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自小播植菩提种子──藏传佛教‘惊现’playgroup

文:侯松蔚    图:侯松蔚、吉祥香巴大乘林| 2015-01-14
吉祥香巴大乘林会长Christina Kan(左一)主持菩提子playgroup,指导小朋友礼佛吉祥香巴大乘林会长Christina Kan(左一)主持菩提子playgroup,指导小朋友礼佛
年仅一岁半的Tara正绘画心意卡给大宝法王年仅一岁半的Tara正绘画心意卡给大宝法王
六岁的Jason在穿念珠六岁的Jason在穿念珠
小朋友制作的风马旗、念珠已经过大宝法王加持;上方风马旗的绘画者七岁半,下方的五岁,后者画风明显较简单,但他依样画葫芦地「绘」上了藏文六字大明咒。小朋友制作的风马旗、念珠已经过大宝法王加持;上方风马旗的绘画者七岁半,下方的五岁,后者画风明显较简单,但他依样画葫芦地「绘」上了藏文六字大明咒。
六岁的Jonathan与家长一起静坐,前方摆放了他们的cupcake制成品六岁的Jonathan与家长一起静坐,前方摆放了他们的cupcake制成品
三岁半的Faye(中)于家长协助下制作cupcake三岁半的Faye(中)于家长协助下制作cupcake

身为佛教徒的父母,往往希望子女也能接触佛法。然而,若带子女参加佛学讲座,他们听不明白,只可呆坐发闷;若参与法会,他们也不知道在做甚么,倒可能对与流行音乐迥异的梵呗反感。久而久之,孩子可能讨厌佛法!连成长于佛教世家的东莲觉苑继承人何鸿毅居士,小时候也抗拒参加法会。若非后来遇上悟一法师,为他生活化地解释佛法,现在便不会有佛门网的出现。1


某些汉传佛教团体,明白到不能让小朋友对佛法生厌,故特别举办适合他们年龄的活动。这些活动可能完全不谈佛法,而以游戏带出道理;有些则以轻松的手法、简单的言语,介绍慈悲、正念等有助儿童成长的佛法概念。例如东莲觉苑弘法精舍举办的「小小CEO(Children Explore Opportunity)培训班」。2


相对地,香港的藏传佛教组织,给人的印象是经常做灌顶、加持、法会。这一方面是因为多数藏传上师与汉人弟子都存在着语言障碍,另一方面也因为华人偏好祈福,讲经说法时参加者廖廖可数。不过,这情况近年已逐渐改善,不仅开示数目增加,也越来越多亲子、植树、安老等活动,发展出一番新气象。


想不到,现在本地藏传道场连playgroup(学前游戏小组)也有!


香巴噶举派(Shangpa Kagyu)传承持有者卡卢仁波切(Kalu Rinpoche)的香港道场──吉祥香巴大乘林,去年年底开始举办「菩提子playgroup」,发起人正是该道场的会长Christina Kan。


笔者觉得,playgroup出现在藏传佛学会,太不可思议了。问及Christina受到甚么启发而萌生这构思,她坦言一直希望向下一代播植菩提种子,只凭着这一颗愿心,自发地大胆尝试。她本身除了照顾女儿、于其学校讲故事外,没其他相关经验,为此她搜集了很多资料,例如参考过噶玛噶举派北美道场KTD的「菩提儿童」(Bodhi Kids),构思了好些活动。因缘际会,她认识了从事幼儿教育的法友,法友义务调整活动的表达方式及深度,并在场协助她进行活动。


道场不是专门办playgroup的大型商业机构,报名者中一岁半至三岁半的有几个,五岁、七岁、九岁的又有几个,Christina两人无法分批教学,故尝试让他们一起上课,效果竟出乎意料地好。不同年纪的小朋友相处融洽、玩得开心,给予相同的问题或任务,都能分别作出深浅不同的回应。结果,造就了这个年龄差距最高达7.5年的特殊「playgroup」。


菩提子playgroup逢周日聚会,每次主持人都会教导小朋友分享、帮助别人、环保、让坐等,并要求小朋友完成一些任务,例如在家协助父母做家务、少用纸巾而多用手帕,下次回来报告。通过小朋友的实践情况,与及即时的问答,主持人可以了解他们是否明白课堂内容。


游戏是playgroup不可或缺的。例如要求小朋友蒙着双眼,笔直前行触摸指定物件,借此教导正念。又如把观音菩萨六字大明咒om ma ni pad me hum分别写在六张卡纸上,与小朋友玩「大风吹」──把咒字卡片放在不同地方,主持人念出任何一个咒音,小朋友便要尽快找出咒字所在;另外,主持人也会把六字卡片调乱,让小朋友排出正确顺序及读诵。虽然孩子不清楚六字大明咒的意义,但当作符号或暗号,作游戏之用亦无不可;何况,《大乘庄严宝王经》记载,只要见闻、触碰、口诵六字大明咒,已能灭罪增福。


小手工的环节也许可视作另一种游戏。从最初比较简单的填色、绘画,到较复杂的穿制念珠、绘制风马旗都有;最近,则是制作杯子蛋糕(cupcake)、润唇膏(用意是教导孩童使用环保的天然物料)。其中,念珠和风马旗都被送到印度,恭请第十七世大宝法王乌金钦列多杰加持后发还;他们绘画的心意卡,也全部送给法王过目。孩子们把经过加持的风马旗被挂在各自家中,念珠则自用或转赠家人,这对他们而言是一种成就,也是一种鼓励。


此外,主持人也会循序渐进地教导小朋友静坐。首先只讲姿势,接着简单地说留意呼吸,让小朋友尝试过后,下一步才详细解释怎样留意呼吸。Christina希望,静坐可以提升小朋友的专注力,促进学习,减轻功课上的压力;同时认知自己的想法,增强自控能力。据悉,有些参加者回家后,仍有继续静坐。


有时,主持人会播放影片,例如佛陀传记卡通;或分享自己的朝圣见闻,并派赠朝圣所获的加持物。


除了主持人设计的教学活动,孩子们透过排队索取劳作物料或礼物,学懂礼貌与秩序;透过集体游戏,学懂社交;透过制作小手工的过程,学懂解难、分享,也促进了亲子关系。


Christina表示,虽然playgroup包含佛教内容,但并不强迫儿童信佛,旨在让他们来到道场接触一下,缔结善缘。懂事后信佛与否,由他们自行选择。话说回来,光是参加了这个playgroup,已经有小朋友询问父母经文中出现的「非人」、「轮回海」是甚么意思;更有人梦见与观音菩萨聊天。两位主持人,都感到十分欣慰。


许多参加者都主动要求父母再带他们来玩,义工认为这显示了小朋友在这里经验愉快,觉得自己是主角,与不可自由走动或说话的一般法会截然不同。笔者深有同感,无论对小朋友或年轻人,都应针对他们的心态弘法,不能千篇一律地偏重高深义理或令人摸不着头脑的事相仪式。谨愿这类散播菩提种子的活动,能如雨后春笋般日趋普及,让更多人得沐佛法甘霖。即使新一代不成为佛教徒,佛法的人生哲学仍对他们有所裨益。




1〈从厌倦佛法到热衷弘法的传奇──何鸿毅居士访谈〉
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37581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