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虚拟与创设:象征教学法的多样性──以时间、调心意象群为例

第207期明觉   文:郭锦鸿| 2010-08-18

上两文提到,禅僧喜爱运用天然意象表达深邃的禅理。我们分析了禅的一些天然意象,例如以见桃之公案教导学人顿悟断妄的禅悟概念(以溯古托事为起兴)、以梅花之耐寒特性作为点拨求道者修禅苦尽甘来的提示(以取象托物为起兴)、以月之天然特性及显现形象的特色,应用在对色空相即、现成完备、无心无住等佛禅意会和直觉境界的描述上(意象拈连),这些象征手法显示了古代禅人以象征方法授禅的操作特色。

除此以外,禅僧亦喜用非实物的意象、甚至有层次的意象群去完成禅境的表达,于是一些虚拟而现、创设而成的意象群,亦成为他们授禅说理的象征工具。本文就禅典所得,列二例作分析。

1. 时间-在虚拟中的形象化

翻查禅典,笔者发现禅僧在对机中喜以不少抽象的词来描述一些时间概念或禅悟境界,这些词专门在古代禅林中流行,形成特定时间意象,部分词句虽较难理解,但毕竟代表了古代禅僧的一种饶有创意的授禅方法,值得说明一下。

通过具体现象的譬喻表达抽象之时间意识,常见的如「如击石火」、「似闪电光」、「父母未生时」、「混沌未分时」、「威音那畔」、「威音王以前」等,这些都属禅宗时间意象群。先举例说明形容时间迅速的方法,如〈慈溪定水见心来复禅师语录〉:

禅宗正脉,以心传心。单提径示,直接上根。不涉言诠,不存知解。如击石火,似闪电光,见即便见,了即便了。(〈慈溪定水见心来复禅师〉,收于聂先,《续指月录》,《续藏经》,第143册,卷8页913b)

〈懒庵需禅师语〉:

云:达士相见,如击石火,似闪电光。拟不拟?(〈懒庵需禅师语〉,收于师明,《续刊古尊宿语要》,《续藏经》,第119册,卷5页79b)

〈月江和尚住松江南禅兴国禅寺语录〉:

作家相见,如击石火,似闪电光,拟议不来。(〈月江和尚住松江南禅兴国禅寺语录〉,居简等编,《月江正印禅师语录》,《续藏经》,第123册,卷1页223b)

禅僧借此象征学人的思想和认识发生突发性飞跃和质变之瞬间过程,形容当下彻见本心、灭绝思虑分别,直了心性。禅人又以之象征短暂无常,生灭迅速,表达万物皆空之佛教基本概念。

很多时,时间意象的运用,都是用于形容抽象概念。有更多时候,时间意象是禅师用以考问学人的工具。在语录中较为常见的,如「N/N1+N2未V时」句式,是禅门流行的考问方法。如〈住海盐州天宁永祚禅寺语录〉:

僧问:「混沌未分时,何如露柱怀胎,请师指示。」师云:「诸方旧话子。」(〈住海盐州天宁永祚禅寺语录〉,祖光等编,《楚石梵琦禅师语录》,《续藏经》,第124册,卷2页80a)

〈邓州香严智闲禅师语录〉:

山问:「我闻汝在百丈先师处,问一答十,问十答百。此是汝聪明灵利,意解识想,生死根本。父母未生时,试道一句看。」师被一问,直得茫然。(〈邓州香严智闲禅师〉,《五灯会元》,收《续藏经》,第138 册,卷9 页327)

「父母未生时」、「混沌未分时」以致「N/N1+N2未V时」之意象语言句式,在禅宗典籍中主要喻指宇宙或个体生命的源头,表示远于一切文字、语句之形式文明以前宇宙、物相之原相,是禅宗象征本来面目、真如实相的重要语言工具。

禅师有时则利用「威音那畔」、「威音王以前」等之时间意象,象征无量无边的久远之时或地。禅人多以此作为指示学人向上探解禅境之象征工具,借以暗示探寻本来面目之终极关怀。如示净土社诸善友(七首其二):

 

崛然一句若金刚,百炼千锤未肯忘。

直透威音那畔去,不离方寸即西方。(《永觉元贤禅师广录》,《续藏经》,第125 册,卷22页654b)

《楚石梵琦禅师语录》:

威音那畔,空劫已前,但有言说,都无实义。(《续藏经》,第124 册,卷3页91b)

《佛光大辞典》对此解释云:「过去庄严劫最初之佛,此佛出世以前为绝待无限之境界,故禅家多以威音王佛出世以前称为威音那畔,以示学人向上探解之境界,或点醒学人自己本来之面目。其意与『父母未生以前』、『天地未开以前』等语相同。」(《佛光大辞典》,页3770)可见禅师的时间意象群,大多针对学人本来面目的探求而用。

孔子曾观于川流生发「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之感叹,这是一种「物我之间同质同构的对应性解悟」(王立《中国古代文学十大主题》,1994,页296)。南梁诗人何逊(?-518)〈聊作百一体〉谓「生途稍冉冉,逝水日滔滔」,指人生岁月流逝的快速。长久以来,世俗人以流水形容岁月流逝,他们面对流逝着的人、事、物、时间,联想到人生时促运蹇,人力难以透过自身主体抗衡大自然规律规,生、老、病、死拼凑了人生的各个阶段,死亡更是人生的必然归宿。对佛教而言,出世未必是一个起点,死亡亦非究竟终结,未悟者只是未悟「生途」的根本运作方式而已。

在佛教之中,「生途」指生死的道途,佛经略有记述。如《释门归敬仪》:「迷想见则生途日增,悟形心则高轨潜起。」(道宣,《释门归敬仪》,《大藏经》,第45册,卷上,页859)《西方要决释疑通规》:「若不栖神至道,绝爱网之无由,系想归真,隔生途之乱轨。(唐释基,《西方要决释疑通规》,《大藏经》,第47册,页104) 执于迷念,着于世间事相,只会「不轨不物」而乱心性,(佚名,《西方要决科注》,《续藏经》,第107册,卷1页613) 衍生更多的生死之途,只有内净自心,了悟诸法实相、缘起性空之真理,方能达于四圣,契于如如,不再受生而受无常之苦。就佛教的理解,生途充满无常变性,众生多受各方系缚,但生途同时也是迷众生得以正轨的场域。

禅宗调心意象群是禅僧表达禅悟的重要工具。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禅宗《十牛图》及青原惟信「见山是山」的公案。禅宗《十牛图》为宋代廓庵师远改作清居禅师八牛图而成,用了童子与牛的十个片段,象征由迷失圆成心至达究竟逍遥禅境的禅修过程,也就是一个人明心见性的步骤。(〈住鼎州梁山廓庵和尚十牛图颂并序〉,《续藏经》,第113册) 十个片段包括「寻牛」、「见迹」、「见牛」、「得牛」、「牧牛」、「骑牛归家」、「忘牛存人」、「人牛俱忘」、「返本还源」、「入廛垂手」,以牛譬说心地之修治,以形象的意象语言描述抽象之调心过程。《十牛图》在禅林风靡一时,作颂者很多,例如后来的十牛图颂结集、《十牛图和颂》等就是证明。(皆收于《续藏经》,第64册) 另外,在廓庵师远改作清居禅师的牛图前,「牧牛」本来已是其中一种惯常被拈用的话头,也可说是禅僧常用的机缘对答取材。如:

一日(石巩慧藏)在厨作务次,祖问曰:「作什么?」曰:「牧牛。」祖曰:「作么生牧?」曰:「一回入草去,便把鼻孔拽来。」祖曰:「子真牧牛!」(《马祖道一禅师广录》,《续藏经》,第119册,页814a)

 

(南泉普愿)泉一日曰:「老僧有牧牛歌,请长老和。」(黄檗希运)师曰:「某甲自有师在。」(〈洪州黄檗希运禅师〉,霁仑超永编,《五灯全书》,《续藏经》,第140册,页274a)

「牧牛」过程所指的就是「治心」过程,牧童就如众生,「牛」即「众生心」。

青原惟信「见山是山」是很着名的公案,记载于《五灯会元》卷17,内文是:

(青原惟信)上堂:「老僧三十年前未参禅时,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及至后来,亲见知识,有箇入处,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而今得箇休歇处,依前见山只是山,见水只是水。」(普济编,〈吉州青原惟信禅师〉,《五灯会元》,收《续藏经》,第138册,卷17页670a)

此公案成为历来禅僧借以表达不同层次禅悟境界之语言工具。青原惟信利用见山三阶段,对学人表达禅理彻悟须以直觉了知,方达极境。从第一次见山是山的感官与自然的接触,到第二次见山不是山,是人格化的山水,添入了主观思量,再到第三次见山是山的即物而真,说明了从不落言诠、摒除逻辑到归于一真的心路演进。可以见到,禅僧利用这些形象化的意象群,把悟境深化,作为对物直观的抽象禅修教学的材料。

除了以上的虚拟和禅僧自行创设的意象外,禅典文字亦记录了禅僧以动作及「无位真人」等塑人意象,下期对此探讨。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