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文:陈芷涵    图:陈芷涵| 2019-07-05

生命是无穷时空中的一个段落。每次的邂逅都是缘分,随缘变化来去。

今早醒来,眼泪还挂在眼角。

昨晚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当双手放在「肚脐」时,问起自己「生命从何而来?」想起母亲,慨然而泣,不能自已……

岁月匆匆,亲爱的母亲已经离开我们一年八个月了。母亲一向很健康,很少生病,是位虔诚的佛教徒。母亲从小接受日本教育,对中文认识有限,但她依然克服种种困难,读了许多佛经,每天的定课除了《普门品》、《阿弥陀经》、《忏悔偈》外,还念最少一万声「阿弥陀佛」圣号。母亲还拜了《法华经》三部(一字一拜)、《华严经》二部……

不知是母亲的本性使然,或是受佛法的熏陶,我从没听过母亲讲过一句是非或是批评人的话。听到的都是爱语、鼓励语、赞叹语及柔软语。只要知道有人家需要帮助,她总会默默的为善不为人知,所以母亲人缘很好,大家都敬爱她。

母亲是台东人,台东在台湾的后山,有「台湾后花园」之称,由于比较偏远之故,所以台东是台湾最没污染的乡镇,青山绿水。她清纯、简朴,带着几分的优雅及婉约。也正是这美丽的风景,构成了台东人对生活、对未来,有着一种安适与平和,亲切平实的态度。

在如此美好的环境裏,母亲每周总会开着她的轿车,到各个小村庄接载一些老菩萨到法鼓山台东信行寺,参加「念佛共修」或当义工。母亲也常不定期的到各村庄,去关怀一些老菩萨及他们隔代教养的小菩萨。以下跟大家分享母亲的两个小故事。

第一个故事:母亲说,台东信行寺第一次举办「联合祝寿」活动时,需要邀请一些长者来参加庆生。其中有位八十岁的老菩萨,儿子与媳妇都是医生,家裏有家管照顾。当母亲邀请她来参加联合祝寿时,老菩萨初时拒绝,因她觉得自己命很苦,儿子与媳妇都不理她不孝顺,每天只有她一个人对着一位家管及空荡荡的屋子……她不断的向母亲诉苦,母亲听完后,便去关怀这位老菩萨。

母亲说:「您看起来身体很健康。」

老菩萨回答说:「还不错,因为儿子都会拿些营养品给我吃。」

母亲说:「您的气色看起来也很好,平常有没有做运动?」

老菩萨说:「有,儿子没到医院时,都会带我出去走走,吃点东西,买些想买的东西……」

母亲说:「您很有福报!身体健康,不愁吃不愁穿,有人照顾您、陪伴您,自己也能走能跑,儿子与媳妇虽然因为要工作,无法随侍在侧,但有空也会带您出去走走,请个家管照顾、陪伴您,想吃甚么就吃甚么,想买甚么就买甚么,这是何等的福报啊!有多少人病躺在床上,无法行走,甚么事都要人家搀扶,吃东西也要人家喂食……那才真的苦啊!」

老菩萨想想,觉得母亲说的对,所以在母亲的关怀下,参加了联合祝寿。参加后非常欢喜,在法师及大家的祝福声中,开启智慧欢喜过生活。此时也映照出法鼓山创办人 圣严法师所说的「夕阳无限好,不是近黄昏;前程美似锦,旭日又东升」。自此以后,这位老菩萨常请家管带她到道场参加共修,人开心了,日子也好过了。苦乐一念间。

另一个是清洁人员的故事。有一次母亲到一间公用洗手间,使用后,听到清洁人员一边拖地一边抱怨,因很多人洗完手,总会将手上的水洒到地上,造成她不停的拖地、抹台。母亲跟这位女士说:「菩萨,感恩您喔!您把这地方打扫得这么干净,地板也没湿滑,您真是功德无量。」

清洁人员停止抱怨说:「真的?哪有甚么功德?」

母亲说:「因为地方干净,让大家用得开心;地板不湿,让所有的人,走得安心,尤其像我们老人家,万一滑倒了,那就真的阿弥陀佛了,所以您的功德很大啊!非常感恩您。」

清洁女士害羞的说:「没有啦!谢谢您,您没跟我说,我都不知道,原来我的工作这么有意义。」

从此以后,当母亲再到此处时,这位女士总是很客气的问候母亲,母亲看她做得很开心,也不再抱怨了。

每当我们赞叹母亲时,母亲总是说:「没有啦,都是师父(指 上圣下严法师)及法师们开示时,学起来用的。」母亲为人亲切和譪,乐于助人;凡事总是亲力亲为,无论是对家人无微不至的照顾或对其他菩萨的关照,总是充满笑容及满满的大爱。

母亲自2017年4月初,得知自己患上癌症后,很平静坦然的面对,用师父的「四它」(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来面对。感恩 圣严法师将深奥的佛理,转换成现代又易明的语言,让大家受用无穷。

母亲病后,家人都无法面对及难过,反而常是母亲安慰我们。母亲说:

病魔来了,我会努力开心面对,对抗不了,我会试着跟他和平共处,也请病魔仁慈一点,别太凶悍,怕小小的我无力对抗。

如果病魔赢了,我累了,睡着了……请让我静静的睡,别打扰我前进的步伐,因为我还是会不舍……虽然形体不在,但我会在你们心裏,默默看着你们,守护着你们。

这是一条人人必走之路,我先去为我爱的人探路……我只是先下车……真的,我只是先下车……记得别为我哭泣,这一生我已足够,有这么多我爱的跟爱我的…… 母亲 2017/4/9

母亲是位很乖的病人,除了定时吃药以外,定课不断,虽到末期已无体力念佛,但母亲还是用「心」念佛。母亲每年水陆法会,只参加「净土坛」,她说将来要到「西方净土」。母亲在安宁病房时说,中秋节要回家,结果母亲在2017年10月3日(农历8月14日)中秋节的前一天,凌晨00:08:30 在众莲友的「阿弥陀佛」圣号中,面带笑容的去找师父跟着阿弥陀佛修行了。不知母亲是否预知时至?

大女儿说:「阿嬷(台语,外婆的意思)的愿——中秋大团圆。阿嬷用特别的方式,

把大家再次圈在一起,让我们再次感受家人、家族的爱。不一样的中秋一样的爱……」

小女儿说:「我的阿嬷 10月3 日凌晨00:08:30不痛了。阿弥陀佛……」

母亲永远是我们心中最温暖的角落。母亲对子女的教导、爱和很有温度的拥抱,总是我们在逆境时,最强的力量。

今早定课时,看到桌上凋落的花瓣,拾起那片片的花瓣,正如母亲那无尽的叮嘱及关怀,正抚慰着我们的心灵。母亲因学佛,故生死皆自在。走过繁华的背后,是无尽的慈悲。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妈妈,想您!您好吗?

作者 - 陈芷涵
暨南大学文学硕士
斯里兰卡凯拉尼亚大学佛学硕士
读书会带领人
《法相季刊》编采小组成员、【法相津涂】作者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