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虎口之灾

第227期明觉   文:何国全| 2011-01-05

天气已经够闷热了,还收到交警传票,这种火烧火燎的情况,若沉不住气,可能还会导致中风呢!我一向奉公守法,印像中不曾超速,但“圣旨”一到,一等良民也十万火急地赶到警署探个究竟。

警署里热得像个大烘炉,却只有一把聊胜于无的风扇,有气无力的转动着。一大群七窍生烟、鼓着两腮的“罪犯”挤得像淌着油的烧肉,等候被切割。笑容可掬的警察大婶则躲在空调室里,悠哉闲哉地数着钞票。她连声谢谢,更送回你一张张的收据作纪念。

小市民到政府部门办事,常会遇到板起脸孔,一问三不知的官员。但这里没有繁文縟节的手续,我甚至连口都不必开,把身份证从小窗口递进去,马上弹出来三张罚单,效率出奇的好,叫人大跌眼镜。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些都是在郊区超越60km/h的罚单。我不是想要推卸罪状,但这种三十年前设下的时速限制,随时会因为脚底发痒或打个喷嚏就超越的了。偏偏那些时速警示牌又似乎懂得玩捉迷藏,专躲在树干后或是被小贩档口遮住,巧被警察捉个正着,只能怪自己有眼无珠。

其中两张是1999年的陈年烂账,我无从追问,惟有自叹倒霉,也开始讨厌警署里那记忆力超强的电脑了。虽然交通法令申明逾期还没缴纳罚单的司机,可以被押上法庭,但由于执法不严,违法司机常是抱着观望的态度,不动声色。近年来警方退而求次,在罚款中给予折扣,以期鼓励民衆自动缴纳罚款。尽管如此,我几百令吉(马币)的血汗钱也就化为乌有了。

一位肝藏外科同仁,偶尔南下吉隆坡,做肝藏移植手术。死者家属捐赠器官的意愿,就像那场意外一样毫无预约,所以他总得颷车赶到五百公里远的医院。一天我们一齐喝下午茶,他唉声叹气地说收到了二十多张超速罚单。二十多张?我嘴里的咖啡差点儿喷了出来。他费尽三寸不烂之舌,企图向交警解释,但交通法令板板六十四,所以他碰了一鼻子灰。

我打趣地说他应该驾救护车去,一路上响着警号“义务!义务!义务!”,不就行了吗?这样舍身救人,就不需破财,说不定还有交警为他开路呢!

话扯回头,民众却莫因有要事在身,就“理直气壮”地超越法律,况且超速驾驶可会伤人又害己。轻微的车祸要赔钱,严重的则送命。尤其是喜气洋洋的春节,大伙儿兴高采烈地赶着还乡团聚之际,可别让本已红彤彤的佳节染上了不必要的血迹。常见图文并茂的车祸报导,一幕幕白头人送黑头人的葬礼,令人唏嘘不已。

 在此奉劝将要回乡欢庆农历新年的朋友,莫以为戴上头盔,或身系安全带就万无一失了。“马路如虎口,车前车后用心走。”启蒙老师的教导,我不但牢记在心,并在实践。尽管如此,一不留神,还是会被“老虎”抓破了口袋。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