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卫塞

第244期明觉   图、文:麦文彪| 2011-05-04
“佛诞星相?” - 公元前571年4月21日早上10时30分 电脑模拟天象“佛诞星相?” - 公元前571年4月21日早上10时30分 电脑模拟天象

适逢佛诞即至,就谈一下“卫塞”。“卫塞”是梵语Vaiśākha或巴利语Vesākha的现代汉译,是印度月份的名称。英译则按照不同传统转写为Wesak,Vesakh等。按照南传佛教的传统,佛陀于“卫塞月”的满月出生,后来世界佛教徒联谊会(World Fellowship of Buddhists)在1950年于斯里兰卡成立,并通过每年于西历5月第一个满月庆祝佛诞,倡议各国仿效尼泊尔把佛诞制定为公众假期。1999年联合国通过“有关庆祝佛诞”的议案,成员国每年举办“United Nations Day of Vesak”等各种活动,“卫塞”仿佛突然成为一个常用词。

要明白“卫塞”究竟是甚么,多少需要涉及印度历法和天文的小知识。首先,Vaiśākha是印度传统历法里的第二个月。印度有不同的历法,最为古老的一般以一部叫Sūryasiddhānta(约公元五世纪)的天文学着作为依据:正月(Caitra)大概为西历3、4月之间,一般理解为春季,即一年之始。而这些月份的名字实际上是根据月宿(月亮所在的星宿)而命名,如Caitra月指月处Citra(即汉地的角宿,现代天文学的室女座α星),Vaiśākha则指月处Viśākha(即氐宿,天秤座α,β,γ,ι四星)等。Viśākha梵语原意是“分支”(vi-前缀词为分离,śākha为支干),大概指这个星宿的形状。

唐代不空法师的弟子杨景风在注释《文殊师利菩萨及诸仙所说吉凶时日善恶宿曜经》时,把印度的月份译作“角月”、“氐月”,实际上就是反映这种月份与星宿之间的关系,值得注意的杨景风把“氐月”理解为“唐之三月”(如下)。

Caitra             角月                二月

Vaiśākha        氐月                三月

Jyaiṣṭha          心月                四月

Āṣāḍha           箕月                五月

Śrāvaṇa          女月                六月

Bhādrapada    室月                七月

Āśvina            娄月                八月

Kārttika         昴月                九月

Mārgaśira      觜月                十月

Pauṣa             鬼月                十一月

Māgha            星月                十二月

Phālguna        翼月                正月

1998年觉光法师成功为香港争取农历四月八日为佛诞,以本年(2011)为例,以阴历来计算的汉传佛诞为西历5月10日,与南传(现在成为了国际)佛诞的5月17日相差了七天。何解?

早于佛教东渐,西汉竺大力和康孟详汉译《修行本起经》,里面便有“四月八日”菩萨入胎和太子从右脇生的说法(校高丽版:“四月七日”)。后来三国时代支谦的《佛说太子瑞应本起经》,也有“到四月八日夜明星出时,化从右脇生堕地”的记载,可见阴历四月八日为佛诞在汉地不但传统甚深,而且以经典为依据。后来四月八日成为北传佛教的佛诞,就连日本明治维新后废除农历,但当地佛教界仍保存着“西历”四月八日作为佛诞(日语为灌仏会或花祭)。

中国农历的“八日”很明显并不是满月,不过佛陀在阴历四月出生还有其他根据。按照东晋迦留陀伽译《佛说十二游经》的说法,“调达以四月七日生,佛以四月八日生,佛弟难陀,四月九日生,阿难以四月十日生”,可见四月在佛教经典里是一个十分特别的月份,同时亦反映背后一个十分鲜明的占星历法传统。

1962年美国学者Alex Wayman发表了一篇以星相学结合天文学推算佛陀出生时间的文章。文中指出马鸣的梵本《佛所行赞》里提及佛陀出生的时候,“Puṣya为吉时”(tataḥ prasannaś ca babhūva puśyas;北凉昙无谶译作“时四月八日,清和气调适”,可见沿用旧说),认为吉时按照印度占星学权威着作Bṛhatsaṃhitā是指岁星入Puṣya(即鬼宿或巨蟹座γ,δ,θ三星),而Puṣya为上升星座(梵语Lagna,即于太阳同时升起的星宿)。按照这样奇特的搭配,Wayman推算佛陀出生时间为公元前571年4月21日早上10时30分。这个结果与现代佛教界所接受的佛灭年代约公元前483年,出生年代则为公元前563年,尽管不是完全吻合,但也算非常接近。根据Sūryasiddhānta的算法,这一天正是“卫塞月”黑分(一个月里月亏的部分)的第一天!不过Wayman发表不久之后,便受到古印度天文学泰斗David Pingree的强烈批评。Pingree把前者的见解评价为“不愉快的尝试”(an unhappy attempt),认为在占星学里岁星并不占一位,而Wayman的种种假设只是一连串的误解。

笔者对于两位学者之间的争论思索良久,最近再次参考天文软件Stellarium,比量双方理据。假设软件程式无误,程式模拟的天象基本符合Wayman所指“岁入鬼宿”和Sūryasiddhānta计算出来的“新月”;而太阳入白羊座(梵语Meṣa,即Aries),正符合Bṛhatsaṃhitā的“大王相”。尽管在计算佛陀出生时间上还有一些暂时未能解决的问题,我们可以说把佛诞称作“卫塞”不但没有问题,而且同时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窥探古代印度人的宇宙观的机会,让我们回到古人的思维空间,在充满幻想的星相学与精密的古代天文科学中尝试寻找真理。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