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至道无难,唯嫌拣择。但莫憎爱,洞然明白。」──何泺生教授谈僧璨大师《信心铭》的心安妙法

文:佛门网   图:佛门网| 2017-09-04

现任香港珠海学院商学院院长的何濼生教授,大家都认识他是着名的经济学者,但不是很多人知道,他对佛学也有湛深的研究,别号「善护居士」,并且出任香港佛教心理学及心理健康协会会长。他于八月初主持了由该会与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合办、题为《内心平安是福;如何心安是智》的讲座。

开宗明义,何教授一开场立即解说为甚么「内心平安是福」。他指出,即使生活富裕、子女成群也不一定是福,若内心不平安,也可能感觉在受罪。但是如果内心平安,不受环境影响,那就是真正的福。

何教授引用禅宗二祖慧可大师向初祖达摩大师求教的故事。慧可千里迢迢去找达摩,站在雪中良久,求达摩教他怎样才可以心安,达摩只是答他:「我已经为你安了心。」慧可顿然开悟。何教授认为,这个小故事说明了两点:第一点是心安真的非常重要;第二点是达摩单凭一句说话已令慧可心安,可见能否心安只是一念之间。

城市人很多心理病、失眠等,其实都是源于内心不平安,可能是为了逃避惧怕的东西,或要追逐想要的东西,内心从来没有时间休息;另一个因素是心随境转,因而失却了自由。而心理病也会引发生理疾病,令人无法享受人生,而且太多牵挂,即使有爱心也无力去爱护别人。

接着何教授用禅宗三祖僧璨大师留给后人的诗歌《信心铭》来进一步解说心安。对于所谓「信心」,何教授有自己的体会,认为信是指信实、足以置信,因此信心应解作「真诚的心」,并将这首诗译为英文,名为《Song of the Truthful Mind》。后来有一位演艺学院学生将歌词谱了旋律,制作成合唱歌曲。

那么怎样才能心安呢?何教授指出,佛家认为懂得如何心安已是大智之人,而智慧并不是指学术研究之类,而是身体力行的修行,重视的是实践。《信心铭》中说:「至道无难,唯嫌拣择。但莫憎爱,洞然明白。毫厘有差,天地悬隔。」意思是我们不要有喜恶和偏好,即使某一些日子遇上令我们不快的事情,但我们应该不存分别心,日日是好日,都是同样重要,没有一天是应该白过的,好与不好,我们都应该尽力吸收养分。

何教授引用美国大法官罗伯兹在一家学校毕业礼别出心裁的致词:「我希望你们经历不公平的对待,这样你们才会发现公义的价值;我希望你们遭遇背叛,这样才能知道忠诚的重要;我希望你们有时会感到孤单,这样才不会把朋友当作理所当然;我希望你们不时遭遇不幸,你们才能意识到机会和运气在人生裏的角色,才会了解你的成功不完全是你应得的;我希望你的对手会对你的失败幸灾乐祸,这能让你们了解甚么是体育精神;我希望你们被人忽视,这样你们才会体会倾听他人的重要;我还希望你们遭遇足够的痛苦,借此学习同理心。这些事总会发生,至于能否从中获益,取决于你们获得教训的能力。」何教授认为,倒霉的日子对于我们开悟、了解人生、看得比较阔是很重要的──没有吃过苦,又怎会有慈悲心?这是人生所需要的,值得我们拥抱和珍惜。

《信心铭》接着说:「欲得现前,莫存顺逆,违顺相争,是为心病。」正如上文提及,心病源于我们有所追求或逃避的东西。何教授指出,要摆脱这种心态并不容易,不过,人生贵乎有真诚的心,一时间解决不了,只要持之以恒修行,终能达到目标。同样重要的是「无我」的根本,就是不论我们多么成功,心态上也不会居功,而是纯粹体现生命的光辉,正如《信心铭》所说:「莫逐有缘,勿住空忍。一种平怀,泯然自尽。」

《信心铭》指因为有「我」的存在,我们做事往往容易陷于凡事追求或甚么都不做的两个极端,所谓「唯滞两边」。何教授提醒我们,不要「执有」,以自我为实有,追逐名利,以占有为目的;但也不要「执无」,以世间为虚幻,不做正事,当虚无为真。他以佛陀作例子,一生周游列国,努力弘扬佛法,因此,真正的修行人要做世间事,才能觉悟。他认为,只要能做到没有小我,发挥真诚的心,做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不介怀成败得失,就能心安。因此,我们若能减少说话和思虑,反而更能好好的过活。

何教授接着谈到妄见的问题,《信心铭》说:「前空转变,皆由妄见。不用求真,唯须息见。」妄见是由成见、偏见、自大和自我产生的,何教授认为,即使向当事人提出,他们也往往不会感觉到那份虚妄,因此「息见」是最难做到的。因此,我们若不断主观地判断是非对错,就会失却真诚的心,正如《信心铭》所说:「二见不住,慎勿追寻。才有是非,纷然失心。」

何教授接着解释《信心铭》的另一段:「境由能境,能由境能。欲知两段,元是一空。」「境」环境,「能」指行动者,但是两者其实是相对才会存在的,才可以产生互动,是因缘的和合。他指出,能有这样的体会,就可以离弃妄心。

何教授认为,修行是有很多种不同方法的,因此不论做甚么工作的人都可以修行,重要的是不要计较和怀疑,全心热诚地生活。这正是《信心铭》所说的:「大道体宽,无易无难。小见狐疑,转急转迟。」

对于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的感官接触到事物,《信心铭》的教训是:「六尘不恶,还同正觉。智者无爲,愚人自缚。」何教授解释,我们不需要厌恶或回避「六尘」,而是要接受,但却也不应喜爱或追逐。

他这样总括,不论是甚么宗教,最终都要做《信心铭》所说「十方智者,皆入此宗。宗非促延,一念万年」的境界,也就是要超越自我,也即「无我」,只要做到这一点,就可以进步神速。

何教授在以《信心铭》解说佛法中有关「心安」的道理后,除了解答在场观众的疑问外,更旁征博引,引用了很多中外文艺作品,说明殊途同归,都包含同样的哲理。他引用的既有英国诗人William Blake的诗句、流行歌曲《问我》,更有他自己创作的歌曲和诗篇,令整个讲座更显多姿多采。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