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善心加善心Share比赛

萨迦达钦法王访港略记

第290期明觉   文:侯松蔚  图:大会提供| 2012-11-28
萨迦达钦法王传授昆氏普巴金刚灌顶萨迦达钦法王传授昆氏普巴金刚灌顶
无畏金刚仁波切开示无畏金刚仁波切开示
无着金刚仁波切传授无量寿佛、马头明王合修灌顶无着金刚仁波切传授无量寿佛、马头明王合修灌顶
参与盛会的大德──左起:庆喜金刚仁波切、H.E. Dagmo Kusho、土登尼玛仁波切、白雅仁波切(摄影:Awing Choi)参与盛会的大德──左起:庆喜金刚仁波切、H.E. Dagmo Kusho、土登尼玛仁波切、白雅仁波切(摄影:Awing Choi)

众师云集香江 盛况空前稀有

  藏传佛教有四大派:宁玛(Nyingmapa,俗称红派)、萨迦(Sakyapa,俗称花派)、噶举(Kagyupa,俗称白派)、格鲁(Gelugpa,俗称黄派),若加上复兴的觉囊(Jonangpa),则有五大派。各派又有若干分支,例如宁玛派有六大寺(六大分支)及好些小分支,噶举派有四大八小分支(部份现已不存)等,每个分支都有各自的精神领袖。

  藏传佛教的分派,或许令不少汉传佛教信众感到混乱;而对于各派的领袖,香港市民可能只听过格鲁派的达赖喇嘛、噶举派的大宝法王(噶玛巴Karmapa)。11月7日至14日,萨迦派的领袖之一──达钦法王(H.H. Dagchen Rinpoche。“Rinpoche”意为「珍宝」,是藏族对上师的尊称)访港,举行了多场法会及开示,随行的还有该派多位大德,如胜利金刚仁波切(H.E. Zaya Vajra Rinpoche)、玛帝仁波切(H.E. Mati Rinpoche)、无畏金刚仁波切(H.E. Abhaya Vajra Rinpoche)、无着金刚仁波切(H.E. Asanga Vajra Rinpoche)、庆喜金刚仁波切(H.E. Ananda Vajra Rinpoche)、阿拉桑嘎土登尼玛仁波切(Thubten Nyima Rinpoche,这位当代大学者最初只谦卑地坐在人群中,被人认出后翌日才延请上台就坐)、白雅仁波切(Pewar Rinpoche,蒋扬钦哲秋吉罗珠的心子,于萨迦、宁玛二派中均备受尊崇)、扎西仁波切(Trashi Rinpoche);数百善信挤得会场也容不下,须要分批安排门外等候者流水进出接受加持,蔚为本港藏传佛教界的一大盛事。

  达钦法王的地位,就像大宝法王之于噶举派一样。藏传佛教弟子当然深明达钦法王一行访港的殊胜,但一般港人对萨迦派比较陌生,未必注意到是次盛会。笔者乃乘担任翻译之便,顺道为大家报导法会之二三事,希望读者也能感受到箇中法喜。

萨迦派的历史

  11月10日、11日,达钦法王一行假佛教黄凤翎中学礼堂举行整整两天的大型公开活动。活动由萨迦大悲圆满中心、大圆满心髓研究中心主办,绿度母法轮中心协办。

  首场法会中,法王简介了萨迦派的历史。萨迦派得名自祖师昆‧恭却嘉波(Khon Konchog Gyalpo,1034-1102)在西藏西南部「萨迦」一地创建寺院,而该地名为「萨迦」(Sakya,字义为灰白土地),乃因从印度入藏传法的阿底峡尊者(Atisa,982─1054)途经此处,于「灰白色土地」上亲见若干瑞相,授记将有众多大成就者出现于此。

  昆‧恭却嘉波本身是旧译宁玛派的咒士,后来学习卓弥大译师(Drogmi Lotsava,994?─1078?)传入的新译派教法,卓有成就。其传承经过「萨迦五祖」的努力而发扬光大,包括:初祖贡噶宁波(Kunga Nyingpo,1092─1158。按:他曾获文殊菩萨现身说法)、二祖索南策莫(Sonam Tsemo,1142─1182。按:他的威名连印度亦广为流传)、三祖扎巴蒋称(Dragpa Gyatshen,1147-1216。按:他是每日修持70种法门的大成就者)、四祖萨迦班智达(Sakya Pandita,1182─1251。按:他是第一位能在因明辩论中,大败印度外道的西藏人)、五祖法王八思巴(Phagpa,1235─1280。按:他在中国辩论击破七名外道,获元世祖忽必烈封为帝师)。

  萨迦本派后来分为度母宫与圆满宫,由两宫之主轮流出任整派领袖。达钦法王即圆满宫之主,度母宫之主萨迦崔津法王(H.H. Sakya Trizin Rinpoche)则是现任的正式领袖。(按:达钦法王担任领袖数载,便将职务交付后者,远道求学于四大教派,其中最重要的上师是蒋扬钦哲秋吉罗珠、顶果钦哲法王。)

藏传佛教对素食的鼓励

  年仅15岁的无畏金刚仁波切(H.E. Abhaya Vajra Rinpoche)应邀开示,他首先介绍自己1997年出生于西雅图,在美国生活、上学十年,与一般小孩无异;10岁时去到印度、尼泊尔,受到比他年长4岁的不变金刚仁波切(H.E. Avikrita Vajra Rinpoche)启迪,发心学习、保存佛法,12岁剃度成为沙弥。他强调出家是自己的选择,亲人并无强迫他做任何事。

  仁波切接着的开示如下:

  今天我很荣幸能就着个人想法,为你们简单分享几句。

  当我开始学习更多佛法时,佛陀生平、自宗祖师(如萨迦班智达)的传记让我深受启发,明白六道轮回中并无任何真实或恒久的满足。不过,若我们能开发出离心,便可证得超越忧恼的境界,犹如往昔佛陀及诸大德一样。

  作为一名僧人,出离心很重要,但其实结合信心开发出离心,对我们所有人都同样重要。信心可以分为三种:

  第一种信心出于怖畏,即恐惧无休止生死轮回受苦,故希望寻求皈依以脱离怖畏。

  第二种信心出于意乐,即了解上师三宝的伟大功德,自己也希望获证相等功德,故如理修学。

  第三种信心出于信解,即深心相信解脱与觉悟的可能性,受到鼓舞而行持利益众生之道。

  若我们仔细思惟六道众生的痛苦,便能把出离心发展出来。

  佛法是慈爱、人道、平等的宗教,佛陀说一切众生都有佛性,都能开悟成佛。佛教徒不会认为人类与动物不同,因为佛性普遍存在于不同的生命形式中。

  学习佛法并于心中生起真实的觉受后,12岁时(2009年)我选择成为素食者,因为这样能减少对众生造成的痛苦──所有众生过往生都曾经是我们的母亲,这也是我的诸位灵性导师所建议的。我觉得素食对僧人乃至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很重要。

  然而,我们不应自视高人一等,认为自己比非素食者更胜一筹。这样会令非素食者自我保护,不愿听我们的意见。我们应耐心地以身作则,切莫傲气凌人。

  素食不仅能减少对众生构成的痛苦,也有助减低对环境及自己身体的伤害。我的上师们毕生提倡素食,在众多科学研究的支持下,我们不妨跟从其教诲。

  我明白许多人都很难成为素食者,尤其是须要摄取动物性蛋白质以维持健康的人。因此,起码少吃点肉,吃的时候保持正念,即使不完全素食,我认为也是可以的。

  当我们看见动物,别只想到肉食,而应明白它们跟自己一样都是众生,应当尊重它们。对不同形态的众生常怀慈悲,是佛陀最重要、最基本的教导。若能根植慈爱、悲悯,其他行为也会随之改变。只要稍微忆念或禅修一下慈悲,便能利益自己和他人,为生命带来更多平静和快乐。我们多展示慈悲,多尊重众生,也能促使他人散播更多的慈悲到世间。

  仁波切的开示,正好厘清一些汉人以为喇嘛可以肆意吃肉的误解。其实,吃肉与杀生的关系虽然仍有很多争论,但藏传佛教并没有「欣然接受」肉食。正如噶举派领袖噶玛巴邬金钦列多杰(H.H. Urgyen Thrinle Dorje)2009年12月在菩提迦耶所开示:「过去,西藏因地处高冷,蔬果很难生长,的确必须吃『三净肉』来维生,这有些是不得已,但很多事可以因地因时制宜。除了现在很多人离开西藏,已有了可以不吃肉的因缘,也有越来越多汉地蔬果运到藏地,科技发展也让藏地自己能种植蔬果,所以现在吃素也不再那么困难,希望吃肉的人越来越少,大家多吃素。」早于2007年,噶玛巴已指示该派弟子,无论僧人或居士,均不得从事肉类生意,并应尽力戒除肉食,最起码也要减少吃肉,譬如每天三餐只于其中一餐吃肉,或一个月只吃一次,或于殊胜日戒肉等等。

  祈愿是次达钦法王一行莅港弘法,除了为港人带来祝福和加持,更让大众了解藏传佛教多一点,消弭汉藏隔膜,共同为弘法利生而努力。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