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与衍阳法师的三场偶遇

文:何敏盈    图:李衎政| 2015-12-23

作者简历:李衎政──觉智国际基金会主席、香港大学佛学研究中心校友会董事、佛门网B频道顾问、香港电台节目主持;何敏盈──《灼见名家》编辑。


虽然我一直留意衍阳法师的书籍和开示,但并不是法师的弟子,法师亦不知我姓甚名谁。只是我曾有幸在三个场合亲炙法师,如今缕述如下,以表敬意。


佛画结缘

第一次在2012年10月。法师假沙田大会堂举办「创造缘机书画展」,为她创办的大觉福行中心扩办会址筹款。我希望支持她,便到场观画。法师的字与画,都刚柔互济,苍劲有力,而我与当中一幅《普贤菩萨十大愿行》特别投缘:「一者、礼敬诸佛;二者、称赞如来;三者、广修供养;四者、忏悔业障;五者、随喜功德;六者、请转法轮;七者、请佛住世;八者、常随佛学;九者、恒顺众生;十者、普皆回向。」

义工告知这幅字原已被人请去,法师可以为我再写一幅,着我留下联络资料并先行会钞。当时我并未带备足够现金,便前去提款。路上偶遇法师,向她问好,犹记她当刻和蔼亲切的笑容。我带着歉意告知原委,难免也有点难为情。她微笑宽慰我,让我不必着急。这是我第一次亲炙法师。

半年之后,阿姜布拉姆(Ajahn Brahm)在港为澳洲法依尼寺(Dhammasara Nuns’ Monastery)筹款,我便将衍阳法师这幅《普贤菩萨十大愿行》在筹款晚宴上拍卖,由一位善心人投得。这幅字先惠泽大觉福行中心,后又遥助澳洲的比丘尼,是女法师成就女法师的两段殊胜因缘。

2015年5月11日晚上,一位佛画老师在法师的私房菜馆,宴请文化界的朋友,我也有幸在席。当时法师大病初愈,难掩一脸倦容,待人却依旧关怀备至,亲自为我们安箸、布让。其实该是我们好好照顾她的,确实惭愧。她为了扶持弱势社群,聘用他们就业,特意创办一所社会企业餐厅;这间私房菜馆,即为训练员工而设。当晚法师每人亲署送赠一本她的大作——《缘飞笔外——衍阳法师浅墨洗尘心》。

2015年8月,鄺民彬先生与我原拟邀请法师亲临佛门网,接受我们主持的网台节目访问,法师亦已慨然应允。不久她苦于肺部不适、双脚浮肿,未能应约。我们再三请她不必勉强、随顺因缘,法师仍希望坚守信诺,遂与我们另约访期。后来因缘不具足,她病入膏肓,始终未能践此善诺。


生死自在

2015年9月,《温暖人间》16周年筹款素宴,法师捐出亲笔字画,而我有幸担任司仪,这是我最后一次与她相遇。她勉力抖擞精神,上台尽心介绍字画,鼓励有心人承价。只见法师谈笑风生,一贯幽默风趣,其实当时身体已经极为虚弱。她一生只会默默承受苦楚,即使多经波折风浪,身心受创,始终未改坚毅、勇敢,行善从来不遗余力。她的伟大,在于超越一己的苦难,献出饱受风霜的生命,作成世人的榜样。

即使离开尘世,她的无私大爱,仍然成就善举。中国人一般保留全尸的观念较重,不乐意捐出遗体作医学用途。可是法师抛弃世俗的想法,择善固执,将自己的遗体,献给香港中文大学的医学生学习、研究。两年前,我偶然看到香港电台的电视节目《黄金岁月》,第九辑〈身后的大礼〉正是访问法师。她有几句说话,我尤其印象深刻﹕

「身边所有人,没有像我病得这么长久。如此我就知道,原来这是我的『专业』,我是一个专业的病人。既然我是一个专业的病人,我就要有专业的精神。病人有病人的心态,我能够感受他们的苦。」

法师无私奉献,深深打动了我。节目的另一位嘉宾,是香港大学医学院解剖学系的陈立基教授。翌日我致电邀请他,得蒙他慷慨接受鄺民彬先生和我在佛门网的网台节目访问。访问之后,我即场向陈教授提交捐赠遗体的申请表格,至今仍随身携带遗体捐赠证。我现在能够坦然面对死亡,心怀平安,应该感恩衍阳法师在节目中的启发。

我想,世上应有许多人与我一样,虽未有幸亲随法师修习,却深受她身教言教启迪。她无私的教导与大爱,超越种族宗教性别,深深触动人心。如今嘉言善行,仍然遗爱人间,正如她创办大觉福行中心的宗旨:「真爱无界限,陪您过难关。」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