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与雪的邂逅

第268期明觉   图、文:何国全| 2011-12-07

居住在长年夏炎的赤道边沿是晴是雨我毫不在意。待远游温带国度时碰到难得一见的雪景却巴不得提笔将满怀的感触化为文字了。

第一次目睹雪花是在杭州。

那是第一次与太太到中国旅游行程包括上海、南京、苏州等地。抵达杭州时是圣诞节的前夕在烟花炮竹的伴奏下我和她紧紧地相拥就寝把尘嚣拒于窗外寒风中。

翌日猛然被太太惊醒。她倚立窗前双手环抱跺着脚呼我起床。“快来看”从她欢愉的语气中我猜她是看到了梦寐以求的景色。

我从背后抱着她娇小的身躯又握住她冰冷的小手一起欣赏窗外的风景。洁白的雪花像鹅毛般纷纷扬扬地飘落偶尔随着轻风翩然起舞。街上车辆和行人若无其事地穿梭着我们这两个从热带来的傻瓜却难掩兴奋把手越握越紧紧贴的身子也互相暖和着。我不愿挪动身子只贪婪地享受着这片刻的温情。

良久她转过头说“好美啊”我情不自禁地在她冰凉的额上印上一个热吻。她又说“下初雪时若与爱人在一起会永浴爱河白头偕老。”是吗我不知道她所念的是琼瑶式的对白还是韩剧里的童话。

“那就给我一万年的爱河我愿浴。”我也搬出文艺腔坦诚得来有点俗气。

早餐后我俩牵着手在寒风中漫步。冷飕飕的冬风一阵又一阵地吹过尽管拉紧了寒衣的领子我俩还是不住打颤。应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她忽然张开双手去捕捉飘落的雪花。那缓缓地在雪花中打转的倩影多么优雅标致的天使原来已经降下凡尘甘心守护着我这一介凡夫。

雪花一落掌心就融化了幸好冰冻的车顶上还凝结着半透明的冰晶我们就与那薄薄的霜雪有了第一次的接触。

再一次看到雪景是在土耳其。从不知当地的深秋也会下雪所以有点儿意外。从首都安卡拉南下的路途中一路上尽是连绵起伏的山峦。灰蒙蒙的山峰铺着白皑皑的雪宛如盖着大棉被的巨人。阵阵疾风吹起使劲要把棉被掀开似的贪睡的巨人却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继续做他的长年美梦。

山脚下寒风凛凛太太把她整个人都塞进我怀里来。我脱下手套用手暖和着她冰冷的耳垂。自作多情的雪花搭在我俩肩膀上和我们一起享受着这宁静的时刻。

一年后我们登上了瑞士其中一个一万尺高的峰顶与雪山做了个亲密的接触。站在白茫茫的雪山上眺望巍峨且连绵无际的雪峰神奇又绚丽的大自然美得像一幅画。我俩大手牵小手特意在那松软的雪坡上留下一大一小并列的脚印煞是有趣。虽然这些足迹不会久留但却已成为我俩拂拭不去的甜蜜回忆。

这一回我们还钻进了雪山里头的隧道。那晶莹剔透的冰柱在七彩灯光映照下美得令人窒息。有幸亲历这些梦幻般的美景夫复何求

最近一次到云南旅游乘缆车上了丽江的玉龙山。初冬浓雾迷蒙若隐若现的山脉融入千变万化的云岚中增添几分神秘感。甫下缆车顿觉脚步轻浮还开始晕头转向。我知这是高山症的症状遂猛吸自备的氧气筒却无补于事。天旋地转的滋味很不好受我已无心赏雪随便拍几张照了事。匆匆忙忙地下山以减轻反胃的状况。下到山脚仍不住翻胃连山上的记忆也一并呕了出来。幸好有照为证曾到此一游。

这几回与雪的邂逅各有千秋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尤爱杭州那一趟除了度过了第一个白色的圣诞节叫我缅怀的还有那酒店客房窗口上她依偎在我怀里──那醉人的倒影那是我俩一起经历的初雪。

本文原载马来西亚《星洲日报 副刊》2011年4月16日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