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与正念同行》──在世俗的洪流中不忘初心

文:吴志轩   图:Walk With Me facebook| 2017-09-11

谈到传承与创新,任何企业和组织都希望能够持续发展。如何获得市场认可的同时又不落俗套,不随波随流、舍本逐末,往往决定成败。近代乔布斯的坚持和特立独行令人难忘,他不理当时的潮流,要为用家提供完全不一样的体验。现在被誉为天才的他,在成功前不单只被视为另类,甚至是怪人。

佛教在传承和创新中亦面对同样的困难,如果太孤芳自赏又难以弘法利生,如果太过着重取悦群众又可能会走入歧途。如何能够做到「普及」但不「普通」? 更何况佛教要教人明白苦、集、灭、道的四圣谛,在世间讨论入世出世修行的途径,实在不简单。如果能明白快乐有不同的层次、不同的稳定性和可靠性,那或许我们愿意放弃低一层的快乐而去寻求更高层次的快乐。提到更高层次的快乐,有不少朋友会问佛教不是强调放下吗?不是要不执着、要解脱吗?要离苦得乐不是很矛盾吗?其实如果将「乐」以「离苦」、「寂静」和「烦恼的熄灭」去了解,那在修行路上将「苦」层层递减,又有何不可?

然而,这条古来圣人同行的八正道并非人人可以理解。佛陀证悟后惊叹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着而不能证得。所以佛陀曾经不想説法,因为众生离以相信这样殊胜的教法。我们烦恼妄念的源头正是「我」、「五藴」的能取和所取的执着,如果外境能强化和滋养「我」和「五蕴」,进入一个「我」的循环是我们较容易接受的。如果以这些执着支撑「我」的因缘散灭,我们会感到失落、无助和苦痛。

正因如此,我们通过物质去换取快乐,如果物质解决不了,再往精神上去寻求。物质上的寻求有局限,但是精神上的寻求可以天马行空。如果精神上的寻求不稳定不可靠,后果可以很严重。近日新闻报导有邪教敛财诈骗,牵涉金额以千万计。不少朋友或许会想,为何正信道场出钱出力弘法利生都吸引不到这么多支持,反而众多邪教的信徒又甘愿受骗呢?实情是邪教的行骗手法正正是满足了世人对鬼怪神秘的恐惧和好奇,这些都长养我们的妄见和令我们越来越会随顺贪瞋痴。反之,圣贤的路要我们通过戒定慧去修习,去除我见。不少朋友在刚开始修行时,对「我」的放下是非常不适应,心也定不下来。由于我见的原故,在道场上不是去除自己的习气,反而是要道场适应自己的恶习。

如果道场太遥不可及或会拒人千里,但是太迁就、无要求就不是修行,之后也没有进步了。这一个「欲鈎」的分寸不容易掌握。一行禅师在纪录片《与正念同行》中展现了他的慈悲与智慧。禅师的教导在创新的同时,仍然维持对佛法僧的护持和戒定慧的修习。梅村同修念诵的是南无观世音菩萨,但是以外语配上如圣诗般的提琴和结他的伴奏,感觉清新脱俗却仍然与圣贤相应。僧俗二众戒行清净,但是戒条对在家众以觉醒修习的方式遵守。僧团同修办道,少了传统的严肃拘紧,但仍然重视六和团结互敬。在禅堂内没有传统的规矩,但是梅村时时正念禅行。一行禅师对经典亦十分重视,他关于《心经》、《金刚经》、《法华经》的英文着作言简意赅。禅师被东西方所推崇,他虽没有施展神通,但他有修行人的戒定慧力,梅村的僧团有共修的力量。在俗套哗众取宠的年代,我们会否选择寂静的乐?我们会否选择与正念同行,一同走圣贤的路?

作者 - 吴志轩
东莲觉苑行政总监。曾任瑞莹资本首席投资总监、摩根士丹利自营投资部门副总裁,在亚太资本市场拥有超过15年的经验。Ernest以Phi Beta Kappa毕业于芝加哥大学,获经济学学士和国际关系学硕士学位。2007年于香港大学获佛学硕士,2016年获哲学博士,研究佛学经济学的题目为可持续经济发展的投资模式。现于港大佛学研究中心担任客席助理教授,为本科生教授佛学与经济学课程。专栏名称:【不经不觉】。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