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与龙共舞

第313期明觉   图、文:何国全| 2013-10-16
“成龙偷偷养两位超级学生”当年成了头条新闻,本文作者何国全医生(左一)正是其中一位“超级学生”。“成龙偷偷养两位超级学生”当年成了头条新闻,本文作者何国全医生(左一)正是其中一位“超级学生”。

回想起这一件事,仿佛还是一个梦境。


青春炽热的年纪,我们都曾经有过“追星”的梦,妄想能和银幕上的偶像做个近距离的接触。妄想归妄想,年少时有大把时间做梦,口袋裏就是没有几个零用钱。


话说大四的年终假期,医学教授又再鼓励我们往外汲取经验。前一年,我和林同学就曾到沙巴,参与空中医疗队伍,到原住民村落见习,也在饶老师的家白吃白住了两个星期。这一次,我们放眼到香港的医院作考察。初生之犊不怕虎,馊主意也就一箩筐。在香港我们无亲无故,但香港胜在演员特别多,所以我们就打了一位明星的主意,还狠狠地敲了他一笔。


成龙滑稽的武打动作,深俘观众的心。他热肠肚喜欢扶贫济困,还设立了一个“成龙慈善基金会”。那一年,成龙与杨紫琼合演《警察故事III:超级警察》,在吉隆坡取景。拍戏的花絮,各大报章图文并茂地大肆渲染,当粉丝们挥汗如雨地追着影星跑时,我和林同学这两个穷光蛋,则在医学系的宿舍里绞尽脑汁,编织一个想飞的梦。


你一言我一语,我们洋洋洒洒地给成龙写了一封信,说明要到香港考察的意愿和窘境。信封里还附上个人近照以示诚意,然后骑着电单车,厚着脸皮到成龙下榻的酒店去。五星级酒店里堂皇的装潢,宾客衣冠楚楚,让寒酸的书生相形见绌。羞于久留,我们匆匆将那封信留在大厅的接待处,就赶紧像老鼠般窜了出来。


几天后,从报章上得知他们拍摄完毕,鸣金收兵,走了。成龙没有留下片言只语,我们自讨没趣,还一度怀疑酒店接待员的诚信。


当我们已不再期待的时候,成龙的经理却给我们捎来了信息。“谢谢你们的来信。很抱歉,成龙慈善基金只适用于香港的居民。”信件的开端就是一桶冷水,梦幻破灭,我像泄了气的球倒在床上!林同学则继续念下去,忽然间他如获至宝地跳了起来,高声念出:“成龙先生慷概解囊,乐意私下赞助你们。请来信说明所需费用。”


呼啦!我们马上抽出信笺,一五一十地呈报来回机票,以及将在香港住上一个月的膳宿预算。成龙显示了大哥的风范,果真寄来了一张支票,15,000元港币,分毫不少,促成了我们在香港玛丽医院当见习生的经历。


在香港考察的期间,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伙子还依着信件上的电话号码,拨了几通电话到成龙的办公室,要约见大明星。秘书小姐告知他还在中国拍戏,归期难料,我们自叹功亏一匮,要见成龙一面的心愿,也就难了。


其实,我们还随身带来了一个纪念品,以回敬成龙的好意。那是成龙戴上交警钢盔的描绘,很应景的一幅画。临回国的前几天,我们厚着脸按图索骥,搭地铁找上了他的办公室。


一到成龙的办公室外,就看见一辆黑得发亮的新颖跑车,我俩互相打个眼色,嘿!说不定大哥就在裏边呢!果然,接待员说成龙正在裏边开会,但我们没有预约,不知他会不会接见我们。我们开始患得患失,一颗心也就七上八下了,深恐嘴边的鸭子飞走,失之交臂。


没多久,会议室大门一开,一阵喧哗,一身运动装的成龙领先走了出来:“你们果然从马来西亚来啦!”向成龙要钱的人肯定不少,但拿了钱还敢贸然出现在他面前的,肯定不多。他关切地慰问我们在香港的膳宿。近距离接触偶像,我们自是受宠若惊,结巴了起来,还差点忘了送上那幅画。


一阵寒暄后,热情的成龙说:“来来来,影相影相。”(广东话:拍照)能和偶像搭肩拍照,一股热血冲上脑,自是笑得见牙不见眼。拍了照,他转身吩咐经理安排我们出席《警察故事III》的首映礼。心底自是高兴得不得了,很不巧,首映礼当天正是我们回国的日子,只好推辞了。


“要好好读书啊!”挥别时,成龙给予的鼓励,我毕生难忘。我们何其有幸,要偶像自掏腰包赞助,而且能够到香港与他搭肩合照,说来也难以令人置信呢!


见习完毕,返回大马,原以为一切就归于平淡了。殊不知,好戏还在后头呢!一位神通广大的记者,探到了我们“与龙共舞”的消息,摸到我们的宿舍来了。接受了“独家采访”,我们这两个不按理出牌的穷光蛋还上了报章呢!


“成龙偷偷养两位超级学生”的头条新闻,让我们在1991的那一年红透了整个医学系。


如今,已不是追“星”的莽撞少年,但当年的情景历历在目,清晰如昨,仿佛是一场不愿醒来的梦。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