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菩提路上 扶老助弱──永惺老和尚的敬老精神

文:佛门网 | 2016-05-11
创办菩提护理安老院的永惺长老探访长者(图:香港佛教联合会)创办菩提护理安老院的永惺长老探访长者(图:香港佛教联合会)

「因为不忍心啊!」毕生致力践行人间佛教的永惺老和尚,忆述于六十年代兴办东林安老院的缘起。


「我 们都是逃难来的,当时二十几岁,而许多人来的时候四、五十岁,我们跟这帮难民几乎是前后脚来到香港。隔了个十几年,我们三、四十了,那他们也都六、七十岁 了。东林从一片瓦砾……变得堂皇漂亮。这些人呢?他们来的时候家毁了,孤单凄凉,而且住的始终是木屋,养鸡养猪,过着穷苦的生活。我们比他们好得多了!」1战乱时代的逃难经历,让永惺老和尚真切体会到众生的苦,并撒下种子,让他意识到出家人入世弘法的重要。


东林安老院开幕,永惺长老(左)迎接增秀老和尚到来主持开光仪式。(图:《菩提路上──永惺长老传》)东林安老院开幕,永惺长老(左)迎接增秀老和尚到来主持开光仪式。(图:《菩提路上──永惺长老传》)

大时代中的磨难


1943 年,老和尚正于哈尔滨观音寺佛学院修学。1945年9月,战火迅速蔓延之际,他随着其他难民一同南下逃难,甫上路便遭一帮俄军洗劫一空,几经艰辛登上了火 车,在拥挤的车厢中,亲眼目睹人们从车上往下坠,有些被辗至身首异处,有些则被抛到荒野之外,身受重伤。途中,他又染上足以致命的伤寒,后来得到母亲的悉 心照料才慢慢康复过来。战乱时期治安不靖,母亲惨遭横祸,被悍匪打死……


对 于苦,永惺长老体会尤深,并体察到社会的需要。六十年代,荃湾区由市郊发展成为新兴工业区,香港政府逐步拆迁关门口村、杨屋村和河背村等,部分年迈的长者 正待安置。因此,长老着手把东林念佛堂的菜地改建成为老人院,收容乏人照顾的长者入住。东林大门前面三万多呎的土地,在定西老法师的时候已经购入,后来有 数户人家擅自搭建木屋,慈悲的老法师没有驱赶,渐渐集结成百多间,一下子变得龙蛇混杂。永惺长老以其善巧智慧,与当时的理民府高官合作,终于顺利清场,开 展建院的工作。在迁拆过程中,长老面对不少压力甚至恐吓,却无畏无惧,恭行恤老济贫的悲愿。


东林安老院奠基典礼(图:《菩提路上──永惺长老传》)东林安老院奠基典礼(图:《菩提路上──永惺长老传》)

无依者老有所终


东 林安老院的陆润荣主任去年接受佛门网采访时说过:「第一代院友在1969年入住,全都是四十年代逃难而来的军人和难民,都是男的。到了七十年代,他们也老 了,住屋需要急待解决;高峰时期,东林曾住上过百人。」由于很多院友都是无依无靠的,院方遂提供善终服务,承诺协助处理一切身后事,令他们倍感欣慰。创院 初期,八十多位长者全部皈依成为佛教徒,更成为一时佳话。


二十世纪初,太 虚大师首倡佛教改革,推动人间佛教,要求僧人献身社会,二、三十年代,中国佛教兴办公益救济事业蔚然成风,而香港佛教大规模开展社福事业则在战后。东林安 老院于1970年落成,是香港第四间佛教安老院。除了东林之外,佛教菩提护理安老院同样由永惺长老筹建,1999年投入服务,长老足足花了二十年为筹建工 作劳碌奔波。


东林安老院的陆主任又说过,每次长老来访时,都会到花园裏的鱼池观赏锦鲤。「这裏不少锦鲤都是长老拿过来的。」陆主任笑着说。「永」意即恒定,「惺」则是醒悟、机灵,象征新生。一代佛门龙象俗缘虽尽,菩萨精神却永存于世,燃亮人心。


参考资料:
钟洁雄、危丁明(2007),《菩提路上──永惺长老传》,香港菩提学会出版


延伸阅读:
老人家的提灯天使:记佛教东林安老院采访

活在菩提中的老友记




1 《菩提路上──永惺长老传》,页一五六。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