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胖嘟嘟的阿珍

第302期明觉   文:梁锦萍| 2013-05-15

增加的除了脂肪,她还储存了极大愤怒。食物是她逃避悲伤的海港,也是跟子女亲密的维系……

炎夏将至,女士们都为冬日不经不觉剩下的猪腩肉费神。走在大街小巷,keep fit 减肥的广告更见铺天盖地。我们的身心灵原本互为影响;来自生活的压力,往往影响身体运作,正所谓有诸内形诸外,辅导中,我常常见到备受生活困扰的人,体重较平静过活的人容易失控。阿珍,便是很突出的例子。阿珍原是身高五呎三吋,体重一百零三磅的标致女郎;婚后三年抱两,放弃了工作,全心全意照顾家庭。过着快乐的少奶奶日子。

从那天目睹丈夫跟自己亲妹紧抱床上,阿珍的体重,一直向上飆升。吵过、哭过、甚至试图轻生;阿珍的丈夫不但没有怜惜她,每月放下家用便匆匆离去。我们初次见面,阿珍体重已达到了二百磅,连走一小段路也不断喘气。

阿珍每天不断问自己,「为什么妹妹竟联同丈夫出卖我?」妹妹跟丈夫通奸的一幕,不断重现眼前;纵使羞耻溢满心胸,为了丈夫的面子,在外却要保密。想过搬回外家暂住,但阿珍怕事情张扬开了,使父母难过。她想过了结自己,却看到两名年幼子女极需母亲照顾。不记得从那一天开始,阿珍跟外界断绝往来,并且开始无节制地饮食,以排解内心的愤怒和寂寞。

「最疯狂的时期,是一个晚上,吃掉八包薯片、一个西瓜、一盘雪糕、半煲红豆沙。直至呕吐为止。那种『饱足』感确是妙极。」阿珍越愤怒,越吃得多。最后,丈夫离家跟另一个女人同居,剩下阿珍和两名儿女。就这样,她在痛苦中度过了十个年头。

美食,也是阿珍跟儿女沟通、表达关怀的途径。阿珍为儿女每天尽心预备美味食物,遭遗弃的一家三口,平日绝不提爸爸或丈夫,倒是开饭和一起吃东西时显得乐也融融。直到一天,学校要求阿珍带女儿到医院去,因女儿超过正常体重40%;当医生询问女儿家庭生活状况,一提及母亲,女儿情绪控制不了,直哭了出来,于是学校请社工介入。就是这样,阿珍经女儿学校社工转介,前来我的办公室,开始接受辅导。

有机会说出内心的秘密,阿珍多次情绪崩堤似地,哭得不能抑止。把内心痛苦倾出,阿珍开始正视自己的状况。为了一双多年守候身边的儿女,阿珍开始运动并跟从营养师的饮食建议,重新出发。随着心里的抑郁得以排解,阿珍对食物的倚赖渐渐减退了。还记得我告诉阿珍要离职了,她郑重地邀我吃一顿「最后午餐」,以示谢意。这顿午餐真是质量俱佳!桌前的阿珍,脸容光亮,比第一次见面时灰黯的面色,和肥肿难分的脸容,她真的可爱了许多许多。

事隔多年,两个月前,我在弥敦道某红绿灯位置遇见阿珍。她比之前消瘦了,皮肤也晒黑了不少。她已找到一份全职速递的工作,孩子也上了大学……。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