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莲池大师《缁门崇行录》给现代人修行的启导

文:章冰    图:网上图片| 2020-07-27

《缁门崇行录》是明朝莲池大师所着。大师目睹当时沙门诸多不端的现象,发心力行,搜集了历代大德行谊,都成一本,目的是给有心向道的人提供学习典范。

大师将前人大德的行谊分为十项,计有清素之行、严正之行、尊师之行、孝亲之行、忠君之行、慈物之行、高尚之行、迟重之行、艰苦之行和感应之行。只看这十种条目,已能体会莲池大师所推许的行为。

每一条目下,大师为我们介绍多篇故事。每一故事,都给后学者无限启发。这就如儒家所言,希望学子能「见贤思齐,见不贤内自省」。

定印法师(香港「天台精舍」)曾撰文推介。法师就行录所载的故事说:「古德对自己的修行,要求甚高。其不烦苦役、不愁寂寞、不忧清贫、不惧权贵、不恋名利,为求道业,艰难可担、意志可嘉。」

诸位可到图书馆或网上,找寻这本书阅读和细味。笔者在这裏选取数则,方便未曾读过这本行录的读者。

南朝梁代的慧开法师以讲经名闻当世。很多达官贵人邀请法师开讲,并供养很多钱财。法师还没回到寺院,就已把供养的钱财悉数布施了。慧开法个性开朗,不重外表,衣服脏了,也不牵挂要清洗。(清素)

唐朝的道琳法师三十五岁出家后入太白山中隐居。皇帝请法师出山住持大兴国寺,但法师很快又离寺隐居。道琳法师一生勤刻苦,视女色为欲染祸根,终生不与女人见面,不为女人说法,也不接受女人施食。莲池大师曾开示说,戒律也允许法师为女人说法,只须庄重而行便可。但是末法时期人心散逸,戒律不彰,道琳法师的律己,「良足为后进程式」。(严正)

隋朝有位敬脱法师,年少出家,十分孝顺父母。法师听经时常挑着担子,母亲放一端,经书纸笔放在另一端。吃饭时,法师把母亲安顿在树下,自己则入村乞食,再取食物亲侍母亲。(孝亲)

以上略举数则,旨在抛磗引玉,引发读者学习大德的崇行,坚固修道之心。

莲池大师身处的明朝,民众对佛教少有真切的理解,更遑论正信的修行。社会更流行贩卖度牒、僧道共处、散逸犯戒,丛林乱象令人惋惜。大师亲自编撰《缁门崇行录》,具有针对时弊的时代意义。

定印法师认为,修行人必须有很大的意志,否则难以坚持。法师说:「观《缁门崇行录》,祖师们精勤修行的例子,不可胜数。其意志弥坚之反映,最为深刻者,莫过于在生死关头上,对法对教仍然不失不忘。人之患皆为有身,能面对生命受胁迫而不为动摇,志心向于佛道,的确令人倍感敬仰。」

据笔者体会,其实莲池大师很巧妙地通过编撰《缁门崇行录》,呈示了大师推许的一个修行系统。大师在行录的〈序〉中说得甚为明白。修学者读这本行录时,切莫勿略。

本文在上面已列举了本书十个章节名称,分别表现大德的十种崇高的行谊。然而,这不只是内容的分类。以下引述大师的序言, 阐释大师提出的修行系统。在序言中,大师说的是出家僧众,但对于在家修行众也是重要的开示。

莲池大师在〈序〉中说,「离俗染之谓僧,故清素居其首。」意即远离世俗污染,才能出家修行。修行人必须清高朴素,故以「清素」作为第一类崇行。

可是「清而不严,狂士之清也,摄身口意,是诸佛教,故受之以严正。」这是说,如果只顾清高而不重视严肃,就变成了犹如「狂士」那种清高了。修行人要严谨律己,才有成就,故以「严正」为第二类崇行。

那么,修行人依靠甚么锻链严正呢?大师说:「严正繇师训而成,师者,人之模范也,故受之以尊师。」这是说严正的行为得靠老师的教诲才能成就,而老师就是做人的典范,因此「尊师」是第三类崇行。

事实上,没有双亲育我们,我们也没机会从师。大师说:「亲生而后师教,遗其亲是忘本也!戒虽万行,以孝为宗,故受之孝亲。」因此,把双亲置诸脑后,就是不孝忘本。戒行虽多,最要紧还是孝顺,所以把孝亲作为第四类崇行。

莲池大师接着提出从私到公的修行系统。大师的〈序〉说:「忠孝无二理,知有亲,不知有君,私也。一人有庆,而我得优游于林泉,君恩莫大焉!故受之以忠君。」忠孝的德行是相通的。如果只重视亲情,不重视君国,便是有私无公。君主(一人)的善德(庆),让国泰民安,众人才可在丛林清泉间修行,君恩实在很大。所以大师把忠君列为第五类崇行。当然,莲池大师以忠君作为修行其中一种崇行,是跟中国历史中帝制社会背景一脉相承的。

然而,大师绝非只重君而不重民。所以〈序〉中这样说:「忠尽于上交,而惠乏于下及,则兼济之道亏,故受之以慈物。」大师清楚指出,若忠道偏向对上(君)的交待,缺乏对下(民)施恩,就没有做到兼济之道,所以就把慈物列作第六类崇行。

大师在劝发众人修行上想得十分周全,恐怕修者行慈而生爱。大师说「慈近于爱。爱生者,出世之碍也,故受之以高尚。」即是说,慈和爱十分接近,容易混淆。有志出世修行,爱染或爱欲是一大障碍。对治之方,就是长养高尚的情操,以排拒因爱而产生的世俗之念。这就是第七类崇行。

大师又提出,既有高尚之行,重要的还是度生。修行者到了一定功夫,就可以发挥出来。大师说:「高尚,非洁身长往而舍众生也,欲其积厚而流光,故受之以迟重。」这是说,高尚不等于孤芳自赏,离弃众生。修行人不断充实自己,功夫深厚了,德才之光自然流露。这叫做「迟重」,也是大师所称的第八类崇行。

莲池大师在锻链迟重的过程中还补上一笔。〈序〉说:「迟重而端居,无为不可也,故受之以艰苦。」即是说,因慎修迟重而隐居,若甚么事都不做也是不理想的。大师补上的第九类崇行就是艰苦。

大师深具智慧,指出若只在艰苦中修行而不见曙光,则易生退心。然而,佛法不离因果,精勤的修行必有感应,大师希望修行都能体解。〈序〉说:「劳而无功,则苦难而退,因果不虚,故受之以感应终焉。」以感应作为第十类崇行作结,充分说明因果感应丝毫不爽的道理。笔者认为,这是莲池大师为劝发众生修行的勉语。

总括而言,《缁门崇行录》不仅是一本大德精勤修行的记录,而是莲池大师弘扬其修行系统的着作。由清素到艰苦,九种崇高的行谊虽无必然的次弟,但有密切的关系。最后一项是感应,可视为莲池大师道出因果法义的开示,也是大师勉励修行信心的加持。

延伸阅读

「疾疫劫」的正观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