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茶熟香温且自看」──谈饶宗颐教授与紫砂清玩

文:黄杰华    图:黄杰华| 2018-05-30
饶公于家中铭题紫砂壶饶公于家中铭题紫砂壶
王玉芳「和谐」紫砂壶王玉芳「和谐」紫砂壶
2013年「吃茶去」展览2013年「吃茶去」展览

一月初,笔者偶得饶宗颐教授铭题之紫砂茶壶,甲骨文「如鱼得水」四字,十分清贵。二月初,惊闻饶公驾鹤西归,不免伤感,他留下数不尽的书画及《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嘉惠学艺二界良多。翻阅世纪学术文集,其中〈供春壶考略〉一文,要言不繁,让读者集中了解宜兴紫砂壶之传承与发展。另一方面,饶公又以壶入画,直接参与各种与紫砂茶壶相关的艺术创作,确是学艺相携的又一楷模。

饶宗颐教授雅好文艺,除书画古琴外,也热爱壶艺茶道,过去曾为不少名壶铭题 。[1] 文玩以外,作为一代学者,他对茶壶文献曾作过一翻研究,〈供春壶考略〉一文,考镜索源,钩沉典籍,综览宜兴紫砂茶壶的传承与发展。文谓自明代供春作壶,历经四大壶家,万历以后,又有李茂林父子,对紫砂壶制作贡献良多。壶家以外,饶教授还提及着名的藏壶家,包括吴问卿,赵宦光、钱谦益、陈维嵩、吴大征及陈之初等人。文章又就一己所知所藏,简述历代以壶入画,以壶为文者以及相关的茶具记载等资料。整篇论文,犹如一部微型的紫砂文献百科,文末所附的参考资料,足供好事者登堂入室。骤眼看来,全文仿佛胪列古籍文献,然而细看之下,他将文献并列比对,各种文本之间的时代关系,制壶之发展传承,一目了然。

饶教授研究紫砂壶史,时有发现,例如宜兴紫砂茶壶制作,一般记载肇始于吴颐山家童供春,饶教授追源溯始,从《国朝献征录》得悉颐山之父吴隐为当地逸士,甚爱吃茶。供春制壶,多受主人一家氛围影响:

人但知颐山有童能制壶,而不知颐山之父好茶之甚,茶炉茶竈,以贻友好,故供春之制壶,实出于吴隐君之薰陶。[2]

饶宗颐教授博读古籍,因其能触类旁通,故时有发现。饶教授参考清人周容《宜兴甆壶记》及陈贞慧《秋园杂佩》,通过文献梳理,肯定宜兴壶大盛,除供春外,还有董翰,赵良、袁锡及时朋四家,影响后来的砂壶制作。时朋之子时大彬,同为制壶高手,影响深远。至于大彬徒弟李仲芳,为万历制阳羡小壶之鼻祖李茂林之子,是故万历一朝,为宜兴壶之全盛期。紫砂之供春款壶,至今还有若干收藏,据饶文所说:

今传世有供春款之砂壶,多作树癭形。考宋吕公着有《癭木壶诗》,其由来已远。吴大征尝得供春树癭壶于南京,但已失盖,仿制十柄,分饋朋好。后供春壶为储南强所得,继落于梁鸿志之手,梁有诗记之。此壶后归王梅痴,今在香雪庄陈之初处。[3]

饶教授友人陈之初(1911-1983)为新加坡之大收藏家,精于鉴赏,藏有万历之供春及大彬砂壶数柄,他称其藏品为一时之冠,并谓「之初室名香雪庄,与扬州香雪居命名巧合。所藏壶及其他杂物共三十七事,兹为次其目,略记其巨细体制,并述供春壶原委,以当喤引」。[4]  因此,〈考略〉一文于彼邦付梓,该与香雪庄所藏有关。

〈供春壶考略〉一文写于1977年,翌年以〈香雪庄藏砂壶‧供春壶考略〉为题于新加坡出版,饶公于1988年将论文重新修订,刊于《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此前饶公曾专注于黄公望《富春山居图》研究,对明代《富春山居图》收藏者,宜兴吴问卿的家世考之甚详 [5]。〈考略〉一文,他通过周伯高《阳羡铭壶系》及《秋园杂佩》二书,得悉吴氏家藏时大彬仿作的供春壶,且收藏丰富,断定「宜兴壶之兴起,当与吴氏相关」,饶教授治学之细心,于兹可见一斑。同样,文中提及的万历人赵宦光,深通《说文》,书法及梵文悉昙之学,饶教授藏有他的《梅花诗》卷轴,并对其书法有深入的认识  [6]。九十年代,饶教授编辑《悉昙经传》一书,详述赵宦光之梵汉译事。[7] 赵氏除熟谙声韵之学外,还是制壶能手,饶公参考明人张大复《梅花草堂集笔谈》及邓之诚《骨董锁记》,总结「其制壶也,憎时样而别出心裁」。[8]〈考略〉一文所记吴赵二人资料,若非饶教授比对揭示,「旁通」指出,读者对二人之认识或仅及于藏画家,文字学家,书法家而已。

饶教授既为画家,研究紫砂壶时也特别关注有否以壶入画之作。他曾得友人赠杨无恙供春壶扇面,另将友人何觉所藏刘鼐题词之供春壶画拓本照片,刊于文末,以供读者参考清赏。后来,饶教授更踵继前贤,既为紫壶茶抄茶罐铭绘,又以壶入画,如2009年的「吃茶去」条幅,梅花砂壶互相衬托,梅花由沉觉初执笔,饶教授题字。[9]  九十多岁的老人,继续绘写紫砂壶书画,例如「枇杷茶壶」,「樱桃茶壶」等作,其中「茶熟香温且自看」条幅,与明代制壶大师陈用卿「茶熟香温有客至」一句遥相呼应。[10] 由此可见,饶教授对紫砂清玩,一如其学术研究,既有逸兴的艺术文玩创作,又有严谨精炼的学术论文,学艺既通融又互益。

2013年,饶教授曾以「吃茶去」为题,于香港饶宗颐文化馆举行茶道艺术品展览,同时出版图录。[11] 2017年,他复于国内颐荷文化中心举办「茶熟香温:饶宗颐教授铭绘茶道美术品展览」,从图录所见,百岁饶公仍钟情茶道书画,九十年代,他已绘壶赋咏,扇页,日式和扇及条幅。千禧年的「菊花茶壶」扇页,以壶入画外,还书有〈陈其年泊舟宜兴词〉,跋文「陈其年满庭芳记泊舟宜兴,蜀山茶具,俱出于此。往年论香雪庄茶壶,曾为举出,今再录之」[12]  ,「往年论」即〈供春壶考略〉一文,可见荼壶之种种艺术,饶教授数十年仍念兹在兹。

《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卷十四第二十册,专门讨论茶壶文献者仅〈供春壶考略〉一篇,囿于当日出版地域与环境,今天留意此文者已不多见,文中饶公曾引友人张虹「壶史于今见亦难」一语,可知研究茶壶之艰。后来饶教授亦将茶壶研究转为艺术创作,直接参与其中,从研究者变为被研究的对象。因此,〈供春壶考略〉一文,成了饶公研究紫砂茶壶的孤本,成了他学艺相携,博通文艺的另一明证。


[1] 宜兴壶艺家王玉芳作过不少紫砂茶壶,多取自饶公书画铭刻,自成风格,读者可参考邓伟雄,雷雨及邬宛廷编,《怡心壶韵:王玉芳紫砂壶作品集》(香港: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2011)。笔者藏有王氏制饶公书「和谐」紫壶一柄,壶上另绘荷花与螃蟹,取其谐音,饶公幽默之状可见一斑。此外,饶公所藏,刻有自家书画的紫砂壶有不少为已故篆刻家唐积圣所作。

[2] 饶宗颐,〈供春壶考略〉,《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卷13,第19册艺术(下),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2003,页965。

[3] 〈供春壶考略〉,页967。

[4] 同上注,页970。

[5] 见〈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沉灝临富春山卷与吴家题跋〉一节,《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卷十三,第十九册艺术(下),页897-916。

[6] 饶宗颐,〈晚明画家与画论〉,《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卷十三,第十九册艺术(下),页1045-1046。

[7] 饶宗颐,〈赵宦光及其《悉昙经传》〉,《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卷五,第七册宗教学,页779-790。

[8] 〈供春壶考略〉,页969。

[9] 林雄主编,《茶禅一味:饶宗颐荼禅书画作品集》,广州:南方日报出版社,2011,页74-75。

[10] 陈用卿紫砂壶,曾为邓之诚所藏,参见邓之诚,《骨董琐记全编》卷五「砂壶」一条,北京:中华书局,2008,页177。

[11]李焯芬,邓伟雄及陈凤莲主编,《吃茶去:饶宗颐茶道艺术品展览》,香港:饶宗颐文化馆,2013。

[12] 邓伟雄,张冲编,《茶熟香温:饶宗颐教授铭绘茶道美术品选集》,长安:云泉簃艺术集团有限公司,2017,页16-17。

作者 - 黄杰华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