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亲切的觉光长老

文:温绮玲 | 2014-12-03

11月16日星期天清晨六时,接到观宗寺法师传来长老在凌晨四时五十一分圆寂的消息,虽已有心理准备,毕竟他已届九十五高龄,但内心仍是久久不能释怀!

多天来站在旁边作闲人的我,亲闻各有关法师和政商界等致电正觉莲社与观宗寺查询,铃声响个不停、唁电排山倒海,还有很多海内外的长老、法师、法嗣要求到港的安排;法堂布置、纪录专辑、场刊、传供、公祭、封棺、起棺、辞灵、荼毗、安奉……等等寺内寺外各种紧密的工作安排,各人只能暂时将不舍和伤悲埋在心底某一角,分工有序,所作皆作。

直至21号的凌晨,四周寂静,只有现场的念佛声号;涅槃堂内,清雅庄严,正中的三对挽联,道尽教界、寺内眷属、法嗣等对长老的赞颂和感恩。望着长老的慈祥庄严法照,暂存心坎一角的感受,如泉涌般流泻;过去与长老相处的点滴,浮现眼前有如昨天事儿。

原想当一只闲云野鹤,遥伴大佛,近瞻狮山下小寺,已足愿矣,是觉光长老的一句训斥:「年青的不做事,由我们老大的去做,甚么事情都要理,难道厕所坏了也要我们老大的管吗 ?」令笔者无地自容,乖乖的跟随着老人家的步伐和指示,亦因此,这几年才有幸能有机会参与长老和法师们为教界和大众倡导的活动,真的很感恩啊!

别以为长老年事高,贵为会长、校监、主席等,高高在上,属下将事情办妥后他才施然出现在现场。尤记得2004年佛指舍利莅港那年,长老晚上迟迟不休息,来电查询当日详情,为了如何在有限的空间和时间,在人人皆说办不到的情况下,想尽办法,劳心劳力,坚持让更多群众瞻礼佛舍利。

每次与长老见面时,他总爱提起在大佛开光时初遇笔者的印象,说时还像在昨天的情景一样,逗得我可乐透了!慈祥的长老,对着他的弟子,自然有一股威仪,可是对着我们年青居士后辈,却像极了邻家的爷爷。我告诉他,生平最怕看牙医,长老微笑着告诉我,他半年便自动去见牙医兼洗牙,还张开口用指头敲着牙齿给我看,笑着证实全都是真牙,没有一只是假的,看来颇自豪又像小孩子的俏皮呢!

很多时候,我们就是这样坐在他的小厅内,闲谈家常中又往往夹杂着人生哲理,有时会提及老一辈长老、大德的轶事。长老的记忆力非常厉害,无论是时间、空间、人物都很清楚,道来津津有味,亲切自然得让听者心境舒泰。当然,少不了果德法师摆满一几生果、靚茶和小点。

先父也有这么一个习惯,但凡与健康食疗、生活小常识有关的文章,他都会从报章剪下来,贴在随身小记事簿内,间中便会娓娓道来。据知觉光长老也是每天阅报,遇有关宗教、人情趣味小品的文字或图片,长老都会剪下来,这些剪报记录,堆积如山!

今次长老因病住院,身边的弟子都殷勤侍奉,果德法师更是天未光便用心张罗着长老的饭餐,然后带往病房让与长老。有一天,法师无意中告诉笔者,为了提升长老的胃口,绞尽脑汁,长老还是吃得少,于是自告奋勇,弄一两样东西。

那天清晨,把椰子洗净,凿了三个洞,陆续放入四十九粒有机黑豆,再用姜封好开口处,炖了四个小时,用保暖盒盛载整个椰子,捧着走进长老的病房。当天长老真的没胃口,侍者左劝请右引诱,长老仍是不为所动,甚么食物(包括那个孤单的椰子) 也不想吃,只坐在椅上等着护士进来做小检查。

情急下,我在白胶板上写着:「长老慈悲,昔日释迦牟尼佛喝了牧羊女的一碗奶,才在菩提树下成佛,请长老慈悲喝下这椰子水吧!」长老看罢,意想不到地竖起姆指、点点头,我们快快倒出半碗椰子水,混和着一些营养粉等,长老很乖地慢慢一口一口地吞咽了半碗,坐在身旁的我们,感受到长老那份大慈悲!

工作可以让悲伤和不舍沉淀一回。这十多天来,要办的事情也办得七七八八,相信此后观宗寺与莲社的法师和弟子们,跟随着觉光长老的宏愿,以哀悲化为动力,让长老的慈光,继续发光发热,燃点众生慧命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