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西亚多乌天津尼亚禅修指引

2009-08-07
禅师说答对了。就是当观察手是较容易较轻松的话,观察手。
 
有两种精进力。一种是自己的力量,另一种是法的力量。自己的力量是指由自己决定心的去向;而心自自然然已觉察到某些事情这种自然的力量,是法的力量,心自然地做自己的事,自行去觉察,是自然的精进力。
有同修问:「这是不是七觉支之中的择法觉知?」
「不是。」禅师答。
 
如今,大家对于觉察力已有了多一点的认识。
 
 最后一点很重要的是正见。如今,我们觉察到一些事情了,之后,对于所观察到的,可抱持怎样的想法呢?
觉察着自己的时候,只有三种可能性:感受到身体的感觉、心的感觉,以及心的各种活动,例如思考、觉察到觉察本身。
 
 反思一下:身体有各种感觉,例如热、冷;心有感受:愉悦的或不愉悦的;心有活动:思考、觉察;是否只有自己的一颗心感受到这些感觉?是否只是自己的身体才这样的感受到热、冷、硬、悲伤?是否只有自己一个感受到这一切?
人人都有这些感受,人人都有这些特质,这是普世性的。
 
 
大家都试过愤怒。当想到:「唏!我真的生气了。」这样想时,会越想越气。为甚么呢?因为错误的见解。愤怒是一种普世性的情绪,但却认同它,把它当为我的愤怒,这样便会越想越气。
任何一种杂染,加上了「这是我的」这个邪见,便会使它增长。
 
 我们修行是为了增长智慧,便必须抱持正见。错误的见解是很容易出现的。记住要以正见去了解当下所发生的事,那么,智慧会呈现。故此在觉察之时,先要有正见。先有正见,再有觉察,然后才有正确的了解。正见是:把所觉察到的各种身心现象,视为自然现象。嗯,这个,心本来就是这样子的了;这是身体的特质。那么,便没有甚么可作出干扰的了。心还可以干扰吗?声音呢?当一切的思绪、声音只是自然的现象,便不能再干扰到心的宁定了。我们便可长久地安住于平静中。事实是:是我们的思想在干扰自己,当心认为是声音在干扰自己,那声音便真的能干扰到了。但如果想:这是声音,只是自然的现象,那么它便不会干扰到心的平静。心在想东想西了,别投入了当中的故事;追下去,那便会迷失了;而是去觉察心正在思想。
 
刚开始禅修的时候不应持续地觉察思想,因为有迷失在思绪中的危险。要意识到心正在思考,之后返回来,看其他目标。
  
要记住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思想并不干扰修行。胡思乱想本身是很自然的现象。当心觉察到想东想西,游走开去了,这觉察本身也是修行。 
 
禅师问:「你来禅堂坐,坐了很久了,脚感到很累,你会怎么办呢?」
「放松。」「做运动。」「吃午饭去。」大家都笑了。

 
禅师想教大家,这是很好的机会,借此学习去认识这颗心。未起身去吃饭之前,先觉察一下身心;正在心发生的,是自然现象;在身体中所出现的也是。这一刻你可能会有些感受,也许会觉得恐惧,又或者会抗拒,又或者觉得痛;尝试去看这一切只是自然的现象,能看到多久便看多久。之后如由于不舒服的感觉持续增长,可以转换姿,不用勉强自己忍痛坐下去。不用直接观察痛。如果有痛,不如观察心,看看它有何感受。这是有原困的。当心喜欢或抗拒某一目标的时候,背后抱持了贪爱或嗔恨的态度。这个目标不是属于法的目标,不是自然的,而是已经染污了的。
 
 
标签 :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