寺,继续办学。看着终日劳劳碌碌的家长,能在红尘中来到清净的殿堂,种点善根,修点福报,她深知这是出家人的重任。一颗对法坚定不移的道心,让她能义无反顾地排除一切困难。
 
  即使只有自己一人,师兄都坚持每日定时上殿功课。钟磬木鱼铛铪唱诵,她样样都行。有一回,我跟她一同上早殿,她当维那,我敲木鱼。我平日没有练熟木鱼,《楞严咒》很长,敲着敲着,手开始发酸发麻,越使劲手越僵,越不听使唤,怎么办?忽然想起,在台湾某寺挂单时,当持诵《楞严咒》的速度越来越快时,师父们也是放下木鱼「清诵」的。想到这里,我就有样学样。当时只有我俩,突然停下木鱼,念诵也被打岔了。师兄看了我一眼,缓缓走过来接过木鱼,继续敲下去。
 
  多年来,老寺的两旁,一间间新房子逐一建起,新与旧遥遥相对。老寺仍然伫立,师兄依然守护着对祖师对恩师的报恩心。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