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藏传佛教噶举派源流

文:侯松蔚 | 2014-08-13
噶举派的祖师们:最上方是代表法身佛和报身佛的金刚持,其蓝色身象征法性不变犹如虚空;金刚持右手边低一点(肤色较浅)的是帝洛巴尊者,左手边低一点(肤色较深)的是那洛巴尊者;金刚持正下方的是玛尔巴大译师,他右手边低一点的白衣者是密勒日巴尊者,左手边低一点的僧衣者是至尊甘波巴;图中央最大的那位是第一世噶玛巴。噶举派的祖师们:最上方是代表法身佛和报身佛的金刚持,其蓝色身象征法性不变犹如虚空;金刚持右手边低一点(肤色较浅)的是帝洛巴尊者,左手边低一点(肤色较深)的是那洛巴尊者;金刚持正下方的是玛尔巴大译师,他右手边低一点的白衣者是密勒日巴尊者,左手边低一点的僧衣者是至尊甘波巴;图中央最大的那位是第一世噶玛巴。

佛陀为度化此方娑婆世界众生,在约2500年前,对于共通根器之徒众,示现僧相化身佛释迦牟尼,宣说小乘及大乘显教;对于不共的化机弟子,显现为报身佛金刚持,开示大乘密教。

金刚持宣讲了众多密续(tantra,密宗经典),经由龙树、圣天、月称、国王因陀罗菩提等传承下去。


帝洛巴尊者(Tilopa,988─1069)

帝洛巴尊者生于孟加拉,受到空行母的启示而修习佛法,他的证量高至能直接面见金刚持与空行母接受教法。然而,当别人问他师承,他说没有人间的上师,大众都对他提不起信心,因为密法非常强调清净、明确的师徒传承。师承不清晰,即有被骗的危险;若跟随有问题的上师修错了密法,现生、来生将招感极大痛苦!

为令大众信受其教法,尊者向四位上师,求取了四支人间的密法传承。他的再传弟子后来形成的宗派,被称为「噶举」,意思正是这四支密法的「教言传承」(藏语Kagyu)。

尊者虽然证悟很高,但非常谦卑低调。他曾住在坟场、妓院,依靠捣磨芝麻等粗活维生。

一次,尊者遇见一名屠夫,知道他经常宰杀动物给儿子吃,遂把他的儿子藏起来,并把动物的肉变成他儿子的模样。屠夫看见煮熟的肉是自己儿子,痛哭流涕。尊者对他说:「若你停止杀生,我便救活孩子。」屠夫应允,尊者即把儿子带回,并开示:「自作恶业,自食其果。」从此,屠夫成为誓不杀生的瑜伽士。


那洛巴尊者(Naropa,965─1050)

那洛巴是古孟加拉其中一个小国的王子,他自小精通外道典籍,一次偶然拾得某僧人留下的佛经,阅读后对佛法生起大信心,与王子妃双双出家。他对佛经博闻强记,成为当时享副盛名的那烂陀大学北方护门及大班智达(pandita,学者),多次在与外道的辩论中胜出。

后来,空行母向他示现,指他滞留在逻辑理解层次,未有实修证悟,当前往求教于帝洛巴尊者。

那洛巴找到了帝洛巴尊者,但尊者对他态度很差,经常又打又骂,并提出很多无理要求,但他对上师的信心从未退转。经过了十二个大苦行、十二个小苦行,某次尊者以拖鞋重重的打晕了那洛巴,那洛巴就在醒来的一刹那洞见心性,尊者也开始传法给他。

这种超越经典理论、以简单言语或行为直指心性的教法,就是着名的「大手印」,与汉地的顿悟禅法很相似。不过,藏传佛教普遍认为,只有极少数根器猛利者能直接接受这种教法。大部份行者还是要从基础的理论和修持开始,按照次第由浅入深(那洛巴也不是一开始就能领悟,首先经历了许多严峻的苦行)。否则,一知半解地把个人感受当作空性证悟,可能会害人害己!正如萨迦班智达(Sakya Pandita)《三律仪差别论》所言:「愚者修大印,多成畜生因,或堕声闻灭,或生无色界。」


玛尔巴大译师(Marpa Lotsawa,1012─1097)

生于西藏富有人家的玛尔巴译师,自小聪明但脾气不好,因此被父亲送往学习佛法。他跟随卓弥大译师(Drogmi Lotsawa)学习梵文和其他印度语文,后来变卖大部份家产,前往印度求法。

玛尔巴译师先后去了印度三次,尼泊尔四次,历时十多年,师事那洛巴尊者、梅纪巴尊者(Maitripa)、智藏尊者(Jnanagarbha)、咕咕里巴大师(Kukkuripa)等,学习了印度正统的完整显密教法,并把大量经续带回西藏翻译,至今仍保存于藏文大藏经中。

玛尔巴译师最主要的上师是那洛巴尊者,后者命前者多次返回印度学法。当译师第三次来到印度时,尊者已经圆寂,但由于译师的信心与虔敬心,尊者向他示现,授予最秘密的口诀。


密勒日巴尊者(Milarepa,1040─1123)

密勒日巴尊者生于西藏一个富户,七岁时父亲过身,财产被伯父霸占,他们母子三人只能过着饥寒交迫的贫苦日子。尊者母亲与妹妹四出从事低下的苦工,节衣缩食,赚钱送尊者去学咒术。尊者学成后,施咒杀了伯父的三十五位亲密家人。

事后,尊者十分悔咎,遂改学正法,前往依止玛尔巴大译师。译师命他独力从山下搬石头到山上建屋,每次房子盖到一半,就要他拆掉,改去另一方向的山头上重新建屋。如是者前后五次,尊者背上的肉磨破了好几个洞,却从未获得传法。

尊者多次向译师求法,总被痛骂一番。他觉得自己业障太深,欲自杀了事。这时译师才解释是为了清净其恶业,故意给他苦行,自此倾囊传授所有法要。

尊者得法后,长年在山洞内独自苦修。为了争取时间修持,他不去远处觅食,只吃山洞附近的蕁麻,导致自己骨瘦如柴、肤色发绿,平时只用一些破布遮蔽身体。虽然生活如此艰苦,尊者却于下半生内获得很高的证悟,尤其擅长以道歌宣说法义,例如:

断除我执外,无余布施度;
断除狡诈外,无余持戒度;
不畏深义外,无余安忍度;
不离实修外,无余精进度;
安住本性外,无余静虑度;
证悟实相外,无余智慧度。


甘波巴大师(Gampopa,1079─1153)

甘波巴大师又名达波拉杰(Dagpo Lhaje「达波地区的大医生」),父亲是一位名医,他自小学习西藏、印度、尼泊尔、中国的医学,也依止宁玛派(Nyingmapa)与噶当派(Kadampa)的上师听受佛法。

廿五岁时,甘波巴所居地疫症蔓延,其妻子和两个孩子都染病去世,翌年他出家为僧。他首先跟随噶当派的上师学习了很多法要,一次听闻到密勒日巴尊者的名号,生起很大信心,前往求法。刚到达尊者驻锡处时,由于尊者知道甘波巴有我慢心,两星期没有接见他。

最后,甘波巴终于获得尊者传法,并付诸实修,生起很大证悟,成为尊者的大弟子。他把注重闻、思、修的噶当派教法,与尊者注重禅观的传承结合,发展出严谨的修行次第──先培养弟子的出离心、菩提心、空性见,才教授密法及大手印。这奠定了噶举派的修行体系,对后人影响十分重大,因为末法时代大部份行者很难直接明心见性,必须先经过一定的次第锻链。


噶玛噶举派(Karma Kagyu)

甘波巴大师弟子无数,他的很多徒弟或徒孙都能独当一面,形成四个大派别、八个小派别,统称为「噶举」。为了区别与帝洛巴尊者四支教言传承有点渊源(但与那洛巴尊者以后的传承无关)的「香巴噶举」(Shangpa Kagyu),甘波巴大师以下的四大八小派系具名「达波噶举」(Dagpo Kagyu)或「玛尔巴噶举」(Marpa Kagyu)。

达波噶举的十二个分支,部份已经衰落,现存最兴盛的派别是噶玛噶举(Karma Kagyu),其创始人是甘波巴大师的大弟子杜松虔巴(Düsum Khyenpa),也就是第一世噶玛巴(Karmapa「佛行事业者」,这支传承因此得名)。现今作为这派领袖的,乃第十七世噶玛巴邬金钦列多杰(Ogyen Thrinle Dorje)。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